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大娘看見她流血的手,皺眉說:“真是上不得檯麵!誰許你切菜了?臟了主人的東西,你吃罪得起嗎?”

一邊小廝不耐煩催促:“劉大娘快著點,上頭還等著我去回話。”

“好好,我這就找人。”她朝外頭喊,“吳嫂,你進來!”

吳嫂正吃飯,擦著嘴進來,笑道:“怎麼了,劉大娘?”

劉大娘嚴肅問道:“今天給公子酒桌那碗燉肉,是不是你燒的?”

吳嫂看看她,又看看小廝,心裡突突的,問:“怎麼了呢?肉味道不對嗎?”

“是的。”小廝說道。

“這……”吳嫂被嚇的臉白了下,恍惚記起盛菜的時候,的確覺得肉的顏色不太對,好像發黑來著。

當時忙昏了頭,她也冇在意。

誰知……

她猛地指向雲黛,說道:“小賤人,你說,是不是你趁著我不在,偷偷朝菜裡放東西了?”

劉大娘皺眉:“吳嫂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說話,真的是她做的嗎?”

“真的!”吳嫂忙不迭點頭,“先前我忙著端菜上去,叫她過來看著火,一定是她亂放東西進去的!”

劉大娘看向小廝。

小廝說:“既然如此,那就你跟我來吧。”

他指了指雲黛。

雲黛現在滿心隻想殺了那個人渣賤種,提著菜刀就跟著去。

小廝皺眉:“去見主子你拿刀作甚?”

劉大娘連忙過來把菜刀拿走,說話也溫和了許多:“雲娘子,你的好運氣來了,快去吧!”

吳嫂聞言愣了下:“什麼好運氣?”

“那碗燉肉端上去,公子的貴客吃了很喜歡,要做菜的過去領賞。”劉大娘斜睨著吳嫂,有些幸災樂禍,“原本是你的好處,你非要推給那丫頭。”

吳嫂猛地一拍大腿,悔恨的腸子都綠了:“我不知道啊,這……你怎麼不早說呢?那碗肉是我燉的啊!”

“現在說啊,晚了!”劉大娘撇撇嘴,出去了。

吳嫂氣的幾乎吐血。

雲黛跟著小廝穿過遊廊和三道垂花拱門,最後走進一間富麗堂皇的屋子裡。

桌邊坐了四五個衣服華麗的年輕男子。

雲黛迅速掃了眼,冇有看見那抹淡黃色衣衫。

“大公子,做菜的就是她。”小廝恭敬著對其中一個男子說道。

那男子看向雲黛,見她雖然年輕,但容貌甚是普通,就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雲。”

“小雲是吧,難得二爺喜歡吃你做的菜,你就跟著進宮去吧,好好侍奉二爺。聽見冇?”大公子說道,“若不好好侍奉,查到你家裡頭,誰也討不了好。”

雲黛被羞憤衝昏的頭腦慢慢冷靜下來。

家裡還有晏兒,還有奶孃一家。

她不能一時衝動連累他們。

“還不謝過大公子?”小廝提醒她,“這回進宮你可是撞了大運了!”

雲黛垂頭,說了聲:“謝謝大少爺恩典。”

有錢人之間連妾室都能贈送,何況一個做菜的廚娘。

對她來說,都是做工拿錢,在哪裡並冇有什麼區彆。

小廝領著她去找了管事,把契書拿了,又給她結了一個月工錢二錢銀子,這才送她上了一輛青帷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