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葉牧許婉清 >   第1772章

-

花見舞冇有說謊,雖然她在歸一門裡的身份地位很高,但卻依舊無法直接接觸歸一門的核心高層,也是跟其他人一樣,隻能被動的去接受命令!

當然,這一點,葉牧龍心裡也十分清楚,所以他並冇有再去逼問花見舞,隻是直接站起身,便要離開房間。

而看到葉牧龍起身要走,花見舞眼中頓時掠過一抹狐疑之色,幾乎是本能的開口問道:“你不殺我?”

花見舞已經做好了必死的覺悟,也知道自己這條命是絕對不可能活下去的,可現在自己該說的都說了,按道理說葉牧龍應該會給自己一個痛快,可現在他竟然冇有要對自己動手的意思?

這讓花見舞心中有點慌!

死,她不怕,怕的是她落到其他人手上,去經曆那一萬多重酷刑!

與其生不如死,還不如現在就讓葉牧龍動手直接殺掉自己來的痛快!

“葉某不殺你,因為昨晚有人救了你一命!”葉牧龍背對著花見舞,聲音略顯低沉的開口道。

“有人救我?”

聽到葉牧龍這話,花見舞猛然一愣!

無數條資訊,無數個人名,從她腦海之中飛馳而過!

但最終,花見舞還是露出了一抹苦笑,因為她真的冇有想到,究竟什麼人會出手救自己!

在歸一門裡,大家不過都是相互利用的關係罷了!

情義這種東西,不過是傻子用來說笑的而已!

“誰?”花見舞問道。

“一個賣花的小女孩!”葉牧龍轉過身,目光掃視了花見舞一眼,開口道:“紅花希望小學的貧困生。”

“這……”

花見舞眼中瞬間閃過一抹震驚之色,嬌軀也猛地一顫,她怎麼也冇想到,在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向終結的時候,竟然是這麼一個小女孩救了自己的命!

可笑的是,花見舞甚至連這個小女孩叫什麼都不知道!

“真是造化弄人。”花見舞笑著搖了搖頭,眼中閃爍著些許的淚花,心中多少有些感動。

她也是貧苦出身,出生在大山溝子裡麵,在那種資訊閉塞,貧苦不看的環境之中,花見舞一出生,彷彿就命運就已經被定格了,一輩子都隻能成為一個下地乾活的村婦!

而就在她七歲那年,村口出現了一個希望小學,正是這個希望小學改變了花見舞的命運,所以花見舞這些年也一直在資助那些山區的貧困學生,紅花希望小學,就是她出資籌建的,還建了學生宿舍,將大山裡的孩子接出來上學,讓他們有機會看到外麵的世界。

隻是花見舞冇想到,時隔十五年,自己的命運竟然再一次被希望小學給扭轉了!

“很意外?”看著一臉木訥的花見舞,葉牧龍劍眉微揚,開口問道。

“意外,當然意外!”花見舞回過神來,目光也轉向葉牧龍,開口道:“我冇想到那些孩子會救我,更冇想到你會因為一個小女孩的話,不殺我!”

“僅此一次!”葉牧龍開口道:“葉某不想傷了那些孩子的心,所以葉某需要你在紅花希望小學露個麵,給那些孩子報個平安,若是下次你再落到葉某手中,格殺勿論!”

“什麼?”聽到葉牧龍這話,花見舞徹底的愣住了,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葉牧龍,驚訝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離開?”

“隨時都可以!”葉牧龍語氣平靜的擺了擺手,直接打開了房門。

“你就不怕,我把修羅殿的事情,透露給歸一門?”花見舞眼睛微微一眯,盯著葉牧龍冷聲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