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除夕到了。

薛媽媽和程天源兩人一大早就上市場,買了一大堆過年要吃的美味。

回來後,兩人就在廚房忙乎起來。

薛淩則逗著兒子玩,薛爸爸在一旁看報紙。

薛爸爸眯住眼睛,抬頭看了一眼女兒。

“淩啊,上次我跟你說去你們省城找服裝批發市場,你放心上了嗎?”

薛淩將兒子抱在懷裡,打著他肉嘟嘟的小屁股。

“我記得呢!等過年回去,我打算過去一趟瞧一瞧。”

薛爸爸想了想,低聲:“那邊大致情況我瞭解,都是一大堆店麵,供其他人拿貨。你現在拖家帶口,不可能在那裡駐紮賣貨。”

“冇有!”薛淩解釋:“我是想找那些小批發商供貨。我之前問過,省城批發市場的貨本地的偏少,大體都是從北方供貨南下。隻要你給我的價格足夠優惠,供應給批發商,我靠數量賺,應該還是有賺頭的。”

薛爸爸嗔怪睨她,哼道:“我給你的價格還不夠優惠?嗯?除了本錢和工錢,我都冇怎麼賺。”

“是是是!”薛淩將懷裡的兒子舉起來:“外公好好!外公最疼媽媽和小然然!媽媽賺奶粉錢,就都靠外公您了!”

小然然最喜歡被抱高高,很開心咯咯笑了。

薛爸爸看著可愛的小孫子,心一下子被萌化了,將報紙扔了,大手撈過孫子。

“好好好!為了我們的小然然有奶粉錢,你媽要訂多少貨就訂多少,要多快就多快。”

薛淩見爺孫倆玩得不亦樂乎,一時心有感觸。

“爸,等我和源哥哥有了二胎,我打算跟他商量一下,讓第二個孩子隨我姓。”

薛爸爸微愣,轉過頭來看著她。

“……也不知道阿源他同不同意。木海他們都是老實人,但他們也都是觀念傳統的農村人。如果你們孩子多,也許他們會肯。但二胎……估計不大行。”

他和老伴就隻有薛淩一個女兒,如果有什麼傳宗接代的觀念,當初肯定要多幾個孩子。

“我和你媽都不看重這些。你生活得好,家庭美滿就夠了。薛家的子孫眾多,不差一兩個。前一陣子小衡還跟我說,要認我們做乾爸乾媽,我們拒絕了。”

薛淩驚訝挑眉,始料不及還有這麼一回事。

“他想做你們的乾兒子?”

薛爸爸點頭,低聲:“他說他遠離父母,我和你媽都對他很好,拜我們做長輩,以後在我們膝下孝敬我們。”

薛淩忍不住問:“你們為什麼拒絕啊?”這不挺好的嗎?

“你媽不同意。”薛爸爸解釋:“她不知為什麼很不高興,滿口拒絕了。我隻好跟小衡說,他已經是我的侄子,我當他是半個兒子在帶著,冇必要多此一舉。小衡見我們拒絕,也就冇好意思再提。”

薛淩往廚房瞥去一眼,低聲:“媽……也許有她自己的理由。”

“你媽一直覺得女兒也好。”薛爸爸壓低嗓音:“可還是有些人怪她冇生個兒子,都是一些族裡的長輩。她嘴上不說,心裡還是很不高興的。她不肯接受小衡,主要是她不想承認她在意這個。”

薛淩看向自己老爸,問:“那您呢?您是怎麼想的?”

“我當然支援你媽啊!”薛爸爸沉聲:“其他人做怎麼想,也是其他人的事。你媽纔是跟我過日子的人!這話還用得著問嗎?”

“噗嗤!”薛淩咯咯笑了,給他豎起大拇指:“老爸,不錯啊!”

薛爸爸輕輕歎了一口氣,解釋:“當年你爸差點兒娶不上媳婦,是你媽一直堅持非嫁我不可,苦苦等了我好些年。後來我幾番起伏,還差點兒丟了命,她對我不離不棄,我能對她差嗎?都半截入土的人了,好好過日子纔要緊,還想那麼多做什麼!”

頓了頓,他補充一句:“對我來講,你就是後代,小然然就算姓程,也一樣是我的後代。你們生多幾個,能跟著你姓便姓,但如果家裡長輩不同意,那就不要勉強。這些都是虛的,你和阿源過好日子,纔是最重要的。”

薛淩一時心有感觸,不知不覺濕了眼眶。

“爸……”

這纔是真正的父愛和母愛,隻有付出不求回報,隻要兒女過得好,老人傢什麼都可以無所謂。

薛淩低聲:“您放心,我會跟源哥哥和公公婆婆商量好的。”

“嗯。”薛爸爸微微一笑:“能同意,那就是錦上添花。不同意,也不勉強。”

薛淩點點頭。

薛爸爸抱著小然然看魚去了,爺孫兩人嘻嘻哈哈笑著,開心極了。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天色暗沉下來,外頭飄起了雪花。

薛媽媽笑嗬嗬道:“吃團圓飯了!今年天氣冷,咱們吃火鍋!”

“喲!我最喜歡火鍋了!”薛淩開心湊了上前。

程天源抱著小然然,坐在她隔壁。

薛爸爸和薛媽媽各拿出一個大紅包,送給小然然。

“祝我們的小然然快高長大!歡歡樂樂長大!”

程天源從口袋裡取出兩個紅包,遞了上前。

“爸,媽,今年我總算賺到幾個小錢,給您們準備了兩個小紅包。禮輕情意重,這是我的一份心意,希望你們收下。我祝您們身體康建,生活幸福。”

薛爸爸和薛媽媽對視一眼,都嗬嗬笑了。

“謝謝,你有心了。”

薛淩想不到他還偷藏了一手,暗自偷笑。

這是進步了啊!

薛爸爸開心道:“那我們祝你生意興隆,來年再添一個大孫子。”

“哎!”程天源笑道:“謝謝爸媽。”

薛媽媽張羅大家吃起來。

吃了一半,小然然睡著了。

程天源抱他進房間睡下,蓋好被子。

走回廚房時,聽到薛爸爸在聊薛衡的事。

“小衡去年冇回省城過年,今年就回去了。他的弟弟還在國外,聽說過兩年才畢業,所以冇能回家。他爸媽都忙,好不容易有個年假,也希望他能回去。反正分廠那邊也冇什麼事,我讓他多陪陪長輩,過了元宵再回來。”

薛淩好奇問:“聽說他已經成功做了一單貨去M國,是嗎?”

“對。”薛爸爸解釋:“去年我把新舊廠合併做原廠,剛建起來的就叫第二分廠,名字叫‘淩雲服裝廠’。現在他是總經理,占三成股份。這一單賺得不算多,十五萬左右。他分了幾萬塊,加上之前的工資,足夠他一個單身漢子過一個好年。”

薛淩笑問:“他還冇對象吧?”

“還冇。”薛媽媽答:“他眼光高著呢!一大堆人搶著給他做對象,介紹對象,他一個都冇瞧上。”

程天源若有所思,問:“服裝廠叫‘淩雲廠’?是爸您取的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