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種,膽子不小,居然還敢回頭。”

“給爺爺跪下磕頭求饒,或許爺爺饒你一命。”

兩名匪徒迅速追了上來,手中都拿著尖刀,凶狠的瞪著陳猛。

“一看你們就是冇死過的人,死有什麼好怕的。”

陳猛淡淡的一笑。

出乎意料的丟掉了手中的木棍,指了指自己心坎,“來,照這兒紮,誰要是不敢,誰孫子。”

“小雜種,你搞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