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淩載著他們回了“大家樂”,讓程天源帶他們去買一張床和一套小沙發。

“我這商店裡有好多日用品和用具,你們不如一個人在這裡買,一個人跟我愛人坐車出去買傢俱。”

“好嘞!”山越笑道:“我和阿源去買點兒傢俱。”

陳水玉微笑:“那我就留下買日用品吧。”

既然要留下來養身體,那就趁這個機會好好養,不能再三心二意了。幸好薛淩他們提供房子,可以長期租用下來。

現在他們不愁經濟,但能省則省,住旅館賓館還是比較貴的。

自家用的日用品和用具,用著也衛生,用也放心。

薛淩找來阿虎,讓他拿著鑰匙去她樓下的中套房打掃衛生。

“我小姑子也在家,你讓她過去幫一幫你。天色快黑了,希望能來得及。”

阿虎往胸口一拍,道:“我做事快,嫂子你放心。如果加上你小姑子,那指不定更快。”

薛淩很放心,陪著陳水玉買了日用品後,便騎自行車載她一塊回了家。

婆婆劉英正在煮飯,聽話今晚有客人,歡喜道:“那我做多一道拿手的鹵牛肉!請坐,請坐!”

陳水玉忍不住問:“你家小寶寶呢?睡著了?”

劉英答:“他睡著了,在房間裡。他小姑下去幫忙打掃,我就先煮飯,一邊等他醒來。”

陳水玉笑道:“那我一會兒再上來看他。”

薛淩將紅棗拿了出來,道:“媽,你先把這個洗了熬湯,加一大塊薑水。陳姐她得喝一點兒薑水,醫生說她可能感冒了。”

劉英聽說病了,連連點頭。

“我立刻去熬,半個小時就能喝上。”

陳水玉很是不好意思,點頭道謝。

“我一會兒得來補點兒電費和水費。”

“說哪裡話!”劉英憨厚笑了,“不就熬點兒湯水嗎?哪裡需要這樣客氣。你們是淩淩的朋友,朋友就不要計較太多。”

薛淩帶著陳水玉下樓,見阿虎和程天芳都忙著打掃。

程天芳自從被迫“服侍”林聰母子好幾個月後,做家事非常利索快捷,笑嗬嗬打了招呼。

“嫂子,廚房和廁所我都打掃好了。房子新,隻要擦去灰塵就可以,很快就能好。”

“辛苦了啊!”薛淩拿起抹布幫忙。

阿虎正在拖地,笑道:“也就隻有一層灰塵,其他都乾淨得很。嫂子你坐下

望江苑近江邊,空氣流通很好,屋裡冇什麼裝修雜味兒,明亮又寬敞。

陳水玉很是滿意,道:“這麼好的房子在南島那邊根本找不到!小薛啊,你真幸福啊!樓上那套房又大又寬,樓下還有房子能出租,羨慕死人啊!”

這時,電梯門開了。

程天源和山越走了出來,後頭跟著兩個工人,搬了一套簡易的木床和沙發。

客廳有了沙發,房間有了木床和床頭櫃,加上一些用具和杯子,房子很快有了人氣。

程天源道:“我去給你們添置多一些,晚上先安頓下來。”

山越很不好意思,拉住他的胳膊道:“我一塊去。”

程天源點點頭,道:“你們的行李也還在商店那邊,一起去提過來。”

薛淩喊:“你們趕緊去,弄完回來都可以吃飯了。”

“近得很,很快的。”程天源匆匆跟山越離開了。

薛淩和阿虎幫忙擦客廳的沙發,陳水玉則和程天芳擦房間的木床。

人手足,很快就拾掇好了。

程天源他們去得也快,擰了兩個大行李箱和兩個大蛇皮袋子。

“這是被褥,這是大棉被。怕你們受不住這邊的寒冷,特意都買了加厚的。晚上窗戶都關了,屋裡還是挺暖和的。”

“謝謝啊!”山越幫忙擰進來。

薛淩又道:“我們就住樓上,你們需要什麼就去找我們拿,彆客氣。”

陳水玉連忙又問:“對了,租金還冇說呢?阿越,趕緊給薛淩租金。”

“過兩天再說。”薛淩笑道:“大夥兒都肚子餓了,趕緊吃晚飯去。你們夫妻都住在這裡,我還怕你們跑了啊!”

眾人都哈哈笑了。

一會兒後,他們將門鎖了,上樓梯去吃晚飯。

小然然已經醒了,被奶奶裹在棉襖中,睜大可愛的大眼睛,眨巴看著大夥兒。

可能是家裡突然來了好幾張陌生麵孔,小傢夥好奇極了,一個勁兒盯著看,似乎在打量客人。

陳水玉“啊!”了一聲,驚呼:“天啊!好可愛啊!”

山越搓搓手,激動道:“我……我抱一下,可以嗎?”

程天源抱著兒子湊過去,笑嗬嗬解釋:“他已經兩個多月大。過年的時候差不多就快四個月。”

“哇!圓嘟嘟的!好可愛啊!”陳水玉捏著胖乎乎的小手,歡喜喊:“老公!你摸摸看!快!好柔軟好白哦!”

山越摟住她的肩膀,溫聲:“是,很可愛!長得很像他們夫妻倆。”

阿虎笑哈哈晃手,道:“小寶貝!小侄子!喊伯伯!喊伯伯!伯伯給你喜糖吃!喜糖哦!甜甜的!”

劉英大笑,嘲笑道:“他現在隻喝奶喝水!哈哈!誘惑不了他!先要他喊伯伯,至少得等多大半年。”

小然然晃來晃去,對著薛淩開心笑了。

薛淩連忙抱過他,幫他拉好棉襖的外側,又檢查他的小手,發現暖暖的,這才放心。

“我們這邊的冬天還是挺冷的。幸好這邊朝南,也冇有朝北的大窗戶,所以屋裡還是挺暖和的。”

山越附和點頭,解釋:“我們來之前都準備了大衣,倒也不怕。偶爾得換一換環境,心情也會好些,對吧?老婆?”

陳水玉笑嗬嗬點頭,“對!看到這麼多人一塊吃飯,我突然——好像胃口很好。”

山越暗自高興不已,道:“阿姨做的菜真夠味兒!好吃!”

“大家不要客氣。”劉英熱情招呼道:“都是家常菜,不算好吃,但料都是自己醃製弄的,菜什麼都是今天剛買的,很新鮮。”

阿虎大口大口扒飯,大聲:“好久冇吃到鹵肉了!我好懷念嬸子你做的鹵肉啊!今天我一定要吃上幾大碗!”

一旁的程天芳笑了,招呼道:“虎大哥你儘管吃,媽做了一大鍋,夠你吃飽。”

“謝謝妹子!”阿虎吃得十分歡快。

外頭冷颼颼,寒風陣陣,屋裡燈光明亮,食物熱氣燻人,歡聲笑語不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