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117章

-

第1117章

戰寒爵俊臉倏地籠罩著寒冰,“嚴錚翎,彆說我腦袋裡有血塊,就是有惡性腫瘤,我也不會脆弱到接受不住任何打擊的地步。你有什麼隱瞞我的事情,最好一次性跟我交代明白。”

嚴錚翎乾巴巴的笑起來,“我能有什麼騙你的啊。就是你失憶了,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我是千言萬語不知從何啟齒。”

赤果果的藉口!

戰寒爵絕望的躺在床上,“嚴錚翎,我們是夫妻,夫妻應該坦誠相對。”

嚴錚翎心裡酸澀,當年她也曾用這句話逼問過他,可是他依舊選擇一個人抗下所有的壓力。

嚴錚翎終歸是他調

教出來的,她的性格,和他是如此相似。

有兩件事情,她選擇一個人抗下所有痛苦。

一件是寒寶失蹤,戰夙歸期未有期。如果他知道是他的決定帶給孩子命運多舛,餘生他定然會在內疚自責裡度過。

還有一件,就是戰家的厄運已經成為過往。她隻想把這段痛苦的往事封存起來。不允許任何人刨根究底,就怕末世組織知道他們當年的計謀失敗會回頭再來。

聰慧絕倫的嚴錚翎隻能想法打住他的好奇心。她轉移話題,“爵哥哥,童寶是我們的女兒。”

戰寒爵激動得鯉魚打挺坐起來。

彷彿自己買的彩票中獎了似得,原本淒淒慘慘慼戚孑然一身無家可歸的人,忽然老天就賞賜給他一個如花似玉的妻子,還有一個軟萌到爆的女兒?

嚴錚翎再次低聲呐呐道:“童寶是我們的女兒。”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無比沮喪,神色黯然。

特彆是看到戰寒爵那因為歡喜而飛揚的唇角,嚴錚翎心裡就堵得慌。

如果他知道他還應該有兩個出色的兒子,而且跟他長得一模一樣,他必然更加歡喜。

可是寒寶在哪裡呢?

夙夙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他們那麼小就失去父母的庇佑,歸來可還是那笑容純淨的少年?

嚴錚翎心裡酸,眼底淚光閃爍。

戰寒爵伸手捧著嚴錚翎的臉,動容道:“謝謝你給我生了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兒。”

嚴錚翎笑得比哭還難看。

窗外,夜色闌珊。

戰寒爵卻突發奇想,“我去把童童接回來。”

嚴錚翎拉著他,“已經這麼晚了,明天去吧。”

戰寒爵道,“她隻是一個半吊子大的孩子,把她一個人放在海天一色,我不放心。”

嚴錚翎笑道,“有葉楓照顧她,你就把心揣在肚子裡吧。”

戰寒爵皺眉,“那我就更不放心了。”

嚴錚翎哭笑不得:“難不成你還擔心葉楓會欺負你的寶貝女兒?”

戰寒爵點點頭,“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在美色麵前,任何男人都可能犯錯。”

“那我陪你去吧。”嚴錚翎道。

戰寒爵望著嚴錚翎,她的臉泛著瑩白的光芒,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睛顯得特彆大,讓她看起來更加清瘦。

戰寒爵忽然將她摟入懷裡,“錚翎,我們睡覺吧!”

那一夜,他們相擁而眠。

嚴錚翎在他的懷裡,睡得特彆踏實。她已經許久冇有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

戰寒爵藉著皎潔的月光,靜靜的端詳著她那張美麗脫俗的臉龐。

修長的手指,勾勒著她溫柔的眉眼。

不知為什麼,素顏的嚴錚翎,讓他愛不釋手。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使命,從口袋裡取出兩枚印章,摩挲著,心裡暗暗琢磨著:三個女騙子。他到底該相信誰?

最後,他將印章放回原處。躺回嚴錚翎身邊,將她摟入懷裡,柔聲道:“她們活在我的生命裡。而你,錚翎,你活在我的骨血裡。我冇理由不信你。”

翌日。

戰寒爵破天荒的睡了個懶覺。

也不知道睡到幾點鐘的時候,忽然嗅到清香的蓮葉粥,和稻花香的米粑味道撲鼻而來。

戰寒爵悠悠然睜開眼,

就看到嚴錚翎站在床前,腰間繫著圍裙,蓬亂的頭髮隨意的在發頂紮了個丸子頭。淩亂有序,讓她看起來頗有鄰家女孩的親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