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天一早,薛淩就出發去銀行,將尾數都存了進去。

她給薛爸爸打去電話,說已經將這一期的貨款彙給他。

薛爸爸笑問:“毛衣賣得好不?”

薛淩低聲:“貨前晚到,一個早上就都賣光了。”

“喲!這麼好賣!”薛爸爸微笑低讚:“難怪小鄭那邊訂單不斷,每天都忙得很。”

薛淩忍不住提醒:“老爸,這一行業確實很不錯!在我們國內目前是一個空缺點,你不如也投資一個吧!讓人家小鄭給你開開路啊!”

薛爸爸歎氣拒絕了,“我手頭上這個服裝廠已經夠忙,現在還有‘淩雲’分廠,還有第三分廠。兩個分廠都得雇人幫忙管理。你媽和我這大半個月都住在廠裡,連家都冇得回。你爸我年紀夠大了,就不能讓我歇口氣啊!”

“那我來吧。”薛淩道:“我已經瞭解過了,像這樣的機器國內很少,大多數都是半自動的。Y國就有全自動的,非常先進。”

“彆異想天開啊!”薛爸爸低聲:“人家Y國的機器不輕易賣這邊的。技術什麼的,都嚴格得很。小鄭也是多次想要去購入一些Y國機器,擴大規模,可買不到啊!他那些機器是他的一個朋友買回國的一批廢品,組裝改起來用的。”

“我有其他辦法啊!”薛淩嘿嘿笑了。

薛爸爸道:“啥辦法?你說說看!我一會兒幫你問小鄭去。我約了他一塊下棋。”

薛淩壓低嗓音:“去我國南方的XH城買。”

“什麼?!”薛爸爸嚇了一跳,似乎猜到了她的辦法,忍不住笑了:“可以嗎?”

薛淩答:“當然可以,不過得走水路離開,用大貨輪裝。”

“你咋知道的?”薛爸爸問。

薛淩訕訕,支吾:“我聽一個XH的朋友說的。”

上一輩子她在南方做生意多年,經常往XH城轉圈,什麼東西在什麼地方買,能買到什麼,走什麼樣的途徑最適合,她都是一清二楚的。

薛爸爸連忙道:“你彆走開,半個小時後打過來,我讓小鄭跟你聊一聊。他跟我說了,這些機器都是廢品組裝起來的,肯定用不了多久,他早就想買進一批機器辦多一個廠,可惜一直冇機會。”

薛淩嘿嘿笑了,道:“買機器冇問題,我可以去幫他跑成這一趟生意。不過我是有條件的。”

“你想跟他合作?”薛爸爸苦笑:“你在榮城離得大老遠的,我和你媽都忙,料理不來啊!”

薛淩答:“我要入股,帶著全自動的機器入股分成。”

薛爸爸遲疑片刻,低聲:“我跟他說說看。小鄭這個人是貧窮人家出身,為人很謙遜,說話也好聊得很。”

“那你去喊他過來。”薛淩道:“半個小時後我打過去跟他聊。對了,你把我家裡的電話號碼給他,也把他的號碼給我,這樣我們以後方便聯絡。”

“成!”薛爸爸滿口應下。

半個小時後,薛淩準時撥打去老爸的辦公室。

接聽的人是一個陌生的敦厚男聲——“小薛吧?我叫鄭三遠,你可以喊我老鄭。”

“鄭叔叔,你好!”薛淩笑嗬嗬攀關係:“你跟我爸是朋友,大我二十多歲,喊你一聲‘叔’纔對。”

鄭三遠笑了,溫聲:“剛纔你爸爸過去找我,我一聽你有好訊息,立刻就跟他過來了。”

薛淩道:“叔啊,我是一個急性子的,有什麼事都憋不住,本來可以等其他時間再跟你說的。”

“不不不!”鄭三遠笑道:“這件事我比你還要急上幾百萬倍。小薛,你若是能幫叔叔解決這個難題,叔肯定不會虧待你。”

薛淩喜歡這樣的爽快人,低聲:“叔,實不相瞞,你用的這些機器都是淘汰的產品,技術已經太落後了。Y國機器織毛衣已經風行一百來年,技術比咱們先進。以前國內冇這方麵的需求,也就冇這樣的技術和機器。咱們要想先占據市場,就得先得到先進的技術和機器。”

“對對對!”

薛淩繼續道:“先進的技術和機器咱們不行,那就隻能借鑒去買。去Y國買會非常麻煩,現在做外貿生意的市場還不夠成熟,看我老爸的‘淩雲’分廠就知道了。如果是去買人家的機器,那就更不可能。”

“確實如此!”鄭三遠苦笑解釋:“我試過好多途徑,連Y國都去過了,就是買不回來,人家這是技術,不動輒賣的。”

薛淩低低笑了,解釋:“可XH城那邊有得賣,而且數量不少。”

鄭三遠驚訝問:“小薛,那你能過去買嗎?不得去做簽證什麼的嗎?聽說很麻煩。”

“我有辦法去做。”薛淩很有信心道:“我對南方很熟悉,也認識相關渠道的朋友,可以找她帶我去買,隨後用貨輪運去帝都海港。”

“真的?!”鄭三遠驚喜不敢置信。

薛淩笑了,解釋:“叔,我老爸他不是愛吹牛的人,我也不是。我能跟你這麼說,是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想著跟你合作。”

“這個容易容易!”鄭三遠痛快道:“有錢大家賺。我現在一共有二十五台,一天隻休息四個小時,工人三班製,可貨單總是趕不完。這不才二月份嗎?我的訂單都已經排到年底了。”

薛淩問:“你那個廠子夠大嗎?加多三十台夠地方放嗎?”

“不夠的。”鄭三遠歎氣解釋:“倉庫啊,囤貨區啊,加上人工食堂和住宿,這邊已經夠窄了。如果能買到機器,我就趕緊去租廠地去。”

薛淩想了想,問:“你的廠子附近冇地了嗎?我記得開發區那邊好像還有一些空地的……”

“被你爸爸買了。”鄭三遠答。

薛淩:“……”

自家老爸原來還將那些廠地都給買了——厲害啊!

她轉念一想,笑道:“那就在那空地上建吧!我跟我爸爸說一聲,那地他暫時冇要用的準備,讓他先借我用上。”

鄭三遠不好意思笑了,低聲:“這……還得跟薛大哥商量一下。小薛你放心,隻要你能搞到機器,咱們兩家就肯定能合作愉快。”

薛淩應好:“那就這樣先說定了。回頭我們接著聯絡啊!”

這時,薛爸爸來聽電話,薛淩告訴他,說發多三萬件春裝來省城,留給阿虎在這邊慢慢賣,她要先回家一趟,然後南下去XH城。

薛爸爸忍不住有些擔心,問:“不還得辦證嗎?出門在外要注意安全啊!南方人做生意精明得很,你要小心啊!”

“爸,您放心吧!”薛淩笑道:“我會跟你保持聯絡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