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587章

-

第587章

病房的門,忽然發出斷斷續續的吱吱聲,就好像便秘的人拉臭臭似得,有種瘀滯的堵塞感。

戰寒爵不悅的皺起眉頭。本就焦躁的心情變得更加躁動起來。

冰冷的目光不耐煩的投向病房門,就看到一道指寬的門縫在吱吱聲中以緩慢的速度展開。

好半天,那道門縫才變成巴掌寬。

戰寒爵的心情被這斷斷續續的吱吱聲給折磨得幾欲崩潰。

強烈壓製住內心的怒火,拿出十二分耐性靜待這開門的人。

讓他知道是誰這麼折磨他,他定給她好看。

這時候,門緣上忽然猝不及防的貼著一隻手,帶著醫院的白色膠皮手套,看那隻手小小的模樣,分明就是女孩子。

戰寒爵幾乎馬上認定:是一名護工。

目光移到天花板上,清瘦而輪廓更加清晰立體的臉龐浮出鬱猝的表情。

嚴錚翎從門縫裡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看到戰寒爵躺在病床上,雙手枕在腦後,一雙比老鷹還銳利的眼睛透著滿滿的不耐煩,定定的盯著天花板。

還冇有見過虛弱的病人如此具備鋒芒。

嚴錚翎的膽怯又新增了幾分,幾乎是一步步挪到病床邊,鼓舞了自己好半天,纔有膽量說出第一句話:“總......裁,對......不起,醫院的網絡係統出了點問題......暫時辦理不了出院手續。”

嚴錚翎說完恨不得用刀子割掉自己的舌頭,尼瑪,這藉口太蹩足了吧。

戰寒爵聽到這結巴的聲音,那刻意偽裝得渾厚的聲音裡,還夾雜著一抹熟悉的令他日夜懷唸的音質。

那雙陰鷙冰寒的眼睛幽幽的轉移到嚴錚翎身上。

嚴錚翎低著頭,長睫低垂,一雙手不知所措,放在腹部前,十指交纏。

戰寒爵的目光定定的落到她的臉上,即使被口罩遮掩了大半張臉,可是口罩外的眼睛,狹長的眼線,捲翹的睫毛,黑如耀石的瞳仁,以及那宛若遠山的柳葉眉形,這眉眼,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認得。

是他的嚴錚翎啊!

那個永遠美麗嬌貴,笑得冇心冇肺,追著他一聲聲喊著“哥哥”的小人兒啊!

那是活在他記憶裡最美麗的風景。

那也是他這輩子進取奮鬥的信仰。

是他這輩子唯一放在心上的瑰寶。

可是......

她明明已經被毀容了啊!

戰寒爵的目光掃過她臉上一寸寸光潔如凝脂,亮澤如玉瓷的肌膚。

心裡立刻驚濤駭浪起來。

這得挨多少次刀子,才能一點點的蛻變涅槃?

而這對免疫功能底下的她來說,可謂是創傷根本的手續。

戰寒爵幾乎已經猜到這兩年她都是怎麼過來的。

難怪不願意跟他聯絡!

因她也知道,她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前途未卜!她痛,她彷徨,她對未來感到迷茫。

也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

戰寒爵的心,冇有因為她的到來感到一點點溫暖,相反,他的心比冰湖更冷!

“滾!”唇齒輕啟,低磁的嗓音裹挾著沖天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