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淩看著沙發上的毛衣線,眼睛動了動,撥了電話給薛爸爸。

薛爸爸還冇下班,解釋說今晚工廠又得加班,今晚夫妻兩人都得待這邊睡。

“小然然好不?我們可想他了。”

薛淩笑答:“好著呢!最近又大了三斤。”

薛爸爸嗬嗬笑了,問:“貨收到了吧?這一批春裝是最好看的款,號碼齊全,一共三萬多件,你先試著賣賣看吧。”

薛淩忍不住問:“爸,帝都那邊的毛衣廠多嗎?”

“毛衣廠?”薛爸爸答:“不多,也就零星幾家。在這邊的經濟區有一家,生意貌似不錯,一年四季訂單不斷,今年整個經濟區就他們家最先開工。”

薛淩嘀咕:“連帝都那邊的毛衣廠都不多,那全國範圍的毛衣廠肯定不多。”

“那是!”薛爸爸解釋:“毛衣基本都是自家織的,機器也不先進,還得半人口弄。”

薛淩恍然想起這一點來。

“哦……國內肯定冇這方麵的機器。據我所知,全世界最好的毛衣紡織機器應該在Y國。現在都快八十年代末了,早已經有全自動的機器。”

薛爸爸對這一行並不懂,問:“你這麼好奇做什麼?”

薛淩低聲:“老爸,帝都那邊一年有五個月得穿毛衣,一人得有薄厚好幾件毛衣。我們榮城這邊暖和些,可一人還是得好幾件。這可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啊!”

“那是。”薛爸爸道:“現在都春季了,很多人都穿薄毛衣。”

薛淩忍不住心生一計,問:“老爸,要不你去那毛衣廠一趟,這幾天給我來一批貨,讓我看看賣得怎麼樣,成不?”

“冇問題。”薛爸爸道:“我過去看一看,上次經濟區開會的時候,那廠長還給我塞了一張名片,讓我有空多過去喝茶,聯絡鄰裡關係。”

薛淩催促道:“那你趕緊的。我這邊也開春了,如果有薄毛衣賣,估計應該能賣得好。如果毛衣有市場,我要引進先進機器來辦廠……”

“你先打住。”薛爸爸嗔怪笑罵:“你就一個人,還想賺多少行業的錢啊?!能賣得好再說,你著什麼急啊!”

薛淩嘻嘻笑了,叮囑他趕緊去幫忙看看,隨後才掛了電話。

那天傍晚,阿虎牽著自家老孃去薛淩家吃飯。

阿虎媽笑嗬嗬道:“好久冇跟你們大夥兒一塊吃了!我一聽就高興!”

眾人簇擁老人家入席,各自找地方坐下。

阿虎媽看著小然然,騰地站起來,喊道:“小寶貝!哇!劉英妹子,你這大孫子怎麼就那麼可愛啊!我看著他,就已經飽了。”

眾人都哈哈大笑。

程天芳給她老人家盛飯,笑道:“您多吃一點兒,纔是真正的飽。看我家小然然,頂多隻是眼睛飽。”

阿虎媽“喲!”了一聲,驚呼:“這——這是阿芳小姑娘嗎?天啊!我差點兒認不出來了!以前瘦巴巴,又黑又高,現在又白又好看!這身段也好看極了!”

程天芳羞紅了臉,低聲:“謝謝大娘,您吃。”

阿虎媽笑嗬嗬道:“難怪人家說女大十八變,一天變一個樣。如果在大街上遇到,指不定我就認不出來了。瞧這芳妹子,又高又白,模樣俏得很啊!”

阿虎大口大口吃著鹵肉,咕噥:“老孃,您趕緊吃吧!您再不吃,嬸子做的好吃鹵肉就被我吃光了!”

“你就知道吃!”阿虎媽連忙拿起筷子,道:“大夥兒一塊吃,我們母子今晚就不客氣了。”

劉英跟阿虎媽一向處得來,兩人坐一塊,一邊吃一邊聊。

“大姐姐啊,您現在就一個人在家,肯定悶得很吧?有空就多過來竄門,我每天都在家啊!”

阿虎媽苦笑:“我也想啊!可我不怎麼會按那個電梯,經常都是走樓梯。那邊下,還容易些,如果再爬那麼這邊幾樓,那我這把老骨頭非散架了不可。”

眾人聽罷都笑了。

阿虎笑道:“嬸子,我老孃她坐不住的。這一陣子空閒在家,她乾脆拿了一些花來繡。我回家看見了,都生氣了。那玩意太傷眼睛了,她是老花眼,怎麼還能折騰繡花!那不更花嗎?”

程天源有些心疼老人家,道:“大娘她勤快,你又不在家,她老人家每天在家裡也孤單得很,如果再不找一些事情做,她反而難受。”

阿虎媽一時紅了眼睛,哽咽:“阿源說得對,對極了!我對著四麵牆,心裡特難受。我老懷念在‘大家樂’幫忙那一陣子,大家說說笑笑,一起吃飯,胃口都倍兒好!”

程天源眸光微動,問:“大娘,要不您還是回‘大家樂’幫忙吧?那邊二樓還有幾個空房間,你找一間住下。你能在那邊煮飯幫忙賣東西,還有阿民和阿蘭陪著你,纔不會孤單。接下來阿虎又要去省城,以後回家的時間肯定不多。您在那邊住著,阿虎反而放心些。”

“對對對!”阿虎道:“我正想跟阿源商量來著。那邊地方寬,人也多,您在那邊有阿民他們照看,我才能放心出遠門。”

“那太好了!”阿虎媽擦了擦淚水,低聲:“我也老想去呢!就是怕那邊已經請了人,不好意思把人家年輕能乾的趕走。”

薛淩道:“不怕,阿源下個月要開一家新店,到時將元愛華調過去那邊就成。”

“對。”程天源解釋:“她家搬去新市區那邊住了,每天來回騎自行車要一個小時。如果去新店幫忙,估計走路就能到。我將她叫去那邊幫忙,她應該也樂意些。”

阿虎大口扒飯,粗聲:“那好!就這麼辦了!”

阿虎媽樂嗬嗬道:“那我今晚就收拾東西,明天就過去。”

阿虎迅速道:“明天等您安頓好了,我再放心出門。”

眾人也都覺得這樣的安排極好。

阿虎問:“阿源,地方選好了嗎?”

“好了,前兩天租下來了,租期定了五年。”程天源解釋:“這兩天我都在那邊打掃,阿芳放學就去幫忙。明天應該就能弄好。等貨架來了,很快就能上貨開店了。”

阿虎笑道:“太好了!隻可惜這兒冇啤酒,不然我都得跟你敬一杯!”

“吃什麼酒!”阿虎媽教訓:“有鹵肉都堵不上你的嘴!”

阿虎連忙夾了一大塊肉給她,哄道:“不喝不喝了。我這不跟阿源說說笑嘛!”

眾人都嗬嗬笑了。

吃過飯,阿虎媽抱著小然然逗玩。

薛淩則和阿虎拿著貨單登記,低聲:“我出本錢,你出力,如果賺了,那就我八你二,如果虧了,就我來承擔。”

“那可不行!”阿虎搖頭:“嫂子,我知道你體恤我現在冇錢,可我力氣大把啊!咱友情歸友情,生意可不能這樣做!萬一以後你還要跟其他人合作,人家拿這個當範例,你可怎麼辦?”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