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吳嫂趕海 >   第六十八章 回宮

-

潘家人看見來了個穿官服的老頭,都有些忐忑。

平頭百姓麼,看見穿官服的,心裡總是犯怵。

“二小姐,這位是……”潘叔小心翼翼問。

雲黛道:“這位就是尹老神醫。”

“啊!真的嗎!”

潘叔又驚又喜。

潘嬸直接就要給尹院判跪下:“老神醫,求您一定要救救這個孩子!求求您了!”

尹院判溫和說道:“本官儘力而為。”

“娘,您還是先出來吧,彆打擾老神醫給小少爺診治。”潘庸連忙把娘拉出去。

尹院判仔細給孩子檢查了一遍,先開了個方子給雲黛,叫她去抓藥熬著。他自己則拿起一卷羊毫一般粗細的銀針,給晏兒紮針。

潘叔主動把方子接過去抓藥。

雲黛拿了塊銀子給他,約摸有四五兩。

“這太多了,二小姐。”潘叔忙道。

“晏兒這吃藥不是一兩天的事,這點哪兒能夠?您先拿著,拿藥要緊。”雲黛道。

潘叔趕緊去了。

等他抓藥回來,藥熬好了,尹院判的鍼灸也結束了。

又細又長的銀針紮了小娃兒全身,把潘嬸看的心疼死。

雲黛倒一直表現的很鎮定,隻是一直緊握的手出賣了她的真實情緒。

“行了。”

尹院判收起銀針,也是鬆了口氣,“小公子現在的情況還算平穩。”

“要緊嗎?什麼時候能好?”潘嬸站在門口,迫不及待問。

尹院判笑道:“病去如抽絲,雖說不危重,但要痊癒,也須一些日子。你們按照我開的方子,每天一劑,按時給小公子服下,連服七天。我隔天過來鍼灸,可保無虞。”

雲黛道:“多謝尹院判,我現在能喂他吃東西嗎?”

“自然可以。”

雲黛就去熱了羊奶來,晏兒張開小嘴,咕嘟咕嘟的喝,一整晚羊奶一會兒就見了底。吃飽了就安穩的睡著了。

蠟黃的小臉兒看著都好了許多。

潘嬸驚喜交集,恨不得給尹院判當牛做馬。

潘叔和潘庸也是激動加興奮,歡喜的不知如何是好。

尹院判態度特彆好的跟她們道彆。

雲黛要送他,他還不肯。給他診費,他更加不肯要,自己爬上宮裡的馬車回去了。

潘家人都唸叨他是慈悲心腸的活神仙。

雲黛抱著晏兒親了一陣子,才小心翼翼把他放到床上,說道:“潘嬸,時候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還要辛苦您再照顧晏兒。”

潘嬸心中一驚:“這麼快就要走?”

潘叔道:“再多待幾天呢?”

“在宮裡做事,哪裡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就這,還是沾了太後孃孃的光呢。”雲黛看了眼熟睡的晏兒的小臉,暗暗歎氣。

計劃全都亂了。

她本想帶著晏兒和潘家三口人離開京城,隱姓埋名過日子。

誰知出了這種意外,竟走不了了。

起碼,暫時是走不了。

晏兒還得需要尹院判治病。

雲黛依依不捨離開綠葉巷,回到皇宮。

宮人們也都陸陸續續回來了。

誰也不敢在規定時間之後回來,以免惹禍上身。

雖然隻有僅僅一天的探親時間,也足夠讓宮人們興奮和唸叨許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