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2510章

-

寒翎的緊張不安,讓戰夙覺察到那個神秘少年對寒翎應該是煞費苦心。

戰老太爺道:“你們離開帝都後,餘晨就生病了。錚玉忙著照顧餘晨,每天焦頭爛額無暇顧及寒翎和鳳錚,所以是我讓管家尋了個信得過的傭人,每天接送寒翎鳳錚上學。”

戰夙窮追不捨:“祖父,那個傭人是誰啊?”

眾人都是多疑敏感的心,戰夙的反常關心,讓他們覺察到事態有些不尋常。

戰老太爺如實回答:“就是我以前的司機,你們的方伯伯。”

戰夙道:“我知道了。”

吃完飯,戰夙便去尋找方伯伯。

方伯伯以前陪著老太爺打天下,如今老太爺年齡大了,他就退居幕後,整日窩在碧璽莊園的後勤部,幫助老太爺打點一些家務事。

因為他儘職儘責,對老太爺的後輩子孫都格外寵愛,所以夙夙他們也非常尊敬他。

夙夙找到方伯伯,便開門見山的問:“方伯伯。夙夙有一件事想跟你求證一下,希望伯伯能夠如實告知。”

“夙夙少爺,你想問什麼就問吧。如今你也是戰家的掌權人,伯伯對你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夙夙穩重老沉的點點頭:“伯伯,這段時間都是你在接送寒翎?”

“有時候錚玉小姐也會抽時間接送孩子。她真是個儘心儘責的人。明明照顧餘晨少爺就夠她忙的,可她還是放心不下寒翎小小姐。”

夙夙笑道:“我大姨是個值得托付的人。”

又扯回正題:“方伯伯。你每次去接送寒翎的時候,有冇有發現有神秘人接近我家寒翎?”

方伯伯立刻搖頭:“冇有啊。”

隻是本能的迴應之後,他的大腦裡卻開始認真思索著近段時間寒翎的表現。

也不知他想到了什麼,他眼底漫出一抹驚惑,狐疑甚至是惶恐。

“夙夙,原本我是真的冇有覺察出有什麼異常。可是你既然專門跑過來問我,想必你一定是得知了什麼線索。那我就認真的想了想。有一件事,雖然與寒翎小姐冇有直接關係,可我覺得它的發生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也不知道這兩件事有沒有聯絡。”

夙夙激動道:“方伯伯,你說。”

方伯伯便道:“我平常身體極其硬朗,你們也知道我的身體從來冇有出過問題。可是我去接寒翎的時候,卻莫名其妙的在自家車裡暈厥了。我記得每次都是把車停在校門口時,我起身要下車時,就暈眩過去了。這種情況發生了好幾次。”

方伯伯說到這裡,意味深長的望著夙夙:“夙夙,我本來以為是我年齡大了,身體不中用了。我最近還琢磨著和老太爺請辭告老還鄉。你今日卻來問我這個問題,我便開始不確定了。我的暈眩會不會不是偶然的事情?”

夙夙道:“方伯伯,你最近可檢查過你的身體?”

“還冇有。”

“立即檢查。”夙夙道,“必須找出你的暈厥原因,究竟是身體出了故障,還是被人操縱,這個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