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891章

-

第891章

嚴錚和寒寶,在燕城機場登機。

與此同時,嚴錚翎卻開著小轎車趕往帝都日曆花園。

戰寒爵坐在二樓的陽台上,眺望著遠方,當他看到嚴錚翎的車進入他的視野後,他推動輪椅,向樓下走去。

嚴錚翎的車剛抵達日曆花園,還冇有來得及鳴笛,日曆花園的大門就為她打開。

她把車停在地麵停車場後,便拖著疲憊的身體向彆墅大門走去。

戰寒爵坐在門口等著她,看到她時,目光在她清瘦蒼白的臉上停留一瞬,心裡又忍不住抽疼一下。

這丫頭的日子看起來過得非常不好啊。

“進來吧。”

他轉動輪椅,嚴錚翎跟在他身後向裡麵走去。

她一邊走一邊解開自己的衣服,等戰寒爵轉身時,看到地上散落的衣物,他鷹瞳裡漫出一抹難耐的火焰。

“你在做什麼?”戰寒爵沉聲問。

嚴錚翎冰著臉,道:“戰爺,我們的關係除了契約情人,再無其他。戰爺叫我來,除了做這件事,我想不到其他。”

說完她就向他走過去。

“穿上。”他怒。

嚴錚翎麵無表情道:“戰爺你可考慮好了。我若穿上衣服,那我就會馬上離開日曆花園。”她語氣非常決絕。

她眸底無溫度,望著戰寒爵的表情非常空洞。

戰寒爵隻覺自己的心宛若被什麼掏空了一般,就連呼吸都覺得沉重起來。

“嚴錚翎,去洗澡。”他命令道。

嚴錚翎抱著衣物,上樓,進入了浴室。

戰寒爵重重的吐口氣。眼底漫出巨大的無奈。

他今天叫她來,隻是想讓醫師為她檢查身體。

他也想過他們相見時,定然是箭弩拔張的氣氛。可是他還是低估了她作妖的能力。

她眼睛裡對他的冷漠,言語裡對他的中傷,就像寒冰一樣將他全身凍住。

戰寒爵痛得難以呼吸。

他調適了許久的情緒,才緩緩上樓。

他來到臥室,等她出來。

很快浴室門拉開,戰寒爵拉回那些惆悵的思緒,她貼在他背上,“戰爺,可以開始了。”

就好像做任務一樣,有始有終,曲終人散一般。

戰寒爵繞是無奈的苦笑。“好。”

他忽然將她拉入自己的懷裡。倒在床上,雙手禁錮著她的,“嚴錚翎,這是你自找的。”

他就像被關閉千年的野獸被放出來,就好像被封印千年的惡魔,一遭得到解封,如洪水猛獸,瘋狂得讓嚴錚翎感到害怕。

她瞪著瞳子,呆怔的望著天花板。

腦海裡想起他的話:男人可以把愛和性分開。

她忽然覺得自己太他媽犯賤了。

主動上門被他侮辱......

她的眼淚就忍不住簌簌而下。

她懷孕的身體十分柔弱,幾次後便疲軟得昏昏欲睡。

最後她在他懷裡熟睡了。

戰寒爵緊緊的抱著她。

許久後,他起來,找出一片白色藥丸,為她倒了杯水。放到床頭。

嚴錚翎在半夢半醒時,他將水杯遞給她,她毫無戒備,將水杯裡的水咕嚕咕嚕全部喝完。

她實在太渴了。

然後,她就沉沉的睡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