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葉牧許婉清 >   第3110章

-

“什麼?”聽到這話,古今笑連忙起身,開口道:“哪來的老頭,竟然有這般實力?”

“他說來咱們古家做什麼了嗎?”古今笑一邊問著,一邊朝著古家宅院的前廳走,身旁的守衛連忙回道:“冇有,那老頭一句話都冇說,直接就往裡衝,咱們問他話,他也不開口。”

“轟!!”

就在古今笑跟守衛往前廳走的時候,突然一聲悶響,緊接著便是一股無可匹敵的古武氣勁,以摧枯拉朽之勢,從前廳之中席捲而來。

相差還有幾十米的距離,古今笑便扛不住這道古武氣勁,整個人竟然也被震的退後了兩三步!

“顧江,老夫來了,你彆躲著了,趕緊出來跟老夫見一麵!”

風清儒的這一聲高呼,震耳欲聾,瞬間傳遍了整個古家老宅,就連古今笑都被震得一愣一愣的。

作為古家的家主,放眼整個古家,古今笑的古武修為算是最高的了,可即便是連他,都從未見過有人能將古武氣勁練的如此渾厚。

“他剛纔喊什麼?”

“顧江?咱們古家有叫顧江的人嗎?”

“難不成,他口中所說的顧江,是咱們古家的三爺爺?”

雖然顧和古兩個字同音,但聲調卻不一樣,眾人聽得清清楚楚,風清儒在來到這裡之後,喊出的名字,就是顧江,而並非是古江。

這也讓古家眾人心生疑惑,幾乎是本能的朝著古家三爺爺所在的彆院方向看去。

“唰!”

果然,在風清儒這一嗓子喊出去之後,古江的身影緊接著便從自己的彆院之中衝了出去來。

“老傢夥,我一直以為你死了,要不是葉家那小子說你還活著,老夫本想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

古江的聲音響起,頓時讓古家人頗為震驚。

就連古今笑臉上也寫滿了驚愕二字,從他記事起,三爺爺就一直在古家,古今笑也一直受三爺爺的管教和指點,如今風清儒的一句顧江,幾乎是頃刻間顛覆了古今笑的所有認知。

回想起上次葉牧龍過來的時候,臨走時留下的那句話,讓自己在武學上有不懂之處,可以去請教三爺爺。

“葉牧龍啊葉牧龍,你這傢夥怎麼說話總是說一半留一半!”

古今笑心中無奈,現在回想葉牧龍的那句話,那必然是有深意的,他肯定是已經知道了三爺爺的身份,所以纔會這麼提醒自己。

可提醒他還不把話說完,以至於古今笑壓根就冇有把這句話當回事。

現在,看到古江衝出彆院,與那白鬍子老頭負手相對而立,古今笑這時候想再去找他請教武學,估計是已經晚了。

“你還欠我一場酒!”風清儒站在古家老宅的正中間,負手而立,即便是冇有任何動作,他周身那股強大的氣場,也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不用你提醒,我記著呢!”顧江站在風清儒對麵,眼神複雜,那是一種多年摯友未見的思念之情。

“那還等什麼?”風清儒倒是痛快,直接開口道:“找個地方,開懷暢飲去!”

“好!”

兩人就這麼當著古家眾人的麵,絲毫冇有半點的顧忌,就這麼一問一答,話音落下,兩人便直接走出了古家的大門。

這風清儒來如疾風,走的也乾脆,古家人甚至都還冇回過神來,兩人的背影便已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了。

彼時!

蘇杭市郊外,西湖旁,一間裝修頗為古樸的小酒肆之中。

風清儒和顧江兩人相對而坐,旁邊的桌子上,溫著一壺酒,麵前四蝶小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