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2381章

-

獲取第1次

第2381章

“爸爸,你知道嗎,當我拿起刀反抗時,我心裡有多麼害怕絕望。明明我寧願死的是我自己,可是我的殘忍冷血,又促使我瘋狂的撲向她們。最後當一個個無辜的小天使死在我腳下,為了生存,我還不得不喝她們的鮮血時,你知道我的心在想什麼嗎?”

北夙誠和北夫人他們聽到若溪回首她的往事時,被她那殘忍的生存之道震撼得全身發麻。

北北在北夫人懷裡瑟瑟發抖。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前幾天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她竟然去招惹了這個看起來柔弱無助的小女子。

可她哪有她看起來的那麼溫潤,她分明就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若溪長長的歎口氣,眼底水光瀲灩。

那一刻,她明明是嗜血的惡魔。可是她的臉龐卻浮出無助的絕望。

“我在想,不論我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活著。隻要活著,我就要去我的生生父母。因為是他們對我生都不養,才把我變成了魔鬼。”

若溪忽然猙獰一笑,她轉頭望著北夙誠:“爸爸,你知道嗎?我殺了那麼多人,他們都會化成冤魂厲鬼來找你們算賬啊。”

北夫人嚇得狂吼起來:“是你殺的人,他們憑什麼找我們算賬?”

若溪道:“因為我每次殺人,都把對你們的怨恨集中在刀上。”m.

北夙誠和北夫人嚇得全身軟成一灘爛泥。

唯一支撐他們勇敢活著的信念,大概就是若溪殘破的身軀。

“若溪,你彆說了。爸爸對不起你,爸爸答應你,我以後一定好好補償你。我發誓。爸爸把所有的家產都贈送給你。”北夙誠央求道。

若溪仰頭大笑起來。

寒寶冷聲斥道:“嗬嗬,北夙誠,你北家那點家產,我六姐還看不上呢。我爸爸給戰家每個女兒都做了資產儲備,夠她們幾輩子都吃穿不完。”

北夙誠聞言,羞愧的無地自容。

若溪憎恨怨毒的望著北夙誠,嗤笑道:

“北夙誠啊北夙誠,我恨了你那麼多年,好不容易從地獄裡爬出來,怎麼可能輕易饒恕你?”

“你想怎樣?”北夙誠顫抖著問。

若溪道:“我從地獄裡爬出來了,就該把你們蹬到地獄裡去。”

北夫人抱著北北,她忽然狡辯道:“若溪,是你爸爸拋棄的你。與我無關。求求你,你放過我和北北。”

若溪輕蔑的瞥了她一眼:“與你無關?”

她咬著牙憤懣道:“若不是你勾搭他,他又如何會放棄我的媽媽?我最討厭你這種鳩占鵲巢,道德敗壞的小三。”

“既然從前你和他相親相愛,那以後你們就繼續相親相愛吧。”

北夫人哀求道:“若溪,你身子骨不好。你放過我們,我答應你,以後我一定善待你。我會儘心儘力伺候你。覺不虐待你。下半生我讓你體體麵麵的活著。”

“機會給過你們了。是你們自己冇有珍惜。”

“你能把我們怎樣?”北夫人生出一點勇氣,望著若溪慘白的臉,最後一次反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