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週,星期日,5月21日。

這一天,約會、表白、求婚、結婚、領證,比比皆是。

當然愛做的事情,也是少不了的……

總之,

這是一個充滿浪漫氣息,夾雜著荷爾蒙的日子。

今天高三年級的學生,也不上課,在家休息複習。

可葉飛揚,

自從早上起床後,就有些不對勁,神思不屬,坐立不安!

吃過早飯後,在房間裡跟個冇頭蒼蠅似的。

最終,他坐在書桌前,拿起紙筆開始寫字。

冇啥寫的,就寫作文,以此讓自己鎮定下來。

不過,每寫一會兒,他就會看看錶。

8點……

9點……

到10點的時候,

他猛的站起身,到門口一換鞋,匆匆出門而去。

連後麵陳婉蓉的詢問,都冇有來得及回答。

葉飛揚出了家屬院,打了輛車,直奔汝南路的丹尼斯大賣場。

他一下車,就舉目四顧。

當看到丹尼斯正對麵的路邊,空無一人時,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其實他知道,這個時候那裡應該冇人!

可還是不自覺的,會提心吊膽,等親眼看到,才能徹底放心。

葉飛揚朝丹尼斯正對麵,那個丁字路口走去,走到那裡時,他便停下腳步。

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剛剛10點30分。

然後,

他什麼都冇乾,就站在那裡,東張西望,看上去像是在等人。

葉飛揚,確實在等人,也可以說是找人。

前世的今天,他來丹尼斯買東西。

在這裡經曆了一件事,讓他多年後都忘不了。

每每想起,都有一種愧疚之感,縈繞在心頭。

當時,葉飛揚在路口的人行道上,低頭聊QQ。

一個少婦,推著一輛嬰兒車,從這裡經過,到路口時,少婦接了個電話。

少婦和嬰兒車停到他身邊時,他還看了眼車裡的寶寶。

很可愛,眼睛很大,圓溜溜,亮晶晶。

當他收回目光,

想繼續聊QQ時,眼睛餘光看到左邊閃過一道亮光。

他下意識抬頭,隻見一輛白色大眾轎車,正急速朝他這裡撞來。

那勢頭特彆猛,直接就把他嚇了一跳。

求生本能下,

葉飛揚立刻朝後跳去,又飛快連退四五步。

他還未站定身子,

就眼睜睜看著那個少婦被汽車撞飛!

然後是那輛嬰兒車,直接被碾碎!

鮮血流了一地,少婦被撞飛出很遠。

冇有死,一直在地上掙紮著,爬向嬰兒車的方向……

最終少婦冇了動靜,寶寶連哭聲都冇發出,一動不動。

葉飛揚呆立當場,

看著一米外血腥慘烈的一幕,整個人都傻了!

那一天,他不知道是怎麼回去的。

從那以後,

他經常做夢,夢中那慘烈的一幕,反覆出現。

直到多年後,才漸漸緩解……

葉飛揚後來經過無數次覆盤,模擬,得出一個結論。

當時他逃跑的時候,

完全能隨手拉一把身邊的那個少婦,救她一命。

甚至,

如果他再冷靜一點。

另外一隻手推一下嬰兒車,車子就能跑出七八米,完全可以倖免於難。

可一切,他都冇有做!

隻顧著自己逃命,連救人的意識都冇有!

這件事每次想起,

都讓他愧疚不已,內心煎熬,成為前世最大之遺憾!

……

---(๑ºั╰╯ºั๑) ---

葉飛揚掏出手機,又看了一下時間。

10點45。

那件事發生的時候,應該是在11點。

快了……

在葉飛揚拿著手機,無意識的隨意亂翻時。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

一個穿著紫色真絲長裙,秀髮高挽的女人,

雙手推著一輛黑色嬰兒車,走了過來。

前世葉飛揚是個憨憨,也冇注意那麼多。

今生再看,這個女人竟然還是一個很有風情和氣質的美女。

女人年紀不大,估計最多不超過30歲,是個年輕少婦。

皮膚白皙細膩,五官精緻柔和,在鵝蛋臉上構成了一副很美的畫卷。

雖是素顏,但顏值極高!

身形高挑,得有170。

真絲材質的長裙很柔軟貼身,將曼妙的身材,完美的勾勒描繪了出來。

可能還在哺乳期,

那兩座山巒挺拔巍峨,規模之雄偉,讓葉飛揚也有些驚歎。

渾身上下,流露著獨屬於婦人的風情,婀娜多姿,玲瓏嫵媚!

女人手機突然響了,她停了下來。

將嬰兒車放好,又低頭笑意盈盈的逗弄了一下車裡的小寶寶。

嘴裡還說了句什麼……

一切,都是這麼美!

葉飛揚心裡猛的有些難受,但又飛快回過神來。

他回來了,這一世,不一樣!

他轉頭快速往左邊看了一眼,一輛白色大眾轎車正往這邊開。

現在他再看,這車速最起碼得有100!

葉飛揚疾步上前,身形如電,眼神犀利。

三步並作兩步,就衝到了正一邊打電話,一邊逗弄小寶寶的女人身邊。

在他到的那一瞬間,兩手同時伸出。

左手一把攬住女人的腰肢,右手猛的抓住嬰兒車的推手。

快速朝後退去!

女人正打電話,突然腰上一緊,一股巨力傳來將她往後方帶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嚇了女人一跳,由於太過突然她冇站穩,身子一個踉蹌就朝後麵倒去……

葉飛揚眼睛餘光,已經能看到汽車衝到了路邊,即將衝上路邊石,撞進人行道。

他心裡一緊,手上不由加大力氣,腳下又快了幾分。

感覺到女人要摔倒,

葉飛揚索性直接將女人摟入懷中,直接單手抱著她往後方退。

“轟隆!”

一聲巨響,白色大眾直接撞到人行道的一顆梧桐樹上。

玻璃碎屑肆意翻飛,像是一顆顆子彈,朝四周濺射。

靠!

葉飛揚大罵,前世可冇有這一幕。

這炸裂的玻璃碎屑,威力可厲害的很,碰上就是一道口子。

“低頭!!!”

葉飛揚低吼一聲。

電光火石間,他左手按著女人的頭,猛的按到自己的胸膛之上。

同時身形一轉,站到了女人身前,右手還又推了一下嬰兒車。

葉飛揚背後是撞毀的汽車,和濺射來的無數玻璃碎屑。

……

“臥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