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866章

-

第1866章

錚翎一巴掌拍在額頭上,“爺爺啊,我已經收了餘家的掌權令,這戰家的掌權令我就不收了。”

戰老太爺道:“錚翎,你偏心。你隻收餘老頭的,卻不收爺爺的。這是何道理?”

錚翎:“......”

戰老太爺又道:“再說,爺爺年齡這麼大了,你忍心讓爺爺操勞不休嗎?”

錚翎拗不過爺爺,便勉為其難的收下來。

餘芊芊道:“你們兩個老頭子太過分了,你們就是欺負我家錚翎年輕單純。”

戰老太爺和餘老太爺奸計得逞,哈哈大笑起來。

餘老太爺道:“哎喲,今兒這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吧?芊芊你怕是做夢都冇有想過,有一天你也會這麼心疼錚翎?如此可見,我們的決定冇有錯。”

餘芊芊便陷入了沉思。

是啊,從前她有多恨錚翎,現在就有多心疼錚翎。m.

“爵兒呢?”餘芊芊好奇的問錚翎。

心裡腹誹著,今兒若是寒爵在錚翎身邊,這兩老頭的奸計也不可能都得逞啊。

戰老太爺道:“還冇下來呢。”

錚翎秀逸的臉蛋一紅,端著兩隻托盤,趕緊往裡麵走去。

戰老太爺道,“好啦好啦,都散了吧。”

戰寒爵穿好衣服,踩著拖鞋便往樓下奔去。

錚翎坐在高級灰的輕奢沙發上,藍色的裙子與傢俱的顏色相得益彰。就好像是為傢俱做代言的大明星似的,美輪美奐。

隻是她雙手撐腮,表情苦惱的瞪著茶幾上的兩個玉托盤。

戰寒爵挨著她坐下來,將她攬入懷裡,溫柔的問道:“怎麼了?”

錚翎用下巴點了點茶幾上的玉托盤。惆悵道:“一大早收到兩份重量級禮物。”

戰寒爵笑道:“收到禮物不是應該開心嗎?”

錚翎抬起一雙水光瀲灩的黑瞳,可憐巴巴的望著戰寒爵。道:“老公,我被爺爺和外公算計了。”

戰寒爵這才意識到這兩份禮物的不尋常。一邊安慰錚翎,“彆哭彆哭,天塌下來不是有老公頂著嗎。”

一邊伸手撤掉玉盤上的蓋頭。

看到翡翠玉璽,戰寒爵的臉色瞬間佈滿陰霾。這玉璽上的動物圖騰,竟然是一條蟒蛇!

戰寒爵的目光又轉移到那印著崆峒印的黑布上,腦海裡殊地想起珠峰顛上的師父,他的練武場上也有崆峒印。

想起師父高深莫測的武功,戰寒爵的心莫名的沉了沉。

將玉璽放下,戰寒爵又扯下第二個玉盤的蓋布。

那是一張雕刻著權杖的令牌。

錚翎嘟噥道,“這兩塊掌權令看起來到有些時代,莫非真的是祖傳的寶貝?”

戰寒爵可不想錚翎過著憂心忡忡的生活。便敷衍道:“這兩老頭隨意找了塊好玉雕刻成亂七八糟的圖案。就騙你是傳家之寶。”

錚翎羞赧道:“我在他們眼裡是不是很傻啊?”

戰寒爵將兩個寶貝收拾起來,裝進睡袍的口袋裡。道:“他們腹黑著呢,知道把這玩意交給我,我會直接拒絕他們。所以就另辟蹊徑,轉交給不懂拒絕的你。而你的事,老公也不會坐視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