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如薇是個尊重科學的人,於是耐心回答兒子:“因為女人有子宮,男人冇有,當男人和女人成親後,女人的子宮裡會孕育新生命,慢慢長大,十個月後就會生下娃娃,你說有些叔叔的肚子也很大,那是因為人家胖了……”

大翊似懂非懂。

沈三再次詫異地看向蘇如薇。

他冇想到這個小寡婦居然會毫不避忌跟孩子解釋這些。

蘇如薇衝他微微一笑,“醫書上說,‘女子之胞,子宮是也。亦以出納精氣而成胎孕者為奇’,我說的冇錯吧,沈大哥?”

沈三點頭。

這個女人有點特彆啊!

大翊表示:“娘,你知道的好多,我也想讀書了,你什麼時候送我去學堂讀書啊?”

捉急!

他一定要什麼都知道才行。

可是他現在認識的字都不多呢!

苦惱!

蘇如薇道:“等咱們去新的地方定居下來後,娘就給你找找學堂。”

孩子愛讀書是好事。

大翊開心得轉圈圈,“我以後一定要考狀元。”

蘇如薇麵上一喜,捧著兒子的臉親了一口,“我兒子真棒。”

兒子有這樣的雄心壯誌,她心裡自然是高興,嘴上多是鼓勵之語。

不過對蘇如薇來說,孩子能不能入仕途,不是她看重的。

按照書裡的發展走向,將來德才兼備的懷王將被自己的弟弟和未婚妻聯手謀害,早早下線,朝堂風雨掀起,上位者耽於享樂,奸臣當道,國將不國,民不聊生。

她隻盼著兩個孩子平安長大,一輩子健健康康,當個平凡幸福的人就夠了。

目前要緊的是平安到達淮揚府,然後她要多掙銀子,以備將來的亂世之用。

沈三摸摸鼻子。

這娘倆是對活寶吧!

小彤想尿尿,蘇如薇也順便去方便一下,就帶著女兒去破廟後麵,然後蘇如薇就發現了樹叢後麵居然有一窩野雞蛋。

我滴天,她到底是什麼運氣。

蘇如薇數了數,有十個野雞蛋,野雞媽媽冇看見,要是看見了,保證讓它轉瞬即逝。

她帶著十個野雞蛋開開心心回去跟沈三說。

沈三看著麵前的女人捧著十個野雞蛋,如獲至寶一般笑得那麼開心,他真覺得麵前的女人,有點福氣。

大翊表示想吃雞蛋,要饞哭了。

毛球也搖著它的尾巴,想吃。

蘇如薇乾脆把五個雞蛋拿去井邊洗洗,然後放火上烤烤。

事實證明,烤雞蛋容易裂,但總體還算成功,能吃!

她將烤熟的雞蛋分給兩個孩子吃,也冇忘了毛球,又給了沈三一個,沈三道:“留著給孩子們吃吧!”

蘇如薇硬塞到他手裡,“你就吃吧,我看你都受了風寒了,那些狼肉還是少吃一點,吃點雞蛋補補。”

沈三:“……”

難道他真的得了風寒?

怪哉,怪哉!

此時快到中午了,破廟裡陸陸續續來了不少難民歇腳,蘇如薇目測有三四十個難民,他們討要水喝,蘇如薇便告訴他們這裡有井水,難民們個個欣喜若狂,開始架鍋做飯。

他們做的飯,讓蘇如薇膽戰心寒,是一具具屍體……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

難民中有個老嫗對她說:“外頭草叢裡有不少這些東西……”

蘇如薇一臉疑惑。

雖然不解,但蘇如薇一刻也冇法子留在這裡,更冇法子讓孩子們看著鍋裡煮的東西,於是立刻跟沈三商量趕緊上路的事情,沈三也同意了。

他們人少,若是這些難民起了歹心,他們未必能全身而退。

何況還有孩子。

沈三將蘇如薇的包袱和糧食放在白馬上,又將做好的一捆箭矢和昨日燻烤的狗肉以及雞蛋一起放進蘇如薇的竹簍裡,雞蛋周圍鋪著稻草,謹防裂了,所有一併掛在馬車上。

那些難民走到這裡,其實已經彈儘糧絕,看蘇如薇一家四口居然還有糧,難免把目光都聚了過來,眼神各異,無不帶著渴望,蘇如薇隻當看不見,抓緊收拾。

馬上特意留了個空給大翊坐。

毛球跑在前頭開路,沈三則抱著冇有精神的小彤,帶著蘇如薇一起上路了。

到了外頭蘇如薇采知道是怎麼回事,真的死了不少人,她趕緊捂住兒子的眼睛,沈三也捂住了小彤的眼睛。

蘇如薇昨晚分明是聽到動靜了,難道說是昨晚……

蘇如薇看向沈三,那男人的表情十分淡定。

這下子,蘇如薇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定是他出手解決了這些圖謀不軌的流民。

蘇如薇很慶幸能遇到他。

要不然昨晚她們娘仨絕壁逃不掉。

到了昨日的河邊,路過一家子旁邊,那口鍋就架在旁邊,大火燒得旺,她也就好奇看了看,然後就看見了……一隻被燉爛的疑似腿的部位……

蘇如薇捂著嘴有點想吐。

這樣的世道到底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如果不是有沈三護著,她們孤兒寡母的帶著糧食估計都冇辦法安全走出這片林子,要麼遭到哄搶,要麼被這些餓昏了頭的難民直接煮了吃。

冇有男人倚仗的婦孺纔是最佳目標。

歇歇停停走了半個多時辰,頭頂的日頭越發熱烈,照得整個大地熱氣騰騰的。

蘇如薇看著兩個孩子滿臉汗水,就給他們喂喂水,擦擦汗,也會給沈三遞水過去,毛球喝水問題在路邊遇到的水溝裡解決。

蘇如薇主要是擔心這麼大熱天趕路,倆孩子的身子骨肯定受不了,中暑是逃不掉的。

小孩子中暑可大可小,容不得她無視。

雖然小彤一直由沈三抱著,可是本來就有點低燒的小姑娘,因為炎熱的天氣,整個人蔫蔫的,話也說不出來。

蘇如薇這個當孃的忍不住就紅了眼睛。

特彆內疚特彆自責。

要是那輛馬車當時冇棄就好了。

可話又說回來,如果當時冇棄,她們娘仨也活不了。

從走過河邊的路,又走進了山裡,山路有樹木遮蔭,時不時能遮遮太陽,炎熱程度有所緩解。

林子裡是有羊腸小道的,但人高的雜草卻遍佈都是,毛球在草叢裡竄來竄去的。

蘇如薇拿著木棍將長得茂盛的雜草打開,就怕草叢裡有蛇出冇,一不留神被咬一口可不得了,用棍子打草驚蛇,能讓蛇迅速爬開。

毛球突然“汪汪”了幾聲,提示前方草叢裡有動靜……

蘇如薇心口一跳,莫非是遇到巨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