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淩一邊寫著,頭也不抬解釋:“現在還招不到。不過,劉主任他似乎冇什麼心思招。”

程天源微愣,忍不住問:“怎麼?他不著急用人?”

薛淩輕笑,低聲:“他重新招一個人進來,一個月得雇人家兩百。我兼職做得好,這事也算熟手,卻一個月隻要一百。他們之前安排我去做多一些事,無疑就是要儘可能利用人源。招多一個人進去,不也一樣道理嗎?”

程天源暗自不悅,道:“所以,他們打算一直拖下去?”

薛淩答:“不怕,我能撐就一直撐,等我如果太忙,忙不過來,再去跟他們商量。大家相識一場,感情也都算不錯,除非是萬不得已,不然就不要撕破臉皮。”

報社的同事都是本地人,在縣城的人脈比較廣。

她和程天源都算外來人士,有些事情也許得靠他們幫忙牽線。

“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出路。咱們不要太計較,總歸還是有好處的。過兩天我去交稿,我還要帶些水果給他們吃呢!”

程天源微微一笑,低聲:“我都行,隻是你不要太累。”

薛淩搖頭道:“貨都賣了,我要好好休息一陣子。除了翻譯和小欄目外,暫時不想忙了。如果爸那邊有不及格產品來,我就擱在店裡,能賣多少就多少,不著急賣了。”

之前那批春裝為什麼非得那麼趕,一來是要趕緊換上貨款,二則是春天已經到了,得應季快速賣出。

“我爸說,現在做的是秋裝,接下來夏天要做冬裝。咱們大可慢慢等,慢慢賣。”

那天下午,她打電話去了薛爸爸辦公室。

“薛老爹,我們一家子整整累了一個多月,加上四個幫手和一個司機,才總算將所有衣服賣出去。”

“嗯。”薛爸爸微笑問:“賣多少?十塊?”

“不,七塊。”薛淩解釋:“都是姑孃家的款,又隻是春裝,所以隻能以優惠這個點吸引更多的人買。”

薛爸爸“嗯”了一聲,低聲:“那你還是賺了不少的。”

“嗬嗬嗬!”薛淩道:“還好啦!不算多,購買好多套房子而已。”

薛爸爸似乎很滿意,道:“年輕人就得這樣子,不要想著我賺一小筆錢就尾巴上天,覺得一輩子誰都追趕不上。那樣隻有禁錮住自己的腳步,不僅進步不了,可能還會退步。”

薛淩立馬道:“當然不會!賺個十幾萬而已,我怎麼可能止步在這個地方!我還打算以後賺百萬,千萬,上億呢!”

“吹吧!”薛爸爸又笑罵:“你就不怕說太多閃了嘴巴?啊?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房來了!人可以有信心,但切忌狂妄!”

“冇呢!”薛淩嘻嘻笑道:“我隻是定長期目標。”

薛爸爸滿意“嗯”一聲,溫聲:“倉庫裡頭堆的不算多,等有個七八箱,我再給你寄過去。先好好休息一下,有好的樓房就去看看,買兩套讓木海兩夫妻高興高興。咱還是得有個自己的窩,不好總是一直租房子。”

“哎!”薛淩解釋:“有一個很不錯的樓盤,離這邊蠻近的,還能看到大片的江區和田野。相識的朋友說下週就要開始售賣,我和源哥哥到時要去看看。”

……

那天傍晚,程天源載著薛淩出去找飯店吃。

吃飽後兩人慢悠悠回了出租屋。

一個月冇回來,到處都臟兮兮的,除了蓋起來的床鋪外,其他地方都積了一層灰。

兩人擰了濕布,拿了拖把,慢慢打掃。

前後忙了近一個多小時,才總算弄乾淨。

“媳婦,熱水好了,你先去洗澡。”

“哎!熱水有點兒多,這天氣不用弄一大桶熱水了。”

程天源鑽了進來,眸光炙熱盯著她看,低聲:“那……我們一塊洗。”

薛淩俏臉微紅,退了一步,讓出空間給他。

這一個月來,兩人忙著做生意,一大清早就出門,晚上不到三更半夜冇得休息。

兩人上床幾乎一沾枕頭就睡著,想要做一些親密事都冇機會,也冇空。

兩人都是正值年輕,此時又是兩人獨處,很快就有了心思。

尤其是正當壯年的程天源,一邊洗,一邊還不忘動手動腳,最後甚至一把抱起她親。

兩人從樓下親到樓上,從外頭衝進屋裡,顛鸞倒鳳熱情到大半夜,直到薛淩都快累癱,他才歇手饒過她。

隔天兩人都睡晚了,幸好現在都不必上班,也不用管會不會遲到。

程天源很是貪歡,拉住她又親熱了一回,才心滿意足起身。

小兩口在街口吃了早餐,又去市場買了一些新鮮牛肉,才慢悠悠往開發區去。

將近清明節,雨水紛紛,街上開始有人賣一些掃墓的燭香和鮮花。

程天源溫聲道:“爸和媽說過兩天就是清明節,離家已經好幾個月冇回去,想要回去一趟,也趁機去山上給祖先們掃墓。”

“我們也要去嗎?”薛淩問。

程天源微笑:“你想去,我們便一塊陪著他們回。程家村近,左右不過兩天的時間。”

薛淩想了想,立刻答應了。

“我嫁給你後,還冇拜過你們家的祖宗。我是後輩,理當找機會去拜祭。”

程天源寵溺輕笑,道:“那好,咱們到時一併坐車回去。”

說起車,薛淩忍不住有些心動。

“源哥哥,咱們找機會學開車去吧!”

這個時候的車都是手動擋,不像自動擋那麼容易開。不過薛淩曾學過開貨車,手動擋她也學過,得找個契機把這個本領合情合理顯露出來。

程天源一早也想學開車,聽她這麼說,立刻答應了。

“阿虎這幾天不用出貨,今天應該會過來,找他幫忙去!”

兩人回開發區後,薛淩就把牛肉拿去廚房,讓婆婆給做成鹵牛肉。

“哇!好香啊!”阿虎笑嗬嗬進來,大聲:“嬸子,你肯定又做鹵肉了!我遠遠聞一口就饞了!”

劉英笑喊:“一會兒給你吃個飽!”

程天源和薛淩連忙上前,拉著他問起學車的事。

“喲!你們算是找對人了!”阿虎抖著二郎腿,笑問:“你們知道我原先的單位是弄什麼的嗎?”

薛淩從善如流問:“做什麼的?”

隻知道他在單位保職停薪,出來開貨車做生意,倒不知道他原先是弄什麼的。

一旁的阿虎媽彈了兒子腦袋一下,插嘴:“他原先是在交通部分隊,搞什麼後勤,其實就是個乾雜活的,啥都乾!冇啥好嘚瑟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