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聊贈易枝春 >   第10章

堂下所有人循聲看去,就見一個一身白衣,腰間挎劍的欣長身影站立在看台處,臉上帶著一抹桀驁之意。

“該說不說,這世子的皮囊是真的俊俏啊!”

“那不然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女子願意為他尋死覓活的啊?”

“可惡,被他裝到了。”

“……”

王明寒聽著周遭的聲響,又看著那些本應該在他身上的注意力逐漸移除,不由得有些怒從心頭起。

“原來世子殿下也有閒情逸緻來這種場所啊?”

“難不成有什麼佳作指教?”

他開口就十分的陰陽怪氣,明顯對於剛纔易枝春的“酸腐之後”幾字耿耿於懷。

“佳作倒是算不上,也就比你好一點。”

易枝春微微笑著,心中暗自呢喃著。

“小樣,讓你口出狂言,看小爺不玩死你。”

王明寒聽到這話,表麵還是不動聲色,大袖下的手掌卻已經暗暗捏緊。

“那我可要好好聆聽殿下的佳!作!了!”

我看你能玩出什麼花來!

“剛纔你說的莽夫之子這幾個字我不讚同,所以有感而發,你聽好了啊。”

“咳咳,”易枝春清了清嗓子,隨即念道。

“子係中山狼,得誌便猖狂。

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好詞好詩啊,”後方的花瑜連忙拍著手,魅惑的聲線同時響起,頓時引人側目不已。

林細和幽蘭也立刻反應過來,跟著鼓起了掌,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有一書生站了出來,解釋著意思。

“如果小生猜的不錯的話,殿下的意思講的便是那東郭先生與狼的故事。”

“說的便是鎮國王爺戎馬一生,保衛邊疆,罵的是那些隻會畏畏縮縮,屈居後方,背地裡惡意中傷的世家子弟吧?”

書生說著,臉上滿是唏噓。

而這也讓王明寒的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畏畏縮縮?

屈居後方?

你說誰呢?

“說的不錯,回頭來我這裡領賞錢。”

見書生彎腰謝禮,易枝春點了點頭,而後又看向那王明寒。

“你說巧不巧,就這麼一會兒,我又想到一首了。”

隨後他也不管對方那陰沉似水的神情,開口朗誦道。

“王楊盧駱當時體,輕薄為文哂未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此詩一出,全場皆驚。

雖然他們不知道這裡麵的王楊盧駱是誰,但意思明顯傳達到了。

這不就在說王明寒好高騖遠,不求功名利祿隻是在嘩眾取寵,製造噱頭,引人注目罷了。

等到他身死之後,那所謂的詩香王家所視甚高的一切存在與所謂的才氣,都將灰飛煙滅,對於那奔騰萬古的河流來說,連一絲痕跡都留不下嗎?

“嘶,這不得流芳百世?”

“哈哈哈,王家要出名了!”

“還不問功名呢,我看是考不上吧?”

“詩書世家啊~詩書世家~”

“……”

議論紛紛的聲音響起,同時也讓王明寒那難看的臉色有點猙獰了。

“你,你何至於如此血口噴人!”

王明寒再也按耐不住,指著三樓的易枝春怒喝道。

“我還冇說是誰呢?你乾嘛對號入座啊?”

易枝春表情依舊風輕雲淡,眼裡卻寫滿了,“來打我,來打我啊,笨蛋!”

“你……”

王明寒還想說點什麼,卻被易枝春搶過話頭。

“你什麼你,話都講不利索。”

“第一,大丈夫生於世間,應當想著建功立業,上陣殺敵,再不然也該對那些有所付出的人心存感激,要不是我爹和林統領他們這些人的付出,大夏王朝的邊境就不可能這麼太平,你也不可能這麼紙醉金迷!”

“第二,你不心存感激就算了,還大放厥詞,說什麼莽夫悍匪,劊子手,要不是這些保家衛國的士兵們,你早就不知道成了誰家的階下囚了,還搞什麼遠離功名利祿,凹什麼人設呢!”

“我什麼時候說悍匪……”

“不對。”

易枝春又說道。

王明寒想著反駁,又插不上話,隻好把氣又強行吞回肚子裡。

“不對,看你這小模樣,想來類似於匈奴那一塊會很喜歡走後庭花,指不定你還真能靠著走旱道步步高昇呢~”

易枝春滿臉賤笑的提議著。

“你……你不也是對國家對朝堂……冇有……冇有建樹嗎!”

捋了捋胸口處氣血的翻湧,王明寒終於說了出來。

“那不一樣。”

易枝春一臉正經的說著。

“我跟你不一樣,我該做的,我老爹都幫我做完了,所以我隻能一邊心懷感激,一邊過好我的美好生活。”

他的語氣相當的理所當然,但還是讓不少人心中暗罵,“雖然冇錯,但從你嘴裡說出來真無恥啊!”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這麼說吧,要不是這些你口中的莽夫和悍匪,還有劊子手們,就輪不到你在這裡狺狺狂吠,信口雌黃。”

“你該回去問問那個隱而不出,不問政事的父親,他為國家做過什麼,能讓你有臉詆譭這些浴血奮戰的將士們,有理由還好,要冇理由的話,我也隻能說一句!”

“我從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咳咳咳!”

話音剛落,隻見那王明寒白眼一翻,一口氣冇過來,就這麼暈厥了過去,嚇得旁邊的龜公和老鴇趕忙上去檢視,隨後又立即找幾人抬起王明寒往附近的醫館而去。

“這麼不經逗,我還以為能再玩會呢。”

易枝春笑了笑,聲音彷彿又傳入王明寒的耳畔,讓他整個人又抖動了一下。

而堂下的其他人,卻是以看著怪物的目光盯著易枝春,合著您老人家拿他逗樂子呢?

而易枝春背後的林細等人,則是分彆滿眼淚光和崇拜和愛慕的,盯著前方那個修長的身影。

當然,葉青衣不在其中,她雖然有些聽得有些意動,但也是有一些而已。

對她來說,易枝春的話還冇有這些糕點誘人呢。

而林細則是滿臉淚光的那個,大夏王朝最近陷入了重文抑武的浪潮之中。

奈何他們這些武夫不會講漂亮話,隻會默默的忍受著他人鄙夷或是譏諷的目光,堅守著自己心目中的神聖職位。

但是這個世子殿下卻是一次性的把事情挑明瞭,把他們這些年來受到的委屈都掰開了,講明白了,這又如何能不讓他感到激動呢?

“王爺,您有個好兒子啊!”

而花瑜和幽蘭則是癡癡的看著那個負手而立的人兒,心中的花兒都快要綻開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