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嬋清聽到這話,頓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收起了小情緒,連忙給雲憶心發送資訊。

等資訊發送完畢之後,她又感覺有些怪異。

“不是風哥,憶心姐是你的小師妹,你有任務,怎麼不親自聯絡她,反倒是讓我來發送資訊?”

陳風故意板著臉道,“你也是我的手下,儘管執行命令就是了,哪裡來的這麼多問題。”

房嬋清撇了撇嘴,正要頂撞兩句,這時手機響了。

她打開一看,正是雲憶心發來的回覆。

房嬋清看了一下,笑了笑道,“憶心姐讓我問你,這次你釋出的任務,酬金是多少,要是給少了她不做。”

陳風一邊走,一邊丟下一句話,“你告訴她,要是不想做,就主動離開道門。”

房嬋清俏皮的吐了吐粉嫩的小舌頭,也不再說什麼,連忙給雲憶心發送了一條語音過去,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

“什麼?小師哥生氣了?狗日的鐘二爺,竟然敢惹小師哥生氣!”

“老孃親自過去宰了他!”

可以看得出來,陳風生氣,雲憶心是有多麼的關心。

從這一刻開始,鐘二爺的生命,進入倒計時了。

儘管陳風隻是簡單的說了一句,“龍國的鐘二爺”,但是以雲憶心的行動能力,不出三個小時,她就能將鐘二爺的位置鎖定。

想要殺他,對雲憶心來說,簡直手到擒來。

可笑的是,鐘二爺還一點訊息都冇有。

實際上他是鐘慶撚同父異母的兄弟,是鐘家在海外據點的一個負責人。

昨天晚上,鐘慶撚告訴他,隻要完成此次任務,就可以回國,在鐘家擔任重要的職位。

此時他正在一棟海邊彆墅,摟著幾個三線小明星奮力的衝殺......

而陳風之所以生氣,是從來就冇有遇到過這麼憋屈的事情。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想破壞規矩,但是這些人,卻屢次的不講武德!

除此以外,自己不遠萬裡漂洋過海的前來,不然冇有請出福斯特,還差點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這個時候,陳風決定等回去,就會調兵遣將,給鐘家來一個雷霆之擊!

回到旅館,快速的收拾好了行禮,將房間退掉。

然後陳風沉著臉朝著鎮外的方向走去。

“風哥,等一等。”

就在這時,房嬋清在身後喊了一聲。

“怎麼回事?”

陳風冇有回頭,皺眉說道,“雲憶心還在討價還價?”

房嬋清無語道,“不是,你回頭看一下吧。”

“嗯?”陳風微微一愣,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房嬋清。

房嬋清往旁邊一閃,然後露出身後的視線。

陳風轉眼看去,隻見身後,莉娜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在後麵了。

她也停住腳步,靜靜地看著自己。

“莉娜小姐,怎麼回事?”

陳風忍不住皺眉問道,“難道是福斯特先生的病情嚴重了?”

“不應該啊?以我的醫術,他那點傷害,根本不會有事的。”

莉娜靜靜地看了陳風一陣子,聽到這話,搖了搖頭,道,“不是的陳先生,是我老師想要見你一麵,跟我回去吧。”

說完便徑直轉身離去。

看著莉娜轉身走向小鎮的背影,陳風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了上去,來到了福斯特的家。

“多謝陳先生救命之恩。”

躺在床上的福斯特已經甦醒,經過一晚上的休息,他的精神頭還可以。

看到陳風,想要起來道謝。

陳風連忙走上去製止道,“福斯特先生,不用這麼見外。說實話,這件事應該是我向你說一聲對不起纔是。”

“因為是我給你招來了殺身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