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2096章

-

第20

他們也冇有想到,秀禾慘死時,他們對秀禾的善念,會把餘夫人傷害到如此地步。

錚翎知道餘夫人,她性格剛烈。決定的事情很難逆轉。如今看她一心求死,對餘家抵製心理嚴重,也悲慟萬分。

錚翎對餘笙道:“舅舅,你們出去吧。讓我好好勸勸她。”

餘笙麵如土灰的望著餘夫人,又望著出口那道門。他的腳步如鉛一般重,因為他知道,他出去後,這能這輩子都再也進不了這個房間。

餘夫人決意與他死生不相往來,她是說話算話的。就好像年輕時,她一氣之下搬進祠堂,一住便是幾十年。

餘笙不想和餘夫人走到這步天地,他忽然顫巍巍的跪在床前。淚如雨下,懺悔道:“夫人,我們都都老了。萬事不要太較真,傷害的是你自己的身體啊。”

他的舉動,惹得一屋子人都唏噓感慨。

在餘家寨,奉行的是男兒膝下有黃金,餘笙這道歉的方式,在餘老太爺看來是拿出最大的誠意了。

他們以為,這回餘夫人應該迴心轉意了吧。

誰知餘夫人躺在床上,不論餘笙如何哀求,餘夫人都紋絲未動。

錚翎傷感道:“青姨這是哀莫大於心死,舅舅你做再多都是徒勞。”

戰寒爵道:“外公,媽,我們先出去吧。青姨也需要時間冷靜。”

戰寒爵素來和錚翎都是夫唱婦隨,錚翎尊重餘夫人,叫她青姨。戰寒爵便也叫餘夫人青姨。

餘芊芊怔怔的望著戰寒爵,臉色黯然,哀歎一聲後便攙扶著老太爺出去。

悲痛欲絕的餘笙也被餘承乾拉走。

餘老太爺勸慰餘笙:“你也彆太難過,小青就是那愛鬨騰的性子,都一把年紀了,她也鬨騰不起來了。等她緩幾天,你再跟她求求情,她就原你了。”

餘笙想了想,也覺得父親說的在理。餘夫人年齡已經蒼老,又無處可去,她無非就是氣他以妻子的禮儀厚葬了秀禾。

餘笙覺得,活人終歸是冇有必要和死人計較的嘛。等幾天餘夫人想明白了,氣消了,這事也就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