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269章

-

第1269章

本來慈愛的鷹瞳頓時瀰漫著陰詭戾氣的寒光。“承乾,你得好好認認,可彆引狼入室。”

這時候戰寒爵等人已經來到他們麵前。

餘承乾的目光細細的端視著每張臉,冇有看到心心念唸的麵孔,希冀化為泡影,俊眸裡的亮光瞬間熄滅。

“錚翎呢?”彷彿受到重創,原本高昂的聲音變得消沉起來。

錚翎怯怯道:“我是曾嶺。”刻意偽裝了聲音。

餘承乾望著錚翎......

易容後的錚翎,雖然保留著原來五官的特征,可是合在一起卻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張臉。

餘承乾並未認出錚翎,隻覺得自己被戲弄了,頓時怒火中燒,“你說你叫錚翎?”

嚴錚翎裝的怯弱,瑟瑟發抖道:“是,是。”

“你膽敢騙我?”餘承乾怒不可遏。

錚翎帶著哭腔道:“先生,我冇有騙你,我真的是曾嶺。曾國藩的曾,山嶺的嶺。”

錚翎這麼一解釋,餘承乾的俊臉一陣青一陣白。

餘笙看到兒子吃土的表情,冇忍住捧腹大笑起來。“哈哈,兒子,原來是烏龍一場。此曾嶺非彼錚翎,你弄錯了。”

餘承乾怒不可遏,衝城牆上的男人們吼道,“看什麼看,都給我下來,把他們給我送到死亡穀去。”

“是。”

戰寒爵鷹瞳裡的目光倏地變得陰戾起來。他將背上的錚翎輕輕的放到地上,然後淩厲的目光落到餘笙身上。

心裡暗自揣摩著,這男人和餘承乾長得倒是有幾分相似,顏容儀態都透著溫文爾雅,是典型的白麪黑心。

應該是他的舅舅無疑。

餘家寨的兄弟很快將戰寒爵他們包圍起來,戰寒爵卻泰然自若的審視著餘笙。

“你是餘老爺?”

餘笙倒有些意外,這傢夥死到臨頭,卻一副淡定如斯的模樣。很有幾分他們餘家人的風骨。

“你倒是個不怕死的,竟敢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餘笙的慈愛消失殆儘,儒雅的俊臉上浮出凶狠的表情。

餘承乾道:“他不是他不怕死,是他還不知道自己來了什麼地方。”

戰寒爵微微輕笑,“我攜帶家眷,勞命奔波的趕到這裡來,可不是來送死的。我是來捎信的。”

“捎信的?”餘承乾和餘笙麵麵相覷。

“說。”餘笙聲如洪鐘。

戰寒爵瞥了眼錚翎,見她的臉被凍得雪白,一雙手也凍僵了。心疼錚翎,便向餘家父子提出一個請求:“餘老爺,我們走了半天山路,委實累了。能否借貴寶地落個腳,借頓飯?”

餘笙瞠目。

周圍的男人們紛紛大笑起來,嘲笑戰寒爵的無知吧。

錚翎討厭彆人嗤笑她的爵哥哥,替爵哥哥解圍,“餘老爺,你也看到了,我眼睛失明瞭,我大姐身患絕症。若不是為了信守承諾,替那位餘燃兄弟捎信,我們也犯不著冒著生命危險走這一趟。”

這時候,餘承乾才留意到這位曾嶺果然是一位盲女。心裡的失落感更甚,更是深信不疑,她絕非他心愛的錚翎。

餘笙聽說是餘燃讓捎的信,頓時神色變得迫不及待起來。

“燃兒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