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趁早把他趕走。

但眼下還是姬棠棠的事情更重要。

雲黛問:“所以,因為宋言之親了你一下,才讓你想明白了,你是喜歡韓羽的?”

“是這樣的。雲姐姐,我打算和韓羽成親。”

“這個冇問題。房子車子票子都有。”

“雲姐姐,我不在意那些的。”姬棠棠笑道,“如今這世間,我隻有你和淺兒幼兒兩個親人,我想讓你們參加我的婚禮。”

“淺兒暫時怕是來不了。”

“沒關係,其實有雲姐姐一個人也就夠了。”

“日子定下了嗎?”

“雲姐姐幫我定。”

“……這件事,還是你與韓羽商量後,告訴我就行。”雲黛笑道,“我一定給你的婚事辦的風風光光,像嫁親女兒一樣!”

姬棠棠笑:“雲姐姐,我隻是不想撒謊,並不是個傻子,聽不出你這種占我便宜的話。”

“我知道你其實很聰明。”雲黛朝外麵看,“果樹怎麼樣了?”

“種下了,就在梨樹旁邊。”

“還能活嗎?”

“有我在,便活的了。”姬棠棠笑道。

“這果樹已經被他移走這麼久,還能活,也是奇蹟。”

“他移走了也是栽到了泥土裡,並不是扔了不管的。”姬棠棠笑道,“不過這也多虧羅刹果樹的特彆之處,雖然移走了難活,但也不會立即就枯萎。如果宋言之再來晚幾天,哪怕有我在,這果樹也是活不成了。”

“你到底是用什麼法子呢?”

“我讓那株梨樹做它的共生樹。”

“共生樹?”

“是的,有這顆梨樹為羅刹果樹提供養分,這果樹便死不了了。不過,也有壞處。”

“什麼壞處?”

“恐怕三年內,這顆梨樹都結不出果子了。”

“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呢,不過幾個梨子,這倒冇什麼。”

羅刹果樹隨便結出來一個果子,都比一百棵梨樹有價值。

姬棠棠笑道:“那雲姐姐你先忙,我出去一趟。”

“你出去?做什麼?”

倒不是雲黛管得寬,而是姬棠棠很宅,除非必要,否則絕不出宮。

有什麼大事能讓她出去?

姬棠棠笑道:“我想著,我若是冇成親,一輩子住在宮裡也冇什麼。可我要成親了,總要有自己的住處。我出去走走,看看哪裡合適。”

“這還用你臨時找嗎?跟我來。”

雲黛拉著她走到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隻盒子,遞給她:“拿去。”

“這是什麼?”姬棠棠打開盒子,看見裡頭是一疊文書。

雲黛笑道:“這裡有一座五進的宅子,還有幾個莊子。我想著你不愛做生意,但喜歡逛莊子。挑了幾個又大景緻又好的,你有興致了去看看,如今是春天,到處都是花草,好看著呢。”

“這都是給我的?”

“都記在你名下,算是你的婚前財產。”雲黛玩笑道,“以後即便你和韓羽鬨矛盾分家,這些也都是你一個人的。”

姬棠棠笑道:“你什麼時候給我準備的這些,我怎麼不知道?”

“你剛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