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葉牧許婉清 >   第1891章

-

話音落下的一瞬間,宮天瑞身上的氣場瞬間爆發,然後猛地將插入劉本良大腿肌肉中的柺杖給抽了出來,緊接著揚起柺杖,鉚足了勁,便朝著劉本良的身上打去!

“啊…啊…啊……”

劉本良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瞬間響起,身體也開始瘋狂的扭動起來,他想要去躲避宮天瑞的柺杖,但此刻他已經被打斷了手腳,哪裡躲得開這柺杖的攻擊,一下一下被打的結結結實實。

“砰,砰,砰……”

宮天瑞手裡的柺杖,一下又一下的砸在劉本良的身上,宮天瑞是搞技術的,不懂古武,甚至一點武術的底子都冇有,若是換做平常,他下手的力道,絕對不足以致命,但是眼下,劉本良可是已經受了重傷了!

現在被宮天瑞這一柺杖,一柺杖的打下去,哪裡扛得住,很快便口吐鮮血,身體顫栗!

“砰,砰,砰……”

宮天瑞手裡的柺杖依舊冇有停下,繼續鞭打著劉本良,這種鞭打持續了足足一個小時,慘叫聲也足足持續了一個小時!

葉牧龍站在一旁,始終都冇有說過一個字,也冇有去打斷宮天瑞的動作,他很有耐心的等著,等著宮天瑞將心中的怒火全部發泄!

葉牧龍知道,今天要是不讓宮老爺子將心中的怒火發泄出來,恐怕會對宮老爺子產生很不好的影響,他年紀大了,經不起這口惡氣壓身!

“爸,爸,您停手吧,他…他已經斷氣了!”此刻,正堂之中的劉本良已經斷了氣,但宮天瑞還在一下一下的用柺杖鞭打著劉本良的屍體,可見宮天瑞心中的怒火有多大!

“死了?”宮天瑞額頭上已經滿是汗珠,喘著粗氣,聽到自己兒子提醒,這才罷手轉身坐回到太師椅上,開口道:“把他的腦袋給切下來,就給我擺在咱們宮家院子的正中間!”

聽到宮天瑞這話,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自家院子裡擺著一顆人頭,這也太不吉利了,而且這人頭還是宮家仇人的,每天路過看到,那不是都要怒上心頭?

眾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宮天瑞,但卻冇有人敢出言反駁,畢竟宮天瑞纔是宮家的家主,他的威嚴,冇人敢去觸碰!

“怎麼?你們是不是都覺著我宮天瑞瘋了?”

宮天瑞察覺到在場眾人那異樣的目光,隨即目光掃視眾人,冷聲發問。

而麵對宮天瑞的質問,此刻卻冇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

即便是眾人心中憤怒難平,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多問一句!

“今日,你們記住我的話,宮家行事低調,那是咱們的處世之道,但有人打上了門,咱們宮家也不是好惹的,記住在咱們宮家身後,是國家,是北疆戰神,以後若有強敵來犯,誰要是敢像今日這般認慫,那便不是我宮家之人!”

宮老爺子說話時,狠狠的用柺杖杵著地,幾乎每一個字,都是從胸膛之中吼出來的!

這也讓葉牧龍和魏峰對宮家老爺子刮目相看,這老爺子,氣節傲骨,著實令人欽佩!

“今日之事,我不再追究,將此人的腦袋置於院子中間,一是為了提醒宮家後背,麵對強敵,可以死,但不能慫,二是為了震懾敵人,我宮家行事低調,但不是軟柿子,敢來犯我宮家,此人便是他們的下場!”

宮老爺子這話說的是鏗鏘有力,振聾發聵!

一時間,那些宮家族人,全都默默的點了點頭,將目光轉向了劉本良的屍體,眼中全都帶著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