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一公主眼光又不好,看上像李鐘辭那樣的男人呢?你忍心看著公主在一起被騙和利用?”

小莊沉默了下,說:“蘇女史,你要相信公主。”

“我相信什麼呀,公主的確眼光不大好。當時太後和陛下都不大喜歡李鐘辭,偏公主喜歡,就是看上李鐘辭那華而不實的容貌了。”蘇譚唸叨著。

“人總是要成長的,做的錯的選擇,便要接受相應的後果。”

“莊大人還真是夠狠心的。”

“公主不願意,我總不能強迫?陛下也不允許。”小莊淺笑。

“您是錦衣衛指揮使,馬上還要指揮千軍萬馬做將軍,自然有勇有謀,難道公主不願意,您就不能想想法子,讓公主願意?”

小莊笑道:“蘇女史,您揹著公主說這樣的話,可是不大好。”

“我隻是不喜歡李家和李鐘辭一直糾纏公主。先前我就看見了,李鐘辭一直在外頭呢,不就是想等著公主和小郡主出門的時候上前說話?”蘇譚撇嘴,“若公主再嫁,我想李鐘辭會死心的。”

“放心,李鐘辭做不了什麼傷害公主的事情。給公主點時間吧。”

小莊說道,“在下還有事,告辭。”

“哦,那我就不遠送了。莊大人慢走。”蘇譚停下腳步。

小莊走出公主府,立即有門子把馬牽來,恭恭敬敬交到他手中。

小莊騎上馬,目光一掃,果然在不遠處看見了李鐘辭。

他裹著厚厚的鬥篷,立在雪地裡,還挺紮眼。

小莊驅馬過去,居高臨下說道:“李公子是文弱書生,倒也不怕冷。”

李鐘辭道:“裡麵有我愛的人和女兒,這種感覺,莊大人自是不會明白的。”

小莊掌心一翻,一隻晶瑩雪白的小兔子。

“這是剛纔我捏給小郡主玩的,小郡主很是喜歡,玩的很高興。”小莊說道,“還有公主,也很喜歡。”

李鐘辭麵孔沉了沉,淡道:“莊大人說這些,是想讓我憤怒還是嫉妒?您不是要去向公主求婚嗎,看您這樣,必定是被公主拒絕了吧。”

“是的。”小莊十分坦然。

李鐘辭就笑了起來:“畢竟我與公主做四年夫妻,對於她的瞭解還是足夠多的。”

“那你是否想到過,公主會因為你納妾而與你和離?”

“……這件事內情複雜,不足以向外人道。”

“李公子慢慢站著吧,告辭了。”小莊騎馬離開。

李鐘辭低聲:“真是什麼人都妄想娶公主。”

小莊回頭:“就憑你這句話,等我迎娶公主的時候,一定給你一封請帖。”

李鐘辭:“……”

“就算最終的結果不是我所期望的,那也冇什麼。我依舊可以日日出入公主府,陪伴公主,和小郡主玩耍。而你李鐘辭,隻能站在門口看著。李公子還是珍惜眼下吧,如今你還能在門口,若我娶了公主,這附近方圓十裡,都不許你出現。”

小莊說完,騎著馬頭也不回走開。

李鐘辭被奚落的臉色陣陣青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