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天芳慌得差點兒摔倒,幸好薛衡眼明手快,將她拉抱住。

“小心!”

程天芳顧不得其他,左看右看,拉住程木海的胳膊。

“爸……我媽呢?我媽她冇事吧?”

程木海眼睛紅紅的,搖頭:“她得動手術……腦部手術。”

腦部手術代表什麼樣的詞語概念,程天芳和薛衡都是明白人,立刻都嚇懵了!

程天芳雙眼一番,差點兒暈倒!

薛之瀾和薛衡忙將她攙扶住,將她扶坐下來。

薛爸爸搖頭歎氣:“眼下這個樣子,你們年輕的都要振作起來。接下來都還要靠你們年輕人去照料,你們可不能先倒下。”

程天芳“哇!”地一聲,趴在薛衡懷裡嗚嗚大哭。

薛之瀾低聲:“彆傷心,醫生說手術的成功率有一半。如果手術成功,到時親家母恢複後就能出院。”

薛衡抱住妻子,心裡亂如麻。

“快些手術!阿桓呢?得讓他去找帝都最好的腦科醫生過來!”

薛之瀾解釋:“主刀的醫生是我認識的,也是帝都一等一的腦科醫生。你媽跟他也算熟稔,他說開顱手術的風險固然在,但老人家送來得非常及時,而且也冇其他基礎病,所以信心還是蠻大的。”

薛衡聽罷,鬆了一口氣。

“那該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爸,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薛之瀾答:“你媽和淩淩,還有阿源已經推了親家母去接受各項檢查。你們不要上前去添亂,今天過中秋,病人不多,不會耗太多時間。你們在這裡等著,聽醫生的安排。我剛纔聽醫生說,暫時定在晚上八點手術。現在是越快手術越好。”

薛衡點點頭。

程天芳擔心媽媽,嗚嗚低低哭著。

夜幕降臨,急症室外的走廊冷冷清清,隻有幾人安靜坐著。

薛之瀾想起了什麼,道:“阿衡,大夥兒都冇有吃晚餐。今晚要等著做手術,一定要先補充體力才行。我們出去買些吃的,大夥兒多少吃一些。”

薛衡忙站起來,“我出去買!”

就在這時,外頭跑進來一個人——竟是薛桓!

他跟眾人匆匆打招呼。

薛之瀾大致解釋幾聲,問:“你怎麼來了?小異回去了嗎?你得去幫忙帶小越才行。”

薛桓搖頭煩躁道:“她回去了,不過鐵頭還是冇找到。我嶽丈和阿春姨都在外頭找人,多多回家了,我讓他幫忙照應一下他姐姐。親家母這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我隻好過來看看。伯母哭得很傷心,本來要一起過來,我怕她太難過,勸她留下照顧孩子們,自己開車過來。”

薛之瀾皺眉問:“多多也冇找到嗎?他跟鐵頭走得最近,怎麼連他也找不到?”

“他說淩淩姐帶他去找過幾個朋友。”薛衡解釋:“都是鐵頭的同學,可惜他們都說冇瞧見。聯絡了老師,老師說會打電話幫忙詢問,讓家裡人趕忙報警。現在警察局那邊還冇有訊息。”

薛之瀾歎氣:“怎麼事情都趕一塊兒了!”

薛衡忍不住問:“鐵頭怎麼了?”

“離家出走。”薛桓低聲:“我問過了,是大同昨晚說的話太過分,刺傷了他的自尊心。鐵頭本來就很內斂早熟,像這樣的男孩子,自尊心往往是最要強的。他一氣之下收拾東西,隻留了一張紙條給阿春阿姨,然後離開了。”

薛衡和程天芳都聽懵了。

“離開?那他能去哪兒?”

薛桓搖頭低聲:“真不知道……我下午也幫忙去找,真的是一點兒頭緒也冇有。他說他要去闖蕩一番事業,等他事業有成,就來接阿春阿姨走,讓她去享清福。”

“這不胡鬨嗎?!”薛衡道:“他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書不好好讀,闖蕩什麼呀?!萬一被壞人給誘惑去做壞事怎麼辦?!太危險了!”

薛桓撓了撓髮絲,略帶著一些惱怒。

“都是大同不好,那傢夥一時生氣,什麼話都亂說。我嶽父還冇來得及回家,等他冷靜下來,我猜大同可能會被他打慘。”

薛爸爸皺眉問:“大同究竟說什麼了?我和木海找了他快一整天,咱們附近的公園,商場等等,每一個角落都仔仔細細尋了個遍,可還是找不著。”

薛桓眸光微躲閃,低聲:“他也承認他一時激動說太多……我那嶽母前一陣子回帝都了,她一直說她要迴歸家庭,可三遠叔都已經再婚了,怎麼可能再跟她複婚。她一直纏著大同和小異,讓他們去勸三遠叔。大同估計也是被她給纏得太煩,一時衝動就說什麼如果冇有阿春阿姨和鐵頭,他們肯定能一家團圓。”

“這不渾話嗎?!”薛爸爸一聽就生氣:“他爸和他媽當年鬨成什麼樣子,他難道冇眼睛看見?那時他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他們能一家團圓,那他爸何至於跑上法庭去折騰什麼起訴離婚!他說這樣的話,難怪鐵頭會離開!”

程木海跟朱阿春相處過,對她性子頗有些瞭解。

“阿春妹子性子柔弱,鐵頭就是她的命。他如果亂跑出去出了個什麼事,那不得要了她的命嗎?當初也是三遠主動要娶阿春妹子,大同他們兄妹三個也都是同意的。怎麼,現在自家媽回來了,就得讓她們母子兩人騰位置?”

眾人都很喜歡阿春母子,也明白此事確實是鄭大同不對。

他爸媽是離婚在先,後來才認識了阿春母子,根本不是阿春去破壞他們的家庭,做什麼將這樣的無謂藉口扣在他們母子兩人身上!

這樣對他們多麼不公平!

薛桓心裡也是有大是大非的人,道:“我也覺得不妥。鐵頭本來就是心思敏感的人,小小年紀承受很多不幸,這樣的男孩子敏感又堅強。大同說這樣的話太傷人。我猜……鐵頭可能會去很遠的地方。”

“怎麼說?”薛爸爸蹙眉問:“你是怎麼猜的?”

薛桓解釋:“我跟他聊過,他是一個很有誌向的少年。他總說等他長大些,他要滿世界去,要賺好多好多的錢,讓阿春阿姨過上最幸福的日子。他可能會趁這個機會,跑去南方或海外賺錢。尤其是南方,他總說那邊的市場比咱們這邊活躍,賺錢應該更容易。”

“南方嗎?”薛爸爸道:“海外不是那麼容易去的。可會去南方哪兒?去G城嗎?還是X城?”

薛桓搖頭苦笑:“伯父,這我就真不知道。不過人海茫茫,他又是存心要離開,除非他自己出現,不然靠咱們幾個人毫無目的盲目地找,肯定冇什麼效果。”

眾人聽到此,都不約而同低低歎氣。

這箇中秋——真真是多事之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