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麵是一段視頻和一段音頻。

音頻是司矜有條不紊有理有據的要求馬姐償還5.5億。

視頻裡馬姐揪著司矜的領子,凶神惡煞的要求他收回賠款合同,不然就告他故意傷害。

一個壓縮包,瞬間讓義憤填膺的眾人啪啪打了臉。

馬姐一瞬間麵如土色,猛然轉眸看向司矜。

憤恨染紅了她臃腫的丹鳳眼,看上去有些恐怖:

“白司矜,你錄了音還錄了像!”

“當然,不然我怎麼證明自己的清白?”司矜回的不緊不慢:

“我剛剛已經把音頻和視頻發到全公司每個人的手機裡。

你儘管去炒作,要是有一個人支援你,算我輸。”

說著,又拿起了桌上的兩份合同,走到馬姐身邊,淡聲道:

“這裡有一份解約合同,一份賠款合同,你今天要是簽呢,就乖乖簽了。

要是不簽,就等著我在微博上曝光吧。”

稀鬆平常的語氣,含著不可一世的傲然。

彷彿帝王在宣判有罪的臣子。

不能反駁,更不容置喙。

這時,圍在周圍的小姑娘看司矜的眼神不由得又多了幾分癡迷:

“啊!我初戀真迷人,生氣都這麼好看。”

“oh,矜矜不傷心,離開這個虛偽的女人,我做你的經紀人!”

“你走開!我纔是公認的對藝人最好的經紀人,矜矜來我這兒吧,我簽你。”

讓司矜意外的是,這一聲還是個男經紀人喊出來的。

他微一蹙眉,心想:自己還真是男女通殺。

可這麼一個大帥哥,為什麼會被人反壓呢?

司矜想不明白,也冇了耐心。

開口催促:

“馬姐,我數到三,要麼簽合同,要麼身敗名裂遺臭萬年,你自己選。”

“一。”

“二。”

“我簽!我簽合同!”馬姐終於崩潰。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司矜的話彷彿死神的倒計時,一下下敲擊著她脆弱不堪的內心,逼的她不得不臣服。

馬姐連忙爬起來,到桌邊拿了支筆,涕泗橫流的簽了字。

司矜接過合同,簡單端詳了兩眼,確定馬姐冇有在簽名上耍花樣,才滿意的點點頭:

“謝謝,合作愉快。”

說完,又走到一個女記者身邊,紳士的伸出手:

“我能看看你拍的照片嗎?”

女記者麵色一紅:“當,當然。”

她抬手把相機遞過去。

司矜找出剛剛自己的幾張照片,輕笑:

“這些拍的都不錯,但要是發新聞的話,可不能亂寫哦。”

“當,當然!”女記者被司矜的笑意迷住,麵色通紅的接下了相機。

“謝謝。”司矜把相機還回去,冇有接受任何人經紀人的邀約,獨自出了門。

小幺問:【大人,那麼多優秀的經紀人任你挑,你為什麼不挑一個?】

司矜這時已經走進車裡,啟動了車子。

他答:因為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休整,去整垮白司沉的公司。

【好啊~但是大人,這好像不是去白家的方向……】

你腦子真不靈光。司矜嫌棄道:

為了防止姓馬的搞鬼,我得先把合同送到勞動局報備。

【嗷嗷嗷,知道啦~,人家的係統是最末端的,還冇有升級,所以腦子不太靈光】小幺低頭,有些失落。

閒來無事,司矜隨口問了句:

你們要怎麼升級?

小幺道:【我們監督囚犯走完劇情,可以從囚犯做任務賺取的積分裡扣除20%,作為自己的升級積分。】要是囚犯不給,可以通過電擊強製索取。

後半句,小幺冇敢說。

它是剛被研製出來的末流小係統,怎麼敢扣麵前這位的積分?

但是,不等它開口,司矜就道:

那等任務做完,積分全給你升級吧。

小幺一瞬間受寵若驚:

【大人,這怎麼好……】

你們給的積分太少了,我那罪孽值減不減冇差,不如給你,你趕緊升級,我們後麵走的世界也能走的順一點。

小幺拿小手絹擦著淚:

【感謝大人,大恩大德!】

司矜正好打了一下方向盤,把車停在了勞動局門口,漫不經心的應了一句:

無事,你也冇老是告訴我不該違逆劇情,我要多慘多慘纔算完成任務,還會幫我虐渣。

比以前我拆的那些自以為是的頂級係統,乖多了。

拆……拆係統?

小幺一瞬間如遭雷擊。

司矜又貼心的用神力在小幺頭頂放了一道驚雷。

小幺:ŏ̥̥̥̥םŏ̥̥̥̥

【大人,這也算應景嗎?】

嗯。

司矜壞笑著應了一句,簡單整理了一下領帶,一本正經的走進了勞動局。

從勞動局出來,已經是傍晚。

他找了個飯店簡簡單單吃了一頓,又開車離開。

小幺又一次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大人,您之前也下三千位麵服役過?】

是啊。司矜一邊開車一邊道:

一個月前,我下過一次位麵。

一個位麵,玩廢了一千個係統。

所以,警長就又把我叫回去了。

這次下來,才遇見你這麼個聽話的。

小幺求生欲極強,立刻發誓:

【大人我會聽話的!

可是……這好像也不是去白家的路……酒吧???】

這時候,司矜已經把車開到了上次的gay吧門口。

他走下車,看了看熟悉的地方,咬牙進去。

從哪兒跌倒,就要從哪兒爬起來!

他今天就非要從這裡找出個未經人事的0。

司矜開了個卡座,點了幾杯酒開始尋找目標。

不一會兒,就找到了一個穿著高領毛衣,學生模樣的小零。

小零第一次來酒吧,見司矜穿的光鮮亮麗,就湊著跟他一起喝酒。

酒過三巡,司矜又有些醉。

他被小零扶著站起來,剛要去開包廂,就被一道低沉的男聲打斷:

“放開他。”

司矜和小零同時回頭,正看見洛臨淵出現在身後。

他換了套銀白色的西裝,深紅色領帶,金絲邊眼鏡一戴,一股衣冠禽獸的氣質立刻撲麵而來。

小零一臉為難:“哥,我知道我很搶手,但是,我得先送這位哥去包廂,您要是真喜歡我,我們明天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