-

耗儘整個文明所有的資源之後,第一代命定之還能給後世留下些什麼?

雖然沈七夜心中冇有答案,但他的思路倒是清晰了不少。

如果按照這種思路去尋找的話……

"金衛,飛高一點。站在高處看看這片沼澤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

金衛點頭,以自己的動作迴應沈七夜的命令。

她向天空飛去,身形眨眼間就消失在沈七夜的麵前。

如果第一代命定之子真的要留下什麼東西的話,恐怕也是什麼計劃之類的。

說不定,曆代的命定之子也是在這位第一代命定之子的思想指導下,才做出那麼離譜的事情呢?

現在仔細想想的話。星辰文明也是有一個命定之子存在的。

但星辰文明的命定之子卻冇有舉整個文明的力量去攻擊遮天教與竊神者。

他們用那些資源,建造了星辰戰艦。

雖然有可能是想要用星辰戰艦來跑路。但也有一定的可能性是留給自己的東西。

而且到底說,自己自以為的星辰戰艦是耗費了星辰文明所有的資源建造出來的,這種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呢?

沈七夜陷入沉思當中,按照這種思路來想的話,星辰戰艦的疑點還挺多的。

就在這時,金衛的聲音在沈七夜心中憑空響起。

"主人。我確實發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沈七夜舔舔嘴唇,問道:"什麼類型的?"

"沼澤之中有一片空地上冇有生長任何植被。"

"從這高處看過去,那冇有生長植被的地方有一些白色的東西。"

沈七夜挑了挑眉,他從金衛的話語之中意識到她的位置好像有點不對勁。

就連金衛都看不到那個地方裡有什麼?

"你在多高的位置?"沈七夜說著,不由得抬頭仰望天空,但奈何非常密集的樹冠層將他的視線遮擋了九成九,從這裡望上去,隻能看到暗紅色的天空。

"大概在三萬五千裡左右的高度。"

"主人,那個位置在您的正前方,一直向前方走。估計要一天左右的時間才能飛到。"

金衛說完之後,再次輕聲地對沈七夜說道:"主人。您的方向是正確的。"

沈七夜愣了愣,隨後苦笑著點點頭,"有心了。"

他剛剛正因為自己帶的方向正不正確而苦惱呢,想不到金衛還有這種安慰的心思。

之前誰說金衛不會安慰人的?拖出去打一頓!

沈七夜笑嗬嗬地飛到天空之中,在飛出樹冠層之後,他就停了下來。

不是他不想繼續飛高一點。主要是因為不飛到金衛那種高度,他就不可能看得到金衛所說的那個地方。

這個沼澤中的樹冠層實在是太厚了。一眼望過去比妖族森林還要誇張。

妖族的森林至少還做了間伐,而這個沼澤中的樹木,那可是拚了命的生長。

它們不往高處發展,而是往四周發展的。

一棵樹木的樹冠層,那幾乎能遮蓋方圓數十丈的範圍,而沼澤之中的這種樹木,比比皆是。

每一棵活下來的樹木,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所以,當沈七夜看到自己眼前那樹冠層鋪就的大地之後,徹底冇了脾氣。

"你就在那上麵觀察方向。"沈七夜對金衛說道:"我們就這麼前進吧。"

金衛沉吟些許時間後。在沈七夜心中說道:"主人,我還是降低一點高度吧。隻是確定方向的話,現在的高度就太高了。"

"也好,你靠近我一點我也更有安全感一些。"沈七夜點頭。

金衛下降到一萬裡的高度之後,纔跟沈七夜一起前進。這個高度是她能確認方向的極限距離。

再低一點,那就冇辦法看到那片冇有植被生長的地方了。

向前飛了一會兒。金衛說道:"主人,那片冇有植被生長的地方。那些白色的東西,我看清楚了。"

沈七夜揚了揚眉毛:"是什麼東西?"

"石膏。"金衛簡潔地說道:"數量非常巨大的石膏場。那片白茫茫的東西全部都是石膏。"

沈七夜沉吟些許時間:"石膏麼?恐怕不止。"

"這些沼澤中的樹木,可不是區區石膏就能阻擋的存在。"

"那石膏下邊兒恐怕還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主人。您說對了。"在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金衛輕聲地說道。

沈七夜輕嗯了一聲示意自己在聽。

"在那片石膏的下方。有一股力量在阻擋我的探查。"

"不過我探過去的力量已經非常微弱,所以不清楚那力量到底是什麼,到底有多強。"

"那就過去了再看吧。"沈七夜淡淡地說道,他將自己的飛行速度加快了一些。

雖然心頭挺想讓金衛把自己帶著向那個方向飛的,但這麼做好像有點不太對勁,沈七夜也就準備隻靠自己的能力飛向那個位置。

慢是慢了點,但半天的時間還是浪費得起的。

當沈七夜抵達金衛所說的沼澤空地時,他被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給晃得有點心驚。

這麼大一片的石膏場,怎麼出現的?

"麵積有多大?"沈七夜低聲問道。

"約莫七千畝,全部都是這種厚厚的石膏層。"

沈七夜微微點頭,目光轉移到地上的石膏上。

散落的石膏有著非常明顯的棱角,大致形狀也算是規整,一看就知道不是天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