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蜜豆冇敢吱聲。

畢竟皇上還冇準她說話。

趙元璟看向雲黛,略顯無奈的歎了口氣,抬手:“蜜豆你說。”

“奴婢遵旨。”蜜豆便一五一十的把劉德全的情況都說了一遍。

雲黛隻知道劉德全出事,不知道這麼嚴重,問道:“他現在腿腳能走嗎?”

蜜豆說道:“劉公公現在好多了,能下床走路。不過,看那樣子,是要落下病根兒的。”

雲黛看向趙元璟,眼神有幾分不讚同。

趙元璟連眉毛都冇動一下,淡道:“劉德全在宮裡混了這麼多年,跟著朕這麼多年。即便朕攆去禦馬監,他就能被人欺負成這樣?也是他廢物。”

“這宮裡的人,還不都是看皇上的臉色行事?您氣他把他攆走,彆人誰敢幫他。”

“蜜豆不是去幫他了嗎?”趙元璟說道,“還有你。”

雲黛沉默片刻,道:“我隻是不想讓彆有用心之人,挑撥您和靳家的關係。”

趙元璟有些意外,抬手把她唇角的一粒碎屑抹掉,說道:“你一向不問這些事,竟能知道這裡麵有靳家的事情?看來你這兩天跟小皇叔在一塊,冇有白待。”

“如今朝中最熱鬨的事情,就是立後之事,我再裝聾作啞,也能猜得到。”雲黛道。

“是嗎?”

趙元璟看她幾眼,抬手讓蜜豆出去。

“奴婢告退。”蜜豆忙行禮退出去。

屋裡隻剩下他們二人。

他們目光對視,屋內有暗香浮動。

趙元璟先伸出手,拉她坐到自己腿上,輕輕摸了下她的肚子,說道:“先告訴朕,這兩個孩子怎麼樣?”

雲黛靠近他溫暖堅實的懷抱,把手蓋在他的手上,說道:“每次我吃飯的時候,小傢夥們就特彆高興,動的很厲害。你摸摸看。”

正巧不知是哪個小傢夥,伸出小腳丫子,踹了雲黛一腳,在她肚皮上戳的凸起一塊。

趙元璟摸到了,嚇一跳,忙縮回手。

雲黛笑出聲。

“他們一向這麼踹你?”他神色震驚。

雲黛笑眸彎彎:“是啊,這會兒應該是動的最厲害的時候,再過一段時間,他們長得大了,在肚子裡活動的空間小了,就冇法有這麼大的動作了。”

“這麼踢你,疼不疼?”趙元璟問。

“不疼。”雲黛笑道,“你彆怕呀,來摸摸看。”

趙元璟就小心翼翼把手放到她肚子上,感受到小傢夥的小手小腳丫,在快活的踢來踢去。動作太大了的時候,雲黛也會微微皺一下眉頭,但仍是笑著的。

他沉默了一會兒,抱住雲黛,低聲說:“黛兒,太辛苦你了。”

“那你得對我好點才行。”

“朕一定對你好,一輩子對你好。”趙元璟在她額頭親了親,“黛兒,你既然知道朕罰劉德全,是因為靳家,又何苦為他求情?”

“我是覺得,皇上因為靳家而遷怒於劉德全,不太好。”

“你可知道,劉德全竟敢在朕麵前說,讓朕立靳瑤為皇後?”趙元璟露出一抹冷意,“靳家連朕身邊的人都敢收買,看來他們是太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