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紓坐在角落裡,骨節均勻的修長手指,握著一隻白瓷酒壺,看著他們喝酒暢談,吟詩作對。

倒也有點趣味。

這會兒,明瑋正在吟一首自己作的酸詩。

忽有錚錚叮咚聲,順著風送過來。

眾人側耳傾聽。

是琴聲。

琴音清越平緩,在秋夜涼風中,有幾分清寒之意。

為這月圓之夜平添了瑟瑟孤寂之感。

“是誰撫琴呢?”一名公子輕聲詢問。

明瑋道:“府裡會古琴的人倒是有不少,不過……萱萱琴藝雖然高超,卻過於追求技巧。母親和大嫂彈琴,也多冇有這種蕭瑟之感。”

一般的閨秀都會學一些琴棋書畫,田氏和明經的妻子都是名門出身,在家嬌寵著,到了夫家也是生活美滿如意。

她們彈琴必然是和樂的,絕不會有這種孤寂清冷。

明經道:“這琴聲聽起來,雖說有幾分生澀,但勝在質樸,令人動容。連我都好奇,是誰彈的。”

“聽著聲音不遠,不如一起去看看?”明緯提議。

他拉了把趙元和,“逸王,去不去?”

趙元和欣然站起身:“本王雖說看不見,但也想近距離聽聽這位琴者的彈奏。小皇叔,坐了好一陣子,一起去走走吧?這夜風有桂花香味,實在心曠神怡。”

其實趙紓坐著喝酒,聽風聲,聞桂花,賞清月,就已經挺舒服的。

但不知為何,聽見這青澀悠遠的琴音時,他隱約有一種熟悉之感,很想去看一眼彈琴之人。

於是他就跟在他們身後,循著琴音找去。

琴聲是從一座小小的八角涼亭中傳來的。

涼亭掛著簾子,遠遠就可以看見一道身影端坐在古琴後,垂著頭,認認真真的撫琴。

明緯咦了一聲,領著眾人走近。

彈琴的女子正好抬起頭來,露出一張長眉入鬢,甜美異常的年輕臉龐。

啊,是她。

明緯笑道:“果然是小表妹,我遠遠看著就覺得像。”

雲黛也看見了他們,便停下了撫琴的手,轉臉朝明萱笑道:“我想著找個遠一些的地方偷偷練琴,誰知道還是被聽見了。這下可尷尬了。”

明萱含笑站起身,朝眾人屈膝一禮,說道:“大哥,打擾到你們了?”

“冇有冇有。”明經擺擺手,徑直走進亭子裡,笑著說,“我們是遠遠聽著琴聲,實在動人,就忍不住過來看看。倒是饒了你們了。是小表妹在練琴嗎?”

雲黛道:“我也是最近閒來無事,向萱萱學來的。”

趙元和柔聲說:“難道雲皇嫂是才學琴嗎?”

“是,以前在家冇有機會學。”

“新手有如此悟性,實在令人驚訝。”趙元和讚歎,“雖說技巧不夠嫻熟,但聽著委實動人心絃。假以時日,皇嫂這琴藝不可限量。”

雲黛被誇得挺得意,目光在眾人麵上掃過,最後落在了趙紓身上。

趙紓朝她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雲黛也就報之一笑。

“剛纔聽了表妹的琴聲,連我也有些技癢。”明緯說道,“表妹,琴讓與我奏一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