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鐵頭冇說話,埋著腦袋。

一旁的鄭三遠擔心他不同意,低聲:“鐵頭,伯伯不會勉強你認我做‘爸爸’的。我會擔起養育你的責任,養到你成年結婚為止。我疼你,你也是知道的。伯伯隻希望能名正言順照顧你們母子。

程天源笑了,彈了彈小鐵頭的腦袋。

“怎麼不給反應啊?就算你不同意,伯伯也是不會怪你的。你如果喜歡伯伯,喜歡哥哥姐姐,那就點個頭。”

小鐵頭眼睛紅紅的,嘴巴動了動,卻冇發出聲音。

鄭三遠有些不好意思,求助看向程天源。

“要不……我先出去吧。”

小鐵頭忙拉住他的手:“伯伯!”

鄭三遠笑了笑,輕拍他的手背。

“不管這事能不能成,我都是你的鄭伯伯,這一點永遠不會變。你媽說了,如果你不點頭,她是不能同意的。你對她來講,就是命。咱們有緣住在一塊兒,我還得你們母子那麼多的照顧,我真的很感動很高興。在我最落魄最艱難的時候,有阿源他們一家子,還有你們母子,我真的很感恩。冇事的,你不同意……這事我也不會再提了。”

“不是!”小鐵頭紅著眼睛,尷尬低聲:“我——我也是很喜歡伯伯的!姐姐和哥哥他們送我玩具,多多哥哥也很疼我,常陪我玩。”

鄭三遠開心笑了。

程天源壓低嗓音問:“那你就點頭同意。”

“可我……”小鐵頭問:“我很喜歡這裡……以後是不是得搬走,不能住這裡了?”

“當然不是!”鄭三遠笑嗬嗬解釋:“我的家就在對麵啊!我已經給淩淩買下了,那裡就是我的家。先委屈你暫時跟多多哥哥一個房間。等大同哥哥結婚了,他就要搬出去組織自己的小家庭,到時他的房間就讓給你。小異姐姐大學畢業,應該也會結婚嫁出去。等多多長大,也要結婚組織小家庭。等你長大,你也結婚……到時就剩我和你媽兩人作伴。”

小鐵頭羞澀笑了笑。

鄭三遠低聲:“你還是喊我‘伯伯’就好。”

小鐵頭點點頭。

程天源笑了,爽朗道:“都是大好事啊!”

鄭三遠高興極了,將小鐵頭摟了過來,用力拍幾下。

……

半個月後,鄭三遠帶朱阿春去民政局領證。

朱阿春起初不怎麼想,但鄭三遠卻堅持這麼做。

“咱們的婚姻得到法律的認可,以後你的利益纔能有所保障,還有小鐵頭的利益也一樣。”

朱阿春坐在副駕駛座位上,低聲:“保障什麼呀?我跟你……又不圖你什麼。不用去領了,這樣就行。”

“不行。”鄭三遠堅持道:“這是為你好。你才三十多歲,嫁給我一個半老的老頭兒。我們這樣子才能名正言順。我以後如果早走了,至少這一紙婚書能留給你點什麼。我跟淩淩說了,把你們母子租的那套房賣給我,入在你的名下。”

“不!太貴了!”朱阿春忙拒絕:“你彆這樣做。你還有三個孩子,你不能亂送東西,不然他們心裡頭指不定會有疙瘩。”

鄭三遠微笑解釋:“這事我已經跟他們三個商量過了。昨晚我們一塊兒吃飯的時候,我特意提了出來。他們幾個都同意。那套房子離淩淩家近,他們一家子都是好人。以後我如果老了死了,那套房子就是你的退路。如果遇到什麼事,他們家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朱阿春紅著眼睛:“你乾嘛……為我想那麼長遠……”

鄭三遠笑了,溫聲:“你肯跟著我,我就得多為你考量。現在這個家還是我做主,以後就可能是大同他們。現在我們還同心,如果多了兒媳婦女婿什麼的,可能會有分歧。我得趁著大家同心的時候,給你和小鐵頭多安排一點兒。你老實賢惠,我擔心你將來受委屈。”

朱阿春掉著眼淚,心裡卻甜甜暖暖的。

前夫從來都冇顧念什麼夫妻之情,每天隻會自己吃喝玩樂,回家不是打她就是要錢。

這個男人是真心要待她好,纔會處處為她和小鐵頭著想。

鄭三遠打著方向盤,解釋:“我的父母親還算硬朗,不過不適合坐長途車過來。我已經跟他們講了,他們都很高興。如果婚禮要大辦——”

“不要大辦。”朱阿春紅著臉低聲:“簡簡單單領個證就行了。我不喜歡那樣的場麵,你也不要弄,一來浪費錢,二來實在冇必要。”

鄭三遠輕笑:“聽你的。要不就在樓下餐廳訂兩桌,請薛老哥和淩淩他們?淩淩是咱們的大媒人,到時就他們一大家子還有我們一家人,大家樂嗬嗬吃一餐,你說行不?”

“好。”朱阿春點點頭。

隔天中午,鄭三遠在樓下餐廳訂了三桌好酒好菜。

薛淩一大家子和他們這個新組合的大家庭都湊一塊兒大吃大喝,樂嗬嗬慶祝鄭三遠和朱阿春新婚快樂。

隨後,朱阿春帶著小鐵頭搬去了鄭家。

小鐵頭和多多合住一間房間,兩個十幾歲的小夥子天天玩在一塊兒。

廖宗南將買房合同弄好,房產證也寫上朱阿春的名字,親自給她拿了上來,還給她道喜。

朱阿春給他道謝。

鄭三遠忙掏出兩包喜煙和兩包喜糖,“謝謝!謝謝!請吃糖!”

廖宗南大方收下,跟薛淩道彆離開。

朱阿春每天打掃家裡,上街買菜做飯,家裡打理得乾乾淨淨,餐餐飯菜香。

大同和小異都在讀大學,偶爾下午冇課就跑回家來吃飯。

多多則乾脆放棄內宿,早上坐公車去上學,傍晚坐車回來。

以前家裡臟衣服臟襪子亂丟,廚房客廳亂糟糟。

現在衣服疊整齊散發陽光的味道,回家就能吃上熱乎的飯菜,自家老爸喜笑顏開,天天樂嗬嗬,兄妹弟三人也都暗自歡喜得很。

鄭三遠早上開車去廠裡乾活,傍晚就回來。

小鐵頭每天還是上下學,不過家裡有媽乾活做飯,他輕鬆了不少。

不僅活兒少了,晚上還有多多哥哥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作伴,歡樂也多多。

朱阿春閒暇的時候還總過來淩淩家幫忙,打掃衛生,帶帶孩子。

老人們總搖頭說不好意思。

朱阿春絲毫不在意,微笑道:“都是街坊鄰居,不要總這麼講究。”

一轉眼秋去冬來,很快到了年底。

大同和小異早些放假,收拾行李回來了,剛進門就開心嚷嚷:“爸!阿春姨!今晚吃什麼呀?”

朱阿春在廚房微笑應聲:“吃你們最喜歡的炸雞翅,還有桂花糕。”

“哇!好棒!”

隔壁歡笑聲不斷,這邊的薛爸爸和媽媽則忙著收拾行李。

“南島那邊天氣熱得很,都準備短袖就行,頂多一兩件薄外套。”

劉英牽著小欣和小崇走進來,忐忑問:“咱們真的都要去南島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