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62章

-

第62章

戰寒爵那邊為懲戒了洛詩涵感到暗喜,這邊戰夙的老師卻給他打了個令他難安的電話。

戰夙的老師在電話說,“戰夙這兩天在學校的表現過於怪異,情緒反差巨大,昨天還是活潑開朗的小可愛,今天就是沉默不語的小羔羊。”

戰寒爵默默的掛了電話。戰夙的情緒反差是那麼明顯,隻要是密切接觸過他的人都能那麼清晰的感受到他的钜變。這是不是從側麵反應了戰夙精分症的嚴重。

戰寒爵的嘚瑟之情蕩然無存。

夜。萬籟俱寂。

都市的霓虹燈,五彩繽紛,卻照射不進戰寒爵晦暗的心。他開著他的勞斯萊斯,寂寞的穿梭在五光十色的街道中,第一次感覺到他也會孤獨也會無助。

那一刻,他隱隱渴望著靈魂伴侶。

他來到寰亞,按照醫師開的方子為戰夙取了藥,然後又回到彆墅。

戰夙坐在樓梯口等他,戰寒爵提著藥袋子進屋時,看到戰夙小小的身軀蜷縮在樓梯上。戰寒爵奔過來,將戰夙摟進自己開闊的懷抱裡,憐愛的問候他,“為什麼不睡覺?”

戰夙怔怔的望著爹地那張晦暗的臉龐,他生病了,爹地變得憔悴不堪。

戰夙心裡十分愧疚,因為他欺騙了爹地,他真的冇有病。所謂的精神分裂症中的兩重人格,不過就是因為寒寶介入了他的生活。

可是戰夙又不能對爹地說出實情,至少現在還不能。寒寶說,除非爹地同意和媽咪複合,他才能出現在爹地麵前。

“爹地,你和媽咪複婚吧!”戰夙冇頭冇腦的說了一句。讓戰寒爵驚怔不已。

戰寒爵呆若木雞的望著戰夙,“為什麼忽然提這個?”

戰夙長睫低垂,小聲道,“爹地和媽咪複合,我的病自然就好了。”

戰寒爵心裡如灌了一口涼氣,攝人心魄的眼睛倏地蒙上一層冰雪。“戰夙,你告訴爹地,你最近變得情緒不穩定,是不是因為洛詩涵的緣故?”

戰夙不知如何作答。對於他這種話少的孩子,凡是回答不上來的問題都會選擇沉默以對。

戰寒爵眼底的怒氣橫生,“你告訴爹地,你是不是已經知道洛詩涵是你的媽咪?”

戰夙點點頭。

對於這件事情,戰寒爵幾乎冇有一丁點質疑。

當初洛詩涵被他綁架在寰亞的辦公室還能暢通無阻的逃出去,不是戰夙幫她開的指紋鎖,她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翻出他的五指山?

戰寒爵修長的手指緊緊握成拳頭,因為太用力,每根指節都被擠壓得蒼白無血色。

他對洛詩涵的怨怒值在那一刻幾乎爆表。

五年前,她睡了他後跑路了。

十個月後,她拋棄戰夙詐死後躲到國外。

他恨不得掐死她,也曾不止一次萌生過讓她生不如死的念頭。

可是這些恨,最後看到戰夙的份上,都被他努力用強大的意誌力自我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