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420章

-

第420章

壽宴後,賓客們漸漸散去。

趁戰寒爵送客人的時候,洛詩涵溜回香鼎苑,尋思著不論如何也要讓戰寒爵把合同給簽了。

她翻出合同,卻驚奇的發現合同已經蓋上了戰氏影業有限公司的印章,還有戰寒爵的大名。

洛詩涵喜出望外!

既然合同已經搞定,她冇有理由留在這裡,等著他來謀害她。

洛詩涵換回自己的衣服,捎上合同,準備開溜時——偏巧不巧,戰寒爵回來了。

“你要去哪裡?”戰寒爵額頭上的青筋隱隱爆起,看起來氣到了極點。

洛詩涵料定他這是過河要拆橋了。

狐狸的尾巴終於露了出來。

鎮定心神,洛詩涵不動聲色道,“戰爺,你騙人。你不是說不論我犯什麼錯,你都不會生氣的啊。”

戰寒爵慢慢走近她!

洛詩涵麵露倉皇,步步後退。

待她退到牆壁邊,退無可退。

戰寒爵雙臂撐在牆上,將她禁錮狹小的空間裡。

“我也說過,不要觸碰我的底線。”

“洛詩涵,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動不動就不告而彆,這是做人妻子該有的品格嗎?”

“我為什麼要走,你心裡有數啊!”洛詩涵怯怯道。

心裡萬千草泥馬奔騰,她不走留下來被他碎屍?

戰寒爵哪裡知道她心裡的小九九,隻當是自己從前做了許多讓她傷心的事情,所以她鐵定了心要離開她。

“如果我不許你走呢?”他變得暴戾霸道。

洛詩涵欲哭無淚,“那我就不走了。”

戰寒爵冷戾的表情漸漸復甦,忽然俯身攫取她的唇,如狂風—暴雨般碾壓上去。

洛詩涵瞪著一雙驚恐的瞳子,“拜托,你輕點,我怕疼。”

就差直接跪地求饒,讓他待會下刀時輕點——

戰寒爵微楞,卻因她這愣頭愣腦的一句話心情大好。

“嗯。”他愉悅的應下來。

攔腰將她抱起來,向大床走去。

洛詩涵有些懵逼!

直到知道他要做什麼後,洛詩涵真恨不得將自己的舌頭給咬斷。

她剛纔讓他輕點,他是誤會她意思了?

她被自己的智商蠢哭了,臨死前還要送他一次免費的服務。

“戰爺,我們結婚的目的隻是一場交易——”她啞著嗓子提醒他。

“該不會你以為,我娶妻是回來當擺設的?”他動作未停,聲音裡透著濃濃的欲。

“難道不是嗎?”

“洛詩涵,你考慮過我是個正常男人嗎?”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是我妻子。跟你做,才合法。”

幾次後,洛詩涵精疲力儘,昏昏欲睡。

然而意識被恐慌主導,以至於努力的撐起眼皮,帶著警惕的眼神望著他。

戰寒爵將她擁入懷裡,“睡吧。”

她佯裝閉上眼睛。

直到聽到男人傳來均勻的呼吸聲,她才睜開一雙精光熠熠的瞳子。

戰寒爵睡得很安詳,宛若嬰兒般無害。

洛詩涵落寞的歎息,她到底愛上了怎樣的一個男人?

可以腹黑狡詐,心機深沉。

也可以笑裡藏刀,溫柔以待。

她躡手躡腳的下床,戰寒爵因為懷裡一空皺起眉頭。

洛詩涵怕他醒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將他雙手綁在床架子上。

然後寫了一張留言條,上麵寫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做完這一切後,洛詩涵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香鼎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