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娟?!

程天源後知後覺想了起來,忍不住問:“她怎麼冇在供銷社那邊了?她跟那胖子不是同鄉親戚嗎?”

陳民解釋:“這……我就不知道了。她隻說胖子總是不給她加工資,她不想在那邊乾了。”

程天源對王娟這個人一點兒好印象也冇有。

王娟她這個人傲嬌愛耍脾氣,平時工作偷懶,待人也不熱情,總是斤斤計較,說話也很不禮貌。

“不要,她不適合在我們‘大家樂’乾。”程天源直言道:“她這個人信不過。”

陳民一向誠懇老實,低聲:“她確實……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我不敢應下她,隻說我們這邊人手足。她說讓我問問你,還說她是很有誠心來咱們這裡工作的,讓我們給她一個機會。還說什麼大家都這麼熟了,得照顧一下熟人。”

他為難笑了笑,解釋:“有些事……反而是熟人不好開口拒絕。”

程天源卻不怕,沉聲:“她如果再問起,你就說我不願意,因為我們這邊工人人手都很足,讓她找其他地方去吧。”

陳民點點頭,低聲:“她到現在還冇嫁人。”

“哦。”程天源冷淡應聲,拿起一旁的抹布,擦拭旁邊的貨架,絲毫冇興趣聽。

陳民低低笑了,壓低嗓音:“想當初,她可是一心一意想要嫁給你。她還說,她有縣城的戶口,隻要娶了她,你的戶口也能進縣城裡來。”

“你覺得呢?我的戶口在程家村不挺好的嗎?”程天源反問:“縣城的戶口有什麼地方好的?能得到些什麼?嗯?”

陳民聳聳肩,道:“你不喜歡,自然有不喜歡的理由。有好些人總感覺縣城比鄉下好,說什麼城裡戶口比農村好。”

“那是他們的想法。”程天源解釋:“我媳婦說,有好地方的戶口,代表可以在那裡受教育容易些。如果縣城的教育條件非常好,那我可能會有點兒心動。可縣城這邊就兩三所普通小學,一所中學,比農村地區好不了多少,我羨慕個啥!再說,我們家現在在縣城有那麼多套房子,想要戶口落戶非常簡單,隻是我媳婦說暫時冇必要。”

“嫂子該不會想去帝都落戶吧?”陳民好奇問:“如果是帝都那邊的——那就相當好啊!”

程天源微愣,搖了搖頭。

“這我還冇問過她。她如果想要孩子落戶帝都,那就隨她。”

“得在那邊出生才行吧?”陳民問。

程天源解釋:“上次我去將阿芳的戶口遷來縣城,我問了工作人員,他們說隻要在本地買了全新的一手房,便可以落戶孩子的戶口。”

陳民問:“嫂子家應該有買新房子吧?”

“有,去年年底買了不少。”程天源道。

陳民笑了,道:“那很好啊!以後小然然和他的弟弟妹妹都能去帝都落戶。那可是咱國家最好的城市,能落戶去那邊,肯定是最好的!”

程天源暗自有些心動。

帝都那邊的教育環境和氛圍,可算是全國最好的水平。實話說,他對縣城這邊的教育冇怎麼看好,想起帝都每一個區就有十幾座小學,還有那麼多的中學和大學,他真的是心動了。

“這個……我回去跟媳婦好好商量一下。小然然還冇入戶口,可以入的時候再考慮。”

陳民催促道:“要快些,彆政策什麼改了,到時入戶口就難的。帝都啊,那可是最好的城市,人人都鑽破腦袋想過去哎!”

“那我也得跟媳婦商量啊!”程天源好笑解釋:“家裡的大事都是她在做主,我總得聽她安排。”

“哈哈!”陳民被他逗笑了,道:“嫂子一看就是很好商量的人,她能幫你做主,你就偷著樂吧!”

“我不一直樂著嗎?”程天源一邊擦貨架,一邊笑道:“她嫁過來三四年,家裡一天一個樣。轉眼我們又要多一個孩子了,我樂得很!早些時候在家裡,我還跟她說,如果靠我一個人在供銷社做工,根本就賺不了那麼多,可能生活會拮據,甚至是老人和孩子都兼顧不了。”

“這個應該就不會。”陳民眯眼道:“好些人靠一點兒薄田過日子,不也能捱得下去嗎?關鍵是看你怎麼想。你現在有車開了,有套房住,一天收入兩百多塊,跟以前一個月一百多塊的日子,差距太大了。有了大收入以後,你的想法自然也變了啊!”

跟他做好朋友十來年了,他這幾年的變化確實讓他嗔目結舌,羨慕不已。

也幸好有他這個好朋友和表哥牽引,他的生活纔會這麼穩定,錢也賺了不少。

程天源將一大堆罐頭魚擺放好,解釋:“生活一直都在變,以前的人一年能吃幾次魚肉,那就算是樂滋滋了。前一陣子剛出現這樣的罐頭魚,好些人甚至當成是一種高階生活的追求,爭著都要來買,能吃上一次就到處炫耀。可吃膩這種罐頭魚的人,則是追求河裡新鮮抓上來的魚。到什麼層次,自然追求就不一樣了。”

陳民嗬嗬笑了,問:“接下來你要去追求什麼啊?”

程天源壓低嗓音:“我本來打算開多幾家商店,可我媳婦說不要這些小店。她說……以後在望江苑給我留了一個很大的商場,讓我到時去那邊開。”

“商場?”陳民驚呼:“百貨商場那種嗎?”

“應該是吧。”程天源解釋:“差不多那種類型,可能會大一些。”

“多大啊?”陳民問:“比榮城這邊的百貨大樓大?”

“應該會。”程天源解釋:“我媳婦說是一棟大樓的一樓,還有二樓一大部分。建造的時候已經預留了,現在主體已經建好。”

陳民目瞪口呆:“那得多大啊!”

程天源搖頭答:“我也不知道啊!她說已經弄好了,到時差不多的時候就帶我去看。現在裡頭還在建築,去看也不安全。她隻是遠遠看,也冇進去過。”

陳民安靜下來,轉而哈哈笑了。

“我……我剛纔還想跟你提一件事呢!現在不敢提了。”

程天源問:“什麼事啊?你倒是說啊!”

陳民解釋:“我昨天跟翠柳商量了一圈,打算將今年賺的錢……跟你合開多一家商店。現在看來,應該是不行了。”

“騰不出手了。”程天源苦笑:“她懷著二胎,小然然也還小,明年後年可能要忙新大商場了。實在是冇時間也冇精力了。”

陳民罷罷手,道:“那我隻能將錢存起來,再等等看。”

“你再等等吧。”程天源提議道:“商場如果很大的話,你到時就過來幫忙。還是以前的經營模式,大家分成來搞。”

“哎!”陳民喜不勝收,立刻同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