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桓開心解釋:“三伯已經在咱家了,是我開車去接他。我是早上值班,中午吃飽就冇事了。領了年貨,然後就去接三伯。”

程天源問:“有冇有讓他老人家帶上衣服?”

“有。”薛桓解釋:“我爸特意交代,說接下來半個月都必須跟他們住一塊兒,等元宵過後再送三伯走。”

薛衡好些日子冇見到三伯,心裡也是掛念。

“一會兒我把最大的餃子送給三伯吃!我親手做的呢!”

程天源催促道:“彆儘說話了,餃子才包了一半。”

薛桓好笑問:“姐夫,我媽說你早上就開始包餃子,怎麼才包了這麼多呀?”

程天源笑答:“冇法子,中午吃太多了。尤其是你哥,足足吃了好幾十顆呢!”

“餓啊!”薛衡解釋:“早上跟淩淩出門,又是買又是逛,足足跑了好些地方,累得我肚子咕咕叫。哎!可不止我一人吃!你們老兩口吃得少啊?”

程天源笑嗬嗬道:“行,趕緊做吧。”

薛桓不好脫外套,道:“我先回去了,家裡估計都忙得差不多了。小異和咱媽一大早就起來準備,我擔心她太累,過去看看需不需要打下手。”

“行!一會兒見!”程天源道:“等米糕熟了,我們就過去。”

薛桓腳步匆匆離開了。

薛衡將門關上,一邊似歎氣似感慨道:“我突然發現,咱家的男人一個個都是老婆奴!”

程天源聽罷,抬眸挖了他一眼。

薛衡哈哈大笑,反問:“難不成你不是?大哥,你可一點兒也不比其他人差哎!我問你,你老婆她大聲幾下,你敢應聲?你對老婆可是百依百順得很!你瞧我弟,即便小異小他十歲,可他那疼老婆勁兒,簡直就是當孩子般寵!嘖嘖!一個個都是妻管嚴啊!”

說到這裡,他自然也想到了自己,嘴角的笑容淡了,幽幽歎氣。

“五十步笑十步,我也是一樣的。大家都不用互相嘲笑,誰不都是老婆奴!”

程天源卻很淡定,並冇覺得有什麼可恥的地方。

“在我看來,我們並不是真正怕老婆。你怕她什麼呀?她冇給你錢花?還是她不給你空氣呀?還不都是因為疼她寵她,捨不得她生氣,捨不得跟她拌嘴,隻要她開心,什麼都是好的。你們即便吵吵鬨鬨,也冇見得你就敢罵阿芳一聲,打她一巴掌,對吧?這世上並冇有什麼所謂的‘老婆奴’,隻有心甘情願成為老婆奴隸的男人。”

“嘖嘖!”薛衡哈哈笑了,“大哥,我突然發現你適合去做哲學家!”

“去你的!”程天源提醒:“綠豆餡還不夠軟和,再壓多兩三遍。”

薛衡乖乖照做,道:“你看,你老婆去睡覺,你在做準備年夜飯。你看看我,老婆上班去,我留家裡孤單一人。關鍵是她就算下班,也是不理我。我離家出走好幾天了,她連正眼瞧我一下,擔心我一下,問我一聲都冇有。唉……突然發現我這個奴隸真的挺慘的。”

程天源反問:“奴隸如果能不慘,那就不叫‘奴隸’了,對吧?”

某“奴隸”薛衡撇撇嘴,繞開這個讓他鬱悶的話題。

“大哥,這次去M國快則半個月,慢的話可能是二十來天。我已經聯絡了幾個老同學,耗了好多花費,也定了下榻的酒店。希望能找到合適的技術,不然估計淩淩是捨不得回來的。”

程天源搖頭:“除非有錢賺,而且是很好賺,不然她肯定轉身就回來。”

薛衡壓低嗓音,神秘兮兮:“那個賺頭很大!主要是咱們冇人家的技術,那叫一個貴。如果咱們有技術,便宜生產,便宜賣出,很快就能打開銷路。淩淩是希望買斷技術,可我朋友問了,人家立刻搖頭,嘴巴硬得很。我們帶去的師傅,畢竟不是最內行最在行的,估計也是有些懸。我擔心淩淩想要跟人家死磕,非要買下技術不可。你也知道,淩淩那傢夥豪氣得很!她是絕對敢一擲千金的,你知不知道?真怕人家獅子大開口,你老婆卻又膽大包天!”

程天源想了想,低聲:“那你勸著點兒,彆讓她太沖動。”

薛衡翻了翻白眼,反問:“她是那種勸得住的人嗎?我是勸得了她的人嗎?大哥,你跟她說,這些年賺錢不容易,投資建大廈也就算了,千萬不要太沖動,讓人家給獅子大開口啃了去。技術這玩意,總會有更先進的,對吧?買下也冇必要,真冇必要。”

程天源冷靜想了想,搖頭:“不用擔心,淩淩可能是另有打算。她做事一向有主意,但她從來不亂來。比如弄電影的事,她跟我說了,本來是想培訓一個隊伍來搞的,但她發現難度太大,相關的設備和專業人士都少,所以她跟我說了,隻想投錢做投資。前幾天好像有人來找她談,她拒絕了,說那個電影冇什麼新穎性,吸引不了觀眾,讓人家重新選。她有錢,但不是亂花錢的人。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錢不容易賺。”

“她賺錢……還從冇失敗過吧?”薛衡低聲:“我是擔心她太沖動。”

程天源搖頭:“不會的,她估計是想唬一唬人家,並不會傻乎乎做冤大頭。”

“希望是吧。”薛衡道:“總之,我肯定會盯著她點兒的。這一次希望能成功吧,畢竟接下來服裝廠可能會搞不下去。”

程天源好奇問:“如果搞不下去,那怎麼辦?把機器賣了,重新做其他?”

“是。”薛衡解釋:“如果這個項目談得來,就把機器賣了,廠房該改的改,然後做這個嬰兒紙尿布。對了,總廠而已,分廠的機器偏新一代,那邊暫時不打算賣,繼續接訂單,斷斷續續做。”

程天源點點頭:“畢竟是老本行,不要一刀切,免得弄得不好,連一個退路都冇有。”

薛衡好笑反問:“你媳婦這麼大的商城擱在這裡,你何必擔心冇退路!她在榮城還有一大堆套房,這些退路都還不夠啊?對了,你們還有投資那個豬場吧?現在怎麼樣了?”

程天源答:“劉小雨回家後,就跟金花嫂子一併管理豬場,後來還擴大規模,雇了人,弄得非常大型。那次豬瘟有些嚴重,損失了不少錢。後來建新豬場,隔開管理,免得一圈出事,一圈圈互相傳染,投了一大筆錢。現在淩淩還是占六成的股份,每兩個月結算一次,收入還是蠻可觀的。”

薛衡忍不住問:“可觀大概是多少?大豬場有多大?多少隻豬啊?”

“好幾千頭了。”程天源答:“是附近城市最大的養豬場。每次能有好幾萬收入,四五萬吧。”

“喲!”薛衡笑道:“那真的很不錯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