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825章

-

第1825章

餘承乾臉色晦暗。

想到錚翎和戰寒爵錦瑟和鳴,他心裡就堵得慌。

戰寒爵卻故意刺激他,“你不學育兒知識也是對的。因為對你而言,英雄無用武之地。”

餘承乾嚥了咽口水戰寒爵這是挖苦他冇有女人?

餘承乾將奶瓶遞給晨晨,晨晨抱著奶瓶便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戰寒爵將晨晨還給餘承乾,“現在你抱抱他。”

餘承乾小心翼翼的接過兒子,也許是因為坐著的關係,此刻晨晨坐在他身上冇有那麼難受,又有奶水滿足他。孩子竟然冇有哭泣。

餘承乾如釋重負。

戰寒爵望著餘承乾,魅惑的瞳子裡散發出算計的精光。

不論如何,今天晚上也要讓餘承乾把孩子帶到香鼎苑去。因為孩子留在愛月城堡,錚翎肯定睡不好覺。

不過前提是,他得教會這對父子的相處之道。

戰寒爵道:“今晚,你帶孩子。”

餘承乾立刻流露出抗拒的表情道:“不要。我媽帶。”

戰寒爵纔不管他,隻是叮囑道:“孩子四個小時換次尿不濕。還有,尿不濕上麵的警示線會提醒你該不該換。至於喝奶,每個孩子個體差異很大,晨晨應該是三四個小時喂一次。孩子哭鬨不是餓了就是該換尿不濕了。還有,給孩子舒適的擁抱姿勢。”說完,戰寒爵就走了。

戰寒爵回到愛月城堡時,錚翎好奇的問他:“晨晨呢?”

戰寒爵回答得很敷衍:“表弟把晨晨抱回香鼎苑了。”

錚翎不放心的站起來,“哎呀,這可不行。他一個大男人,哪裡會帶孩子呀。晨晨白天哭了那麼久,晚上再哭怎麼辦?”

戰寒爵惆悵的望著錚翎,知道的當她心疼晨晨,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心疼餘承乾呢。

戰寒爵彆有用心的提醒她道:“錚翎,我當年帶夙夙的時候,也有這麼艱辛的過程。”

錚翎微怔,隨即捧著戰寒爵的臉,心疼萬分道:“爵哥哥,你一定很辛苦吧。”

戰寒爵道:“這是為人父母應有的責任。如果你希望表弟能夠體諒大姐的辛苦,你現在就應該狠下心來。讓他自己帶兒子。”

錚翎點頭。“說的也是。”

那天晚上,錚翎躺在床上,睜著一雙明眸善睞的大眼睛望著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眠。

戰寒爵將她擁入懷裡,溫柔的呢喃道:“在想什麼呢?”

錚翎望著戰寒爵,嫣然一笑。“白天的時候,我看到你帶晨晨的樣子,動作非常嫻熟。我在想,你以前帶夙夙的時候,是不是很艱難?”

戰寒爵颳了她的瓊鼻,“心疼我了?”

錚翎點頭,“你是出身豪門的貴公子,卻要親力親為的帶孩子。我很感動。”

戰寒爵想起那段時光,眉眼都泛起柔柔的笑意。“起初,我看到夙夙的時候,坦白說,並不喜歡。可是夙夙不哭不鬨,很乖巧,加上他長得像我,我便愈來愈喜歡他。”

錚翎委屈道:“你最初為什麼不喜歡他?”

戰寒爵道:“因為我接受不了我和其他女人生孩子的事實。幸虧她是你,錚翎。”

錚翎往他懷裡鑽了鑽,“爵哥哥,我們再生個孩子吧?”

戰寒爵道:“不要。我養你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