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雪仗鬨了一大個早上,程天源怕孩子們凍感冒,跑出去嚷嚷。

幾個孩子忙拍了拍身上的雪花,不敢再戀戰,魚貫從側門繞進來,先後來到客廳外。

程天源嫌棄揮手:“都彆進來!各自回房間換掉外套和靴子手套,小心彆著涼,記得用溫水洗手洗臉。”

“是,老爸!”

“Yes,爸爸!”

幾人嘻嘻哈哈溜走了。

這時,阿虎將小小虎騎在脖子上,從另一側繞了過來。

“呀!怎麼都不見了?剛剛不往這邊來了嗎?”

程天源答:“弄得全身濕漉漉,都讓他們回去換掉。這天氣稍微不注意就著涼,大過年的感冒可不好受。”

阿虎冇好氣“哎!”一聲,道:“還是你家的幾個崽子聽話。”

程天源將小虎子抱下來,舉高高逗他玩。

阿虎則累籲籲往沙發上攤著,問:“乾媽他們呢?都在哪兒?”

程天源答:“淩淩帶著他們在書房看老電影。”

“哈哈!”阿虎忍不住調侃:“大過年搞懷舊啊!”

程天源問:“王青和小虎子他們呢?”

“這臭小子昨晚嚷嚷個不停,大半夜也不肯睡覺。”阿虎解釋:“我和阿青陪他玩到兩三點,才總算將他哄睡著。阿青睡不好就容易頭暈,剛纔臉色不怎麼好,我讓她歇息去了。”

程天源從一旁拿了一顆櫻桃,遞給小小虎吃。

“孩子還小,偶爾鬨夜很正常。小孩子精力旺盛,你和王青彆一起帶著,儘量輪流帶,不然指不定吃不消。”

阿虎和王青的身體都不怎麼好,一個身上好幾樣“高”,一個則是頸椎病加腰痛背痛,照顧自己勉強還行。如果帶這麼一個調皮小傢夥,多少有些吃不消。

阿虎長長歎氣,煩躁哼了哼。

“甭提了!我和阿青累死累活,小虎子那混小子卻還嫌棄我們帶得不夠好!真特麼地!欠他一輩子得了!”

程天源挑了挑眉,低聲:“小小虎自出生後,都是保姆和保育師在幫忙帶,他們小兩口幾乎不用怎麼插手。小虎子他隻懂得逗孩子玩,哪裡知道帶一個孩子的繁瑣事十個手指都數不過來。他不懂,你懂,你難不成還跟自個的兒子計較?”

“兄弟,這不是計不計較的問題!”阿虎冇好氣罵:“他小子壓根就不懂得感恩!我和他媽辛辛苦苦大半輩子,都自顧不暇了,還要擔心兒子操心孫子——真特麼以為是欠他的!”

“好了好了。”程天源勸道:“他的身體還偏虛弱,每天都悶在園子裡出不去,他心裡頭也是煩得很。他還有幾次化療要做,保持良好的心態非常重要。老話說得好,老子疼兒子,天經地義。你什麼時候聽過‘兒子疼老子,天經地義’的話?啊?”

“噗嗤!”阿虎被他逗笑了,看著坐在高級地毯上玩著車厘子的小孫子,“以前我不相信啥‘隔代親’,覺得自個身上掉下來的肉都不跟你親,還指望什麼孫子。自打這小子出生後,我總算是相信了。”

程天源一邊泡茶,一邊時不時抬頭看小小虎。

“怎麼個相信法?你倒是說來聽聽呀。”

阿虎眯住眼睛,低聲:“就是那種打從心眼裡喜歡,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透著歡喜,覺得怎麼看怎麼順眼,就彷彿一下子住在我的心尖上那種感覺。簡直比他爹那個混小子好上幾百萬倍!”

“哈哈!”程天源笑了,道:“既然孫子比兒子好,那你就好好疼孫子就好,管兒子怎麼想。”

阿虎沉下臉解釋:“他嫌棄我們帶不好孫子,說我們會寵壞孩子。”

“不急。”程天源道:“這麼大點兒孩子,壓根還不知道好賴,分不清對還是不對。現在隻要他不哭不鬨,乖乖吃飯,彆鬨騰彆生病就行。等他再大一丟丟,再慢慢教。”

“他小子好幾歲的時候還整天撒潑!”阿虎冇好氣笑罵:“我們都冇把他寵壞了!他怕什麼?!好歹將他和他妹妹都養大了,不是?”

程天源遞給他一杯清茶,自己端起一杯喝。

“他自己當了父親,身上肩上有父親的責任感,所以纔會緊張孩子被寵壞。你啊,彆凡事儘往壞的地方想,一大堆好處呢!”

“我不喝了。”阿虎搖頭苦笑:“現在的身體大不如前,隻要喝那麼幾口茶,晚上鐵定睡不著。”

程天源解釋:“我們幾乎都天天喝,倒是習慣了。”

阿虎見孫子不玩車厘子,倒騰沙發幾上的遙控器,忍不住笑問:“寶貝,要不要看動畫片?”

“要!”小傢夥脆脆答。

阿虎趕忙拿過遙控器,選了一個兒童頻道。

“來了!動畫片正播著呢!”

小傢夥坐在爺爺的大腿上,認真乖巧看起來。

阿虎笑眯眯輕撫孩子的柔軟髮絲,讚道:“咱們家寶貝真乖~”

程天源眼裡也透出慈愛光芒來,禁不住暗自羨慕,不自覺想象以後他和薛淩子孫繞膝,吵雜歡騰的場景,內心深處隱約嚮往起來。

阿虎跟他多年好兄弟,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家然然和揚揚都比小虎子大,麻利催他們結婚去!哈哈哈!過兩年你們就能抱上孫子和孫女!”

程天源搖頭輕笑:“不催,讓他們自個去安排。”

“然然要畢業了吧?”阿虎問:“快了吧?我記得是今年年中還是明年呀?”

程天源答:“今年。他早已經在醫院實習上班,所以好些人總以為他畢業了。研究生這三年過得還是蠻快的。揚揚明年也要畢業了,他估計年底就不用上課,好像打算要去創業。”

“好像?”阿虎皺眉問:“你咋不問清楚?現在的年輕人創業是真不容易,競爭忒大!”

程天源搖頭:“他自己覺得好,有能力去混就自個打拚去。我不用問,他自然會偷偷跑去告訴他媽的。論起做生意,我可比不上他媽。”

“哈哈哈!你樂得輕鬆!”阿虎笑道。

程天源擠了擠眼睛,低聲:“孩子大了,得看開一些,經常用‘兒孫自有兒孫福’來安慰自己。如果不這樣,早就被他們給氣壞心臟。能看開就看開,多點兒歡快不好麼?”

阿虎聞言,長長歎了一大口氣。

“是啊……氣壞了自個指不定還冇人照顧,彆找太多不痛快。要看開看開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