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369章

-

第369章

那天晚上,戰寒爵冇有回家。

洛詩涵哄睡三個孩子後,回到戰寒爵為她預留的房間。躺在床上,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她既哀歎自己,又牽掛鳳仙。

半夜時分,臥室門忽然吱呀一聲,洛詩涵驚得彈坐起來。

打開燈,卻看到戰夙站在門口,呆呆的望著她。“媽咪,我想跟你一起睡。”

洛詩涵含笑伸出手,“來吧。”

戰夙反手關門,走過去躺在洛詩涵身邊。

洛詩涵抬眸望了眼牆壁上的時鐘,時針已經指到午夜十二點,戰夙竟然冇睡著?

撫摸著戰夙的小耳朵,洛詩涵溫柔的問,“告訴媽咪,為什麼睡不著覺?”

戰夙動了動身,側躺望著媽咪。

他的瞳子裡,盛裝著一抹糾結猶疑和惶恐不安。

洛詩涵揉搓著他的耳垂,從前聽說揉搓孩子的小耳朵可以解決孩子受驚夜哭的煩惱,不知道對夙夙有冇有效果。

她這是急病亂投醫吧。

“夙夙,你如果有心事,就告訴媽咪。好不好?”直覺告訴洛詩涵,夙夙這孩子有心事,隻是跟他爹一樣,城府深沉,什麼事都藏在心裡。

洛詩涵想要疏導孩子,讓他把心裡的鬱積宣泄出來。耐著性子循序善誘道,“夙夙,媽咪愛你。如果你有任何煩惱,可以告訴媽咪。因為媽咪是這個世上最愛你的人。”

戰夙忽然就呐呐道,“媽咪,我怕!”

洛詩涵微怔......

平常夙夙膽識過人,睿智非凡,很是少年老成。

竟冇想到,這種沉默寡言的背後,也有這麼脆弱的一麵。

“告訴媽咪,你怕什麼?”洛詩涵問。

戰夙身子縮成一個蝦子,往洛詩涵懷裡靠了靠。

洛詩涵拍著孩子的後背,靜靜的等他傾訴......

“碧璽莊園藏著個瘋女人,她藏在爹地的床上......”戰夙在半睡半醒間迷迷糊糊道。

洛詩涵卻彷彿被鎖魄釘釘住了魂魄一般,整個人如墜無底的深淵。

父親的話,和戰夙的話,像幾千隻蜜蜂一樣在她腦袋裡嗡嗡的叫喚著。讓她腦子裡淩亂混沌。

戰夙許是在她身邊找到了安全感,很快入睡了。

而洛詩涵卻坐起來,頭痛欲裂,雙手抱著頭。

她覺得她的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靈魂和身體反方向的掙紮著,要將她生生拉扯成兩半。

她的軀體要拚命的逃離,而她的魂魄卻要拚命的奔赴到他的身邊。

她好像陷入萬劫不複的地獄般,全身痛得她難以忍受。

她踹著粗氣,一直不停的勸慰自己,“洛詩涵,你清醒一點,不能被他的表象所迷惑。”

“放棄他,遠離他。你要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

......

東方的天空,翻起一抹魚肚白。

經過一晚上的垂死掙紮,洛詩涵宛若死魚一般躺在床上。

但是,她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樓下,傳來勞斯萊斯的汽笛聲。

戰夙興奮的搖了搖媽咪的手臂,“媽咪。爹地回來了。”

洛詩涵頂著兩隻腫泡的熊貓眼,衝夙夙笑道,“去吧。”

樓下,戰寒爵將勞斯萊斯泊好,玉樹臨風的站在大門口。

仰著頭,望著二樓的花園防護欄,三個小腦袋齊整整的鑽出來。

“爹地!”

“爹地!”

“叔叔!”

戰夙和寒寶叫他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