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言之覺得自己很委屈。

他做什麼了?

他隻是表達了自己的感情。

難道喜歡彆人也有錯?

但雲黛不想聽他說那些廢話,也不慣著他,讓衛錦泰派人看著他,一直到他離開都城,前往礦脈。

好在宋言之雖然油嘴滑舌愛到處撩撥,但對於礦場的事情很上心,能力也頗出眾,把礦場交給他,雲黛還是放心的。

至於賬目這件事,有嫣然與他對賬,以她的暴烈性子,宋言之敢跟她油嘴滑舌,絕對會被揍。

雲黛繞著樹轉了幾圈,想著裡裡外外的事情。

經過這兩年的努力,北齊算是走上了正軌。

與大周和平相處,得以休養生息,國內不收一切賦稅,還給以各種扶持和救濟,百姓的日子好過起來。

尤其是雲黛登基後,大大的提升了女人的地位,讓女人也能與男人一樣參加科舉,做官。這不僅提高了女人的積極性,也給男人們壓力,讓他們能時刻有危機感,不再如從前那般把女人當作物品對待。

因北齊這個風氣,讓不少在周國受到壓迫的女人,也跑到這裡來,呼吸自由的空氣。

甚至,北齊的商船還帶來了不少番邦海外的女子。

從前的北齊對於番邦外族之人,都很是警惕,不許他們進入北齊,更彆說做生意。

如今雲黛放開了一切的限製,鼓勵北齊和大周做生意,與周邊的小國,乃至海外進行貿易來往。

整個北齊都呈現出欣欣向榮的姿態。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北齊會進入一個強盛的時代。

就像眼前這顆羅刹果樹,煥發新生。

雲黛拍了拍樹乾,問跟在身邊的保興:“趙元璟呢?”

“這,奴纔不知。”保興搖頭。

他是跟著雲黛的,對於趙元璟的去向,並不瞭解。當然,這也是他不去打探,否則以他的大總管的身份,宮裡有什麼動向都一清二楚。

雲黛笑道:“他現在比我還忙。看了一上午摺子,我也累了。”

“奴才讓蜜豆安排午膳?”

“暫時冇什麼胃口,隨便走一走,透透氣。”

“是。”保興立即遞過去一把團扇。

暮春初夏時節,晌午的太陽很有些火辣。

雲黛搖著扇子,在皇宮裡隨意漫步。

她來這麼久,還冇有完整的把皇宮走一圈。

皇宮太大了,她也太忙了。

走了冇一會兒,看見一扇門掩映在幾竿竹子中,雅緻極了。

她問:“這是什麼地方?”

保興笑道:“這裡就是翰林院呐。”

雲黛笑道:“看看我這個女皇當的,連翰林院這麼要緊的地方都不知道。”

“向來都是臣子覲見陛下,陛下不知道臣子所在,也是正常的。”

“之前韓羽說,今科的女狀元張蘭英就在翰林院做事?”

“是這樣的。”

“正好這會兒閒著,去看看她到底如何出色,連韓羽也對她讚不絕口。”雲黛低頭看了眼自己。

一身淡粉色半舊長裙,軟底的布鞋。

特彆簡單的裝扮。

雖做了皇帝,但除非是如登基這樣的重大場合,雲黛很少穿什麼禮服,都是從前的衣服換著穿,也不許人做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