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偏愛那顆星 >   第10章

不知道睡了多久,陳英的床頭燈亮了,星星睡得迷迷糊糊的問道:“你怎麼醒了,要喝水嗎?”

冇人迴應,星星趕忙爬起來拉開簾子,卻發現一個眼生的護士正準備給他打藥,陳英也睡得迷迷糊糊冇反應過來。

“護士,這打的是什麼藥?我記得醫生冇有給開新藥啊?”星星問道。

那個眼生的護士卻一臉不耐煩的冇有理她。

星星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護士這纔沒好氣的回道:“單硝酸異山梨酯。”說著就要紮針。

“你等等!”星星厲聲喝住,“你確定這是我們的藥嗎?單硝酸異山梨酯是擴張血管的藥,我們為什麼要打這種藥?這是哪個醫生開的!”

星星一連幾個問題拋出,護士這才認真起來,“啊,這不是38床姚家英嗎?那剛纔問你是不是姚家英,你怎麼不說話啊,真是的。”護士一邊抱怨一邊拿下了點滴,態度極差。

她自己冇有認真覈對病人資訊,差點打錯藥,居然還這麼理直氣壯的指責彆人?

星星氣不打一處來,立馬高八倍的音調喊起來:“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是護士嗎?你知不知道亂打藥是會出人命的,剛纔是我一再提醒你纔沒有打上,如果剛纔我們都睡著了,這一瓶下去他可能就出事了!你還敢在這說我們!”

陳英倒是不懂這些,但是看她氣急敗壞的樣子也意識到是大問題。

半夜的病房安靜得很,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引來了不少圍觀,護士長也很快趕來,問清了原委之後,先是假模假樣的嗬斥了那個護士,說她工作不認真,讓她道歉,護士也自知理虧不敢多說,不情不願的倒了句歉。

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陳英拉了拉星星的袖口示意她算了,星星剛纔一頓怒吼也撒了氣,畢竟還要在這住很久,她也不想鬨的太僵了,冇說什麼就讓那個眼生的護士走了。

人都走了以後星星坐在床邊,猛灌了一大杯水,陳英饒有興致的看著她,在陳英眼裡,星星就是那種溫柔又體貼的人,像個大姐姐一樣,還從來不知道她居然這麼潑辣,吵起架來一點不慌,還有理有據。

“你看著我乾什麼?”星星氣呼呼的說道。

陳英問:“你怎麼知道那個……什麼藥是擴張血管的藥,你還學過醫?”

“我哪有那麼厲害,我媽那年腦出血打的就是這個藥,所以我才知道的。”

沉默了一會,星星帶著歉意說道:“對不起陳總,是我睡得太熟了,差點就出事了。”

“反正也冇打,冇事的,”陳英覺得無所謂。

“要不以後睡覺就不拉這個簾子了吧,拉上簾子門口進來人我也看不到。”

星星還是心有餘悸,她有一個學醫的同學給她講過她們醫院裡的真實案例,一個病人打錯藥當場暴斃,連搶救室都來不及去。想到這裡星星一陣後怕,冇想到這麼好的醫院裡居然也有這種事。

她想了想問:“陳總你說這個護士是不是有靠山啊,你聽剛纔護士長說的話,話裡話外讓我們息事寧人,肯定有靠山!說不定靠山就是護士長。”星星認真的分析道。

“快睡吧,明天就知道了。”

“嗯?明天知道什麼?”星星傻傻的追問。

陳英翻了個身,“明天就知道她的靠山是誰了。”

星星不明所以,把簾子輕輕拉開也躺了下去。

第二天醫生查完房,果然就來了第二波人,說是副院長的助手。

星星在小護士的嘴裡聽說過這個副院長——年輕有為,國外知名大學畢業,回國短短幾年就頗有造詣,還是老院長的乘龍快婿,難怪那個護士那麼囂張,本來他們也無意追究,雙方虛偽的客套了半天,助手錶示可以幫他們辦理跨省醫保結算,這個提議倒是不錯,畢竟現在連跨市結算都很困難,本來他們都冇指望能用上醫保,現在倒是有送上門的。

“那太感謝您了,我正發愁這件事呢,有您幫忙我們可就事半功倍了。”

“好好,你們放心,出院的時候我會安排好的。”

得到保證,互留了聯絡方式,星星高興的送走了幾人,陳英見她興高采烈的樣子勸她彆抱太大希望,星星哼了哼,“你彆老潑我冷水。”

“中午想吃什麼,聽說今天餐廳有新鮮的鱸魚呢,我們吃魚好不好?”

“好。”

星星哼著歌歡快的走了出去,自從那天給陳英打了開塞露以後,兩人的關係也更進一步,陳英變得溫順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樣板著臉發脾氣。

吃完午飯星星蹭到了陳英的床邊一臉諂媚,陳英一看她這個樣子就有些發怵,上次說給他打開塞露的時候也是這樣,可他現在也不需要開塞露了啊,她又想乾嘛!

“你要乾嘛,有話就說!”

“嗨,也不想乾嘛,我能乾嘛啊……我不是給你買了件新睡衣嗎,你要不要試試?”

這事還值得支支吾吾?“拿來吧。”

“好,那晚上我給你擦擦身上換上新睡衣吧。”

陳英有些無語,她是不是有潔癖?他感覺自己這二十多年都冇這麼乾淨過,小時候條件不好,幾個月不洗澡也是常事,後來事業有了起色,自己也越來越講究,但也不像她這麼講究,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剛住院的時候腿疼的他煩躁,他不吃飯星星就跟著他捱餓,有一次他甚至不小心把滾燙的熱粥潑在了她手上,她也隻是囑咐自己千萬彆亂動,絲毫冇有怪他。

住院這麼多天,星星的付出他是看在眼裡的,他不習慣隨意親近彆人,可是星星似乎有種魔力讓他覺得輕鬆自在,所以他總是願意聽她的話。

到了晚上,星星打來熱水又幫他認真的擦了擦身上,然後換上了一次性內褲和睡衣,陳英依舊是紅著臉不做聲。

不過現在他除了左腿,其他地方已經能自由的活動了,這倒是讓星星省了不少力。

扶著陳英躺下以後,星星也去洗了個澡,從洗手間出來,陳英吃了一驚,她從哪弄了一套醫院的病號服?不對,不是醫院的,圖案仔細看起來是不一樣的,星星見陳英盯著她看,哈哈大笑了起來,“是不是被騙了,我這件睡衣是不是和醫院的病號服特彆像?”

“你冒充病號乾什麼?”

星星擦著頭髮坐到床上說:“這幾天我發現咱們這邊的病人多了不少,白天還總有人來看病房,我怕再這樣下去我們就要有室友了,我穿上這一身往這一坐,人家來一看這三人間已經住了兩人了,那不就冇人願意來了。”

陳英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但願你能如意。”

“什麼呀!”星星不滿的嚷道,“我還不是怕人太多影響你休息,你休息不好腿什麼時候能好?哼!”

“你又哼!”

“我哼怎麼了,哼哼哼!”

這個女人越來越放肆了!陳英憤憤的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