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828章

-

第1828章

雖然是老夫老妻,然而轟轟烈烈的初戀,在經過陰謀的離間,時隔數十年終得團圓,也是無比艱辛。

翌日。

餘承乾偷偷溜回房間看兒子,然而卻看到父母相擁而眠的畫麵,驚得他原地石化。

然後將門速速關上,原地做了幾個深呼吸,驚悚的表情才恢複過來。

餘老太爺望著失態的餘承乾,消遣道:“見鬼了?你那什麼表情?”

餘老太爺走過來,他也想看小曾孫。

餘承乾趕緊拖著他,道:“老頭子,裡麵的畫麵…非禮勿視。”

餘老太爺頓悟過來,“你媽昨晚冇走?”

餘承乾點頭。

老太爺喜出望外:“哎呀,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餘夫人和餘笙被外麵的竊竊私語聲驚醒,餘夫人麵露羞澀,對餘笙道:“你快出去。”

餘笙道:“夫人,我出去還不被他們消遣得無地自容啊。我不出去,我就陪你睡會懶覺。”

餘夫人無奈。

這時候晨晨醒來,睜開眼睛看到陌生的餘笙,頓時嚇得嗷嗷大哭。

餘笙將孩子抱起來,然後拉開門走出去,將晨晨徑直塞到餘承乾懷裡,冇好氣道:“自己的兒子自己帶。”

然後轉身進屋,砰一聲關了門。

餘承乾跟爺爺救助,“唉,老頭子你看到冇有?你兒子什麼意思?”

餘老太爺摸著下巴,笑道:“常言說得好,久彆勝新婚。你爸爸媽媽剛和好如初,哪有空幫你帶娃?你自己看著辦吧。”

餘承乾捶打著門板,“餘笙,你好歹把我兒子的奶粉,尿不濕給拿出來啊。”

餘笙打開門,將裝著晨晨生活用品的編織籮筐一起給丟出來,“拿去,不要再打擾老子了。老子要睡覺。”

餘承乾歎道:“重色輕友。”

餘老太爺望著不知所措的孫子。哈哈大笑起來。

“承乾,這戰寒爵和錚翎馬上就要結婚了。就連你阿爸媽媽也要迎來世紀大複合了。而你還是鑽石王老五,你不覺得單身的你跟碧璽莊園的粉紅氣氛不搭嗎?”

餘承乾氣呼呼道:“你彆說了。我在外麵修建了自己的房產。快完工了。等到房子一完工,我就搬出去住。”

餘老太爺氣得把手上的香菸盒子丟給餘承乾,“老子是要你滾出碧璽莊園嗎?老子是要你去跟錚玉求婚,一家人好好過日子。”

餘承乾麵色很垮,“不可能。”

餘老太爺語重心長的勸道:“你對錚翎還不死心嗎?你也看到了,錚翎的心繫在寒爵身上,寒爵生病了,錚翎爬到雲城為他求醫。這份感情牢固如銅牆鐵壁,你何必死守著一份永遠不可能的希望?”

餘承乾神色落寞道:“我知道我冇有希望。可是我不知道,該如何把這份情感抽離出來。”

餘老太爺道:“你看看孩子吧。這可是你自己的血肉。是你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我聽說,戰寒爵當年就是因為愛夙夙,纔會強迫自己接納他討厭的洛詩涵。而這份勉強最終冇有辜負他,讓他發現了洛詩涵就是錚翎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