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185章

-

第1185章

嚴曉茹的指控升級,“你打著母親的名義,寵愛我,縱容我,明明知道我嫉妒嚴錚翎,我想從嚴錚翎手裡奪走戰寒爵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為了彰顯你的母愛,你不但不阻止我。你還幫助我,讓我沉迷於欲

望的深海。甚至讓我委身戰庭燁,你的三觀是多麼的離譜荒謬......”

大夫人顫了顫,一時間麵如枯木。

嚴曉茹掀開被褥,拖著傷殘的腿一瘸一拐的往外麵奔去。

大夫人絕望的坐在地上。

在嚴曉茹和大夫人深陷絕望時,還有一人,比她們更加痛苦,更加懊惱,更加絕望。

他就是戰寒爵。

隻要想到那個他捧在手心裡,無憂無慮長大的小公主,卻因為他耳根子軟,冇能信任她,讓她落得五官失常,全身癱瘓的悲慘下場,戰寒爵就巴不得抽死自己。

他從日和醫院裡出來後,便瘋也似的直奔日曆花園。

可是日曆花園空蕩蕩的,裡麵冇有一個人。不知為何戰寒爵陡然升起一抹惶恐。

日曆花園是他和錚翎的家,這幾年,錚翎都住在這裡,說明錚翎還愛著她。

如果她離開這裡,隻有一種可能:她的心被他傷透了,她對他灰心絕望到了極點。

“錚翎,我錯了。”戰寒爵筆直的大長腿猝不及防的就跪在地上。

“錚翎,你回家,好不好?”他鷹瞳變得猩紅起來,淚光在瞳底氾濫。

好半天,他才萎靡不振的爬起來,又來到地下車庫,將那輛沉寂多年的勞斯萊斯開出來。

沉寂三年的轎車,卻乾淨得一塵不染。可見錚翎將他的東西打理得多麼周全。

戰寒爵總能被錚翎的小舉動,給感動得要死。

踩了油門,勞斯萊斯就像一頭雄獅一般,瘋了似得奔馳在帝都到燕城的大道上。

車速開得太快,一路闖著紅燈,交j試圖攔截這輛瘋車,可是完全是力不從心。

當勞斯萊斯駛入燕城梧桐大院時,發出刺耳的轟鳴聲,經久不絕。

嚴錚出來開門,勞斯萊斯就這樣如猛虎般直接駛入梧桐大院逼仄的門框,差點撞壞梧桐大院的大門。

嚴錚嚇得臉色發白,整個人呆若木雞。

勞斯萊斯剛停下,就看到戰寒爵踢開車門走出來。俊逸的身軀就如旋風般撲進大堂。

嚴錚回過神來,趕緊跑過去,將戰寒爵給攔截在大門外。衝戰寒爵叫囂道:“戰少,你來這裡做什麼?我們嚴家不待見你,你......你......給我回去。”

客廳裡的人聽到外麵的吵鬨聲,紛紛走出來。

看到戰寒爵,眾人微怔。

表情很是一言難儘。

嚴錚道出所有人的心聲,“你把我妹妹害得這麼慘,你是我們嚴家頭號公敵,你怎麼還有臉來?”

戰寒爵黑著臉,怒道:“讓開。我要見錚翎。”

嚴錚齜牙道:“你是聽不懂人話,是不是?我說我家錚翎不願意見你。她現在恨死你了。”

戰寒爵怒瞪著嚴錚,“你去問她,她要怎樣才肯原諒我?我都依她。”

嚴錚道:去去去,她要是能說話,就不用我來親自攆你走。”

戰寒爵激動的抓住嚴錚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起來,“她當真不能說話?”

嚴錚驚恐的捂著嘴巴,他好像說漏嘴了。

戰寒爵意識到,嚴錚說的那些話並非錚翎的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