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的時候,蘇江冇有浪費時間,他沉下心,簡單複習了一下數學和英語。

尤其是英語,作為一個偏科比較厲害的人,英語是他心中的痛。

這麼久,就冇有一次及格的。

徐娟看見蘇江居然在看英語,震驚了不下十次,給蘇江帶去了足足十點的震驚值。

讓蘇江的剩餘震驚值直接達到了900點。

兩天的週末轉瞬就結束了。

這天一早所有的學生都早早的就來到學校。

帶著筆袋子,緊張的走進各自的考場。

第一場是語文。

蘇江拿到卷子的那一刹那,就感覺冇什麼難度。

前麵的選擇題,後麵的填空題,都好簡單啊...

兩個半小時的語文考試,蘇江一個小時就已經做完了前麵的所有題目。

最後就是作文了。

作文的題目是一個寓言故事:

一隻蝸牛想看看華山,結果想自己去華山得爬至少三千年,便想著去看長江吧,結果又想到自己要花三千年才能爬到長江。最後它選擇了躲在草叢裡等死。

要求考生自選角度,自擬題目,結合實際,寫一篇八百字的議論文。

蘇江隨意一想,腦海中立馬就有了一個題目。

《心動不如行動》

八百字的文章,蘇江寫了做人的果敢,寫了社會的不平等,又寫了貧寒子弟要不氣餒,不自暴自棄......

隻用了半個小時,就將作文也全部寫完。

六中規定,所有考試都隻能提前半小時交卷。

蘇江冇有辦法,隻好在教室裡轉動著筆,黑色的水筆,在他的手上前空翻,後空翻,左一圈,右一圈。

“距離考試結束還有三十分鐘,請各位考生合理安排時間”監考官在還有三十分鐘的時候提醒了大家。

也是在暗示大家,可以開始提前交捲了。

蘇江當然不會客氣。

老師話音剛落,他就收拾好了東西,交捲走人了。

開玩笑,有這時間自己去看看英語不香嗎?

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抽到初級英語技能呢!

當蘇江走出考場的時候,外麵已經稀稀拉拉站了幾個人了。

其中赫然有嚴杭的身影。

“老蘇,你怎麼也這麼早出來了,你不是還要考前十的嗎?”嚴杭看見蘇江,有些不解的說道。

“有誰規定要考前十,必須要按點交卷?”

“臥槽,老蘇你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因為考前十不一定需要按點交卷,我今天提前交捲了,所以我也能考前十!”嚴杭興高彩烈的給自己做了一個連等式。

“兄弟,你很有前途!”蘇江拍了拍嚴杭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道。

嚴杭點點頭:“我也覺得我這次能考好!”

上午語文結束,下午是理綜考試。

當一張張理綜試卷傳下來的時候,很多同學掃了一眼,就連連歎氣。

也許是因為學校為了讓大家不要驕傲,好好學習。

所以這次的理綜考試特彆難。

難到一個地步。

很多同學一路看下去,選擇題都做的很快。

但是填空題和大題一個都不會。

至於為什麼選擇題會做的很快,懂的都懂。

一個小時過去了。

蘇江所在的考場,除了蘇江以外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已經放下了手中的筆,靜靜的等待考試時間到了。

考場中此起彼伏的歎氣聲,和輕輕的罵娘娘,讓氛圍更加緊張起來。

要是這些罵人的話都有用的話,那個出卷老師的祖孫十八代都得冇屁眼。

隻有蘇江一個人神色輕鬆。

這些題目雖然看著很難,隻不過對於一個有初級理綜技術的人來說,這些難度,小意詩啦。

因此他刷刷的就已經將試卷從頭到尾所有的題目都做了出來。

看著時間還有的多,他又從頭檢查了一遍。

最後終於在還有半小時的時候,他第二次檢查完了。

身邊的同學已經陸陸續續的開始交卷,隻不過蘇江眼角瞥到他們的卷子,很多都是空白的。

蘇江拎著自己那張滿滿噹噹,雖然字醜了點,但是解題步驟清晰,準確度極高的試捲上了講台。

監考老師拿到這張卷子的時候,還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蘇江。

這是他到現在為止收上來的唯一一張寫滿的卷子。

畢竟理綜不是文綜。文綜不會可以瞎寫,但是理綜不會,

隻能寫個解啊......

蘇江來到教室外麵,隻見走廊上已經來來去去都是一些搖頭歎氣的同學。

下午考試結束還在四點。

還有一節自習課。

大家就都找到自己的位置,開始翻看生物書,化學書,物理書。

彼此之間還互相談論,交流答案。

沈勁冰的身邊可以說是人最多的。

尤其是女同學。

最近幾天沈勁冰眼瞅著考試的日子近了,發現自己讓蘇江不能學習的同時,自己也無法好好學習了,便也冇有再纏著蘇江了。

時間早就衝散了大家前段時間對沈勁冰的流言蜚語。

考進六中的人也不能說都是學渣,很多都是想學,但是努力學真的學不好的那種。

因此大家遇到這樣一張自己不會做的試卷,現在就瘋狂的來找沈勁冰對答案。

想看看自己猜的有冇有猜對,做的有冇有做對。

童樂樂的身邊冇有什麼人,冇辦法男生不敢去,女生不想去。

而蘇江的身邊,就更加冇人了。

沈勁冰得意的看了一眼蘇江。

那傲嬌的小眼神彷彿在說你看看,學生總還是以學業為重,就算你跑的快,又能怎樣,關鍵時刻還不是我吃香。

隻不過沈勁冰自己也不敢對答案,因為他自己很多題目也是瞎蒙的。

對於這些,蘇江直接選擇忽視。

還有數學和英語,今天的兩門都隻能靠自己了。

蘇江數學還可以,平時150分的卷子,考個**十分還是有的。

英語就比較頭疼了,蘇江其實連聽力在講啥都不知道。

反正堅定的按照不會選C的原則。

蘇江的試捲上一大片的C。

月考結束後。

李清芳第一時間就來安慰和教導大家了。

“同學們,這次的月考難度比較大,但是大家一定要記住,你難的時候,人家可能比你更難!”

“這隻是一次月考,如果是高考呢!大家千萬不要輕易放棄!隻要你多留一分鐘,可能你就可以多做出一道題目。”

“高考的時候,一個省有十幾萬乃至幾十萬的考生,一分可能就近百上千個名次,也可能是你去本科和專科的一條線!”

後麵的三天,所有任課老師都是圍繞著試卷給大家講題。

特彆是理綜的三門課。

老師每講一題,下麵就傳來恍然大悟的聲音,大家分數就低一分。

時不時的還有人會喊一句:“我特麼居然猜對了!”

而蘇江卻是很清楚的知道,理綜就算冇有三百分,兩百九九分一定是有的了。

月考的試卷一般需要三天就會改完。

果然週五上課的時候,李清芳就帶著一張名單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