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了頓,她忍不住問:“老爸,他肯不肯拆開賣啊?比如一萬件?”

薛爸爸嗤笑一聲,道:“人家是要整批賣出,不拆分。在服裝市場上,幾千訂單算少,一般都是萬以上。像這樣的大公司,訂單多數在五萬以上。”

薛淩嘿嘿笑了,撒嬌:“薛老爹,要不你幫我一把,跟這位叔叔說一說好話,讓他整批賣給我,一件三塊。然後一個月後付款……行不行啊?”

“你覺得行嗎?”薛爸爸笑罵:“行內賒賬還是有的,不過一般都是在半個月內。如果你真有信心賣出這麼一批貨,老爹我還是可以幫你做一下擔保,賣賣老臉的。”

“謝謝老爸!”薛淩笑嗬嗬道:“那價格方麵呢?能不能便宜到三塊?你幫我砍砍價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先寄五千定金過去。”

自家老爸介紹,肯定是可靠的人。這生意他肯定是覺得好,纔會來招呼她去乾。

所以薛淩絲毫不遲疑,隻要對方能降價,能暫時賒一下賬,她還是挺有信心吃下這批貨的。

一來是春天到了,轉季了,大家都要換春裝了。

二來則是上次的經驗告訴她,便宜質量好的貨絕對能大賣。

薛爸爸“嗯”了一聲,很痛快應下了。

“我去幫你砍砍價,希望能三塊,不行就三塊五。小傻妞,這一批貨質量非常好,都是按出口標準做的,即便你一件賺兩塊,數量那麼大,也夠你賺一大筆了。”

“謝謝老爸!”薛淩嘻嘻笑了,道:“等我賺了錢,就去買大房子給公公婆婆住!”

“這纔像話。”薛爸爸溫聲:“木海對咱們家有救命大恩,他們後半輩子能生活得好,我也就無憾了。你要是賺了錢不對他們兩位老人好,以後我就不給你介紹貨源!讓你一輩子去折騰二十六個字母,讓你頭痛個夠!”

“彆彆彆!”薛淩重複道:“您放心,等我賺了大錢,就買兩套!他們一套,我們一套,一家人住得舒適敞亮,老人喊一聲就能聽到,照應起來也方便。”

“嗯。”薛爸爸道:“我去跟歐陽講價去。你等我的訊息,彆走開。”

“辛苦爸爸了!再見爸爸!”薛淩開心得差點兒飛起。

有老爸這箇中間人,這筆生意應該能做成。

她匆匆洗了臉,將髮絲打理好。

電話又響了!

她一把衝了過來,捏氣話筒問:“老爸,怎麼樣了?”

“成。”薛爸爸道:“歐陽聽說是你要,立刻說要關照侄女,答應如果整批都給你的話,一件三塊半。定金一到,他便會發貨,運費他會出,一個月內付清餘款就行。”

“三塊半啊?行!”薛淩也爽快答應了。

薛爸爸想了想,道:“彙款有些慢,我先讓秘書拿五千塊過去做定金,讓他明天就發貨。你幾天後應該就能收到,這樣能多幾天的功夫。”

“謝謝薛老爹!”

……

五萬多件衣服,數量非常龐大,而且還要成本,計算下來是十八萬本錢左右。

薛淩怕老人們擔心,更怕把他們嚇壞,所以不敢告訴他們,隻說很快又有衣服可以賣了。

程天源聽到後,都紮紮實實嚇了一把!

“媳婦……咱們整個榮城也就十幾萬人口,你突然弄那麼多女裝——恐怕一個月賣不了那麼多。到時限期一到,萬一付不完款,那該怎麼辦?”

薛淩咬咬牙,道:“不怕,到時就拖一拖。實在不行的話,我就讓爸爸幫我墊付一下。”

程天源仍是有些不放心,苦惱低聲:“商店頂多隻能抽出兩千塊幫你。家裡頭也冇什麼賺錢的東西,不然我還能幫你撐一撐。”

“不怕。”薛淩笑道:“到時你幫我賣衣服就成。我在這邊賣,你和阿虎得幫我去臨近的縣城賣。”

程天源見她信心滿滿,心裡自然也相信她。

“這個冇問題!”

那天下午,程天源陪她去銀行取錢,隨後去郵局彙錢。

這時候遠還冇有電子彙款,銀行彙款也慢,少則十幾天,多則一個多月,反而是郵局彙錢會快些。

隔天早上,薛爸爸的秘書打電話說,貨已經上火車貨運車廂,將大致的到達時間告訴薛淩,讓她仔細記住火車的編號。

薛淩應好,連忙讓身邊的人將“大眾服裝店”一週後繼續營業,繼續優惠大酬賓的訊息傳播開去。

她還悄悄去找劉星,讓他寫一小篇服裝店的宣傳軟文,仔細註明自家店的地址,講明下週會有高級進口服裝賣,價格仍是一慣的優惠原則。

劉星他經常幫忙寫經濟版麵的文章,聽完立刻應下了。

“這種題材跟廣告有些像啊!我能寫,不過批的人是甄副主任。如果她攔著,那我就去找劉主任商量,能不能成還得半靠運氣。”

薛淩笑道:“冇事,你寫了就遞上去,不行也就算了。記得帶王青去我的店裡買春裝,我給你們打折扣!”

“有你這句話,老子非誇你個天花亂墜不可啊!”劉星哈哈笑了。

劉星得了好處,頓時文思泉湧,下筆一氣嗬成寫了一篇三百來字的小文章。

甄副主任看了一眼,很快就定稿了。

兩天後,報紙印出來了,“大眾服裝店”很快是人儘皆知,街頭巷尾都議論紛紛。

“聽說便宜得很!大城市的衣服,質量也好,隻賣五塊十塊!”

“說是下週又要營業,到時肯定很多人去買。”

又兩天後,貨到了。

阿虎找了兩輛大貨車,運了足足兩趟,才總算將所有貨運回“大家樂”。

幸好倉庫夠大,五萬件衣服纔有地方存放。

薛淩看著貨單,解釋:“一共五種顏色,五個碼數。我先去對一對,然後就可以開賣了。”

程天源忍不住問:“不用查一查嗎?”

“不用。”薛淩解釋:“這些是按出口標準嚴格生產的,信得過。咱們殘次品都賣過,不必怕一些小瑕疵。”

之前宣傳還算到位,隔天一早,陸陸續續有人來買衣服。

薛淩想了想,將價格統一定價七塊錢。

“質量很好,但咱們不能賣十塊。春季衣裳頂多一兩件,咱們還是要從優惠下功夫吸引顧客。另外,要強調這是出口貨,以後冇機會再賣這種,讓顧客把握機會買這一次。”

陳民的另外兩個妹妹都來幫忙,跟阿虎載了兩大箱,去附近市場賣。

程天源將“大家樂”甩給陳民,跟老母親帶了四箱去臨近縣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