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戰寒爵_洛詩涵 >   第1097章

-

第1097章

戰寒爵握著太陽花,麵露狐疑之色,“這花,是我送你的?”

鑽石的太陽花,象征永恒的快樂。

他以前把這麼溫馨的祝福送給她,心裡也是愛她的吧?

嚴錚翎生著悶氣,一路默默無言。

與此同時。

大夫人那邊,她費了好一翻勁才找到在橋底下哭得死去活來的嚴曉茹。

嚴曉茹看到大夫人,冇有感激,冇有孝道,眼底激起慍怒的光芒。咆哮著控訴道:

“原來你對我好,是因為你是我媽媽。”

“我終於明白,為何這輩子我都鬥不過嚴錚翎。因為我從出生那刻就輸了。我是你跟彆人私通的女兒。這個身份讓我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我恨你。”

大夫人眼淚潸然,“曉茹。你何必妄自菲薄。雖然你是媽媽和其他男人私通所生。可是你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嚴曉茹眼底又升起一抹憧憬,“他是誰?”

大夫人道:“他是白氏曾經的掌權人,白舒屋。”

嚴曉茹從未聽說過白氏有這號人,不免心灰意冷道:“白舒屋?嗬嗬,就連白舒堂都已經成為了過去,更何況是白舒屋?如今的白氏,冠上寰亞的姓,威風早不如當年。而且,現在的掌權人已經更迭到年輕這一輩,他能算老幾?”

大夫人道:“這你就不知道了。白舒堂是你的叔叔,雖然他在外麵打理白氏,但是白氏真正能夠做主的人還是白舒屋。”

嚴曉茹麵露疑惑,“當真?”

大夫人道:“他身體有隱疾,所以不便出麵。”

見嚴曉茹對自己的身世不是那麼排斥後,大夫人提議道:“曉茹,你是白家的人,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就帶你回白家,讓你認祖歸宗。”

嚴曉茹權衡著,她在嚴家備受嚴錚翎打壓,也許去了白家,還能另外闖出一翻天地。遂點點頭,“既然我是白家的女兒,理應回到白家。”

大夫人點頭。“好,你跟我走吧。”

就這樣,嚴曉茹開啟了她人生的新篇章。

官曉將嚴錚翎和戰寒爵送到日曆花園後,嚴錚翎拉著戰寒爵進屋,然後將鐐銬取下來,拷在床頭柱上。

戰寒爵坐在床沿上,憤懣的望著她,“你這大小姐脾氣是不是該改改了?”

嚴錚翎冇好氣道:“你慣的,改不了。”

戰寒爵:“......”

“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給我母親難堪,也是我慣的?”

嚴錚翎笑得得意非凡,“知道我是怎麼知道你母親的醜聞的嗎?”

戰寒爵耐人尋味的盯著她。“總不至於跟我有關吧?”

嚴錚翎點頭,“猜對了。你母親私通白家的醜聞證據,就是你送給我的。”

戰寒爵俊臉抽搐了下,自嘲道:“我以前怎麼就那麼混呢?”

嚴錚翎拂袖離去。

“喂!”戰寒爵卻喝住她,將鐐銬弄得叮噹響。

“我要上廁所。”

嚴錚翎折回來,解開鐐銬,拉著他走到衛生間。

鐐銬太短,他站在馬桶邊,嚴錚翎卻站在他麵前。

戰寒爵臉色比便秘還難看,無語的望著她,“你看著我,我怎麼解?”

嚴錚翎嗤他,“矯情。”

然後背過身,戰寒爵舉起手,想將嚴錚翎劈暈,這時候卻忽然聽到嚴錚翎道:“我知道你失憶了,很多事情你記不住了,可是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信任的人未必可信,而你討厭的人未必是真討厭。等你恢複記憶了,我希望你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