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想想你們母後的那些奇思妙想,想想她的那些發明。那全都是來自於未來世界的東西。”

姐弟幾個相互看看,都從對方眼底,看見了震驚和不敢置信。

“母後她……不是咱們這裡的人?”淺兒顫聲問。

“不是。”

趙元璟搖頭,“具體要如何跟你們解釋呢,你們不懂箇中緣由,也沒關係。你們隻要記得,你們的母後並冇有死。她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活不久了,所以想法子要回到她原本的世界去。”

“這麼說,冰山的海就是她回去的路途?”淺兒立即想到這一點。

“不錯。”

“難怪……”幼兒倒吸一口涼氣。

這件事,於他們而言,實在是過於匪夷所思。

若非對父皇的絕對信任,但凡換一個人對他們說這番話,他們一定會認為對方是個瘋子。

姐弟三個沉默了很久,用來消化這件事對他們的衝擊。

趙元璟安靜的等著。

彆說這幾個孩子,當初他知道的時候的震撼,並不比他們少多少。

雲黛本不想告訴他們這件事。

但趙元璟有另外的打算。

他知道孩子們不願意讓他走,必定會時時刻刻的守著他。

與其這樣,倒不如告訴他們一些實情。

也免得他們過於傷心。

姐弟三人裡麵,幼兒接受的速度最快。

她很快想到一個問題:“這麼說,師父也是跟著母後一起走了?”

“我不知道。”趙元璟如實搖頭,“那個通道很神秘,具體需要什麼條件,冇有人知道。連你們母後也不能解開裡麵的秘密。你們的師父到底是隨著她一起走,還是死了……都不好說。”

小二皺眉:“難道父皇您之前跳海,也是要隨著母後一起走?”

“是的。”

“您也不能肯定,您能不能成功?”

“不能。但我總要試一試。”

幼兒腦子靈活,很快想到關鍵之處:“如果成功的可能性大,母後為什麼不許您跟著?一定是希望渺茫。父皇,您還很年輕,也許會活的比我們還久,既然母後想讓您留在這裡,您……就彆走了吧。”

趙元璟淡道:“你們已經長大成人,有各自的家人和孩子。難道還需要我嗎?”

“當然需要!”

姐弟幾個異口同聲。

“你們需要我,可曾想過我是否需要你們?”趙元璟平靜的說,“如果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你們便打算讓我這幾十年,在冇有你們母後的日子裡度過?可知這是怎樣的一種殘忍?”

姐弟三個沉默了。

設身處地的想,如果他們最愛的人離開了,那麼他們活的時間越久,也就越痛苦。

那樣漫長孤寂,了無生趣的日子,要怎麼一天天的熬過去?

作為兒女,他們可以隻顧著自己,而不顧父親的感受嗎?

那也實在太不孝。

淺兒小心翼翼的說:“父皇,您上次跳入海中,可是並冇有能夠離開……這是不是說明,因為您不是那個世界的人,所以您不能通過那個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