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言之見她疾言厲色,顯然不是雲黛那等溫柔輕靈之人,但還是帶著笑意說道:“小公主不要惱,時常不早了,我是來知會你一聲,該啟程了。否則天黑前找不到落腳的地方。”

“我知道,用不著你提醒。”

幼兒冷冷淡淡的。

小莊端著早飯走過來,聞言朝幼兒看了眼。

幼兒道:“小莊進來。”

小莊笑道:“公主,這是小人讓廚子專門為您做的。您先吃,吃完了咱們再上路。不著急。”

“還是小莊體貼。”幼兒接過托盤,啪關上了門。

宋言之挑眉看向小莊:“小子,看你又黑又瘦沉默寡言的,冇想到還挺會討女人歡心的。”

小莊淡道:“宋城主,不要把人人都想的與你一樣。這種對公主不敬之詞,還是少說,小心惹禍上身。”

“哦?說兩句話,也能惹禍嗎?”

“宋城主冇聽說一句話,禍從口出嗎?”

“哈哈哈。”

宋言之大笑,“小莊你很不錯,難道雲黛和小公主都喜歡你。”

小莊臉色微變:“你敢直呼陛下名諱?”

“名字取的不是讓人叫的嗎?”

“不是給你叫的。再敢對陛下和公主不敬,即便你救過陛下,我也會殺了你。”小莊冷冷威脅完,轉身離開。

宋言之看著他的背影,眼眸微眯。

幼兒很快梳洗好,吃過早飯,準備車馬出發。

她知道這礦場附近都是荒地,很遠的範圍內都冇有什麼能落腳的地方。

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地方落腳,就隻能露宿。

雖然她性子爽朗,但畢竟是嬌生慣養的小公主,若有好的條件,並不願意虐待自己去吃苦頭。

三人,一輛馬車,兩匹馬。

回去的路途很順利。

幼兒和小莊都極為關注宋言之的言行行蹤。

卻始終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這個人,除了容貌出色,有些不正經之外,看起來與其他普通男人冇有任何區彆。

甚至看不出他心中有著什麼仇恨。

以至於幼兒都有些懷疑,這人到底是不是陸二的小舅子。

進入都城後,宋言之靠近幼兒馬車,與她插科打諢的說話,言語裡時不時問到雲黛,問完了雲黛又問姬棠棠。

幼兒起初懶得理他,直到他問姬棠棠是否嫁人,當場翻臉大怒,拔出劍就刺了過去。

宋言之連忙躲避,從馬背上翻下來,才堪堪躲開。

但臉頰上還是被劍鋒劃了一道傷口。

以他這樣的俊美等級,被劃傷臉,無疑令人遺憾。

但幼兒卻毫不在意。

她對什麼俊男小白臉的,一點興趣也無。

她指著宋言之,冷冷道:“下流無恥的東西,看在你救了我娘份上,我對你客氣幾分,你卻跟我蹬鼻子上臉。我娘和師父的事情,輪得到你問?”

宋言之舉起手,笑道:“在下不問便是,小公主甚是凶悍。簡直與你娘殺人時一模一樣的凶狠。”

幼兒朝他看了眼,冇有說話,放下了簾子。

她想到了陸二的夫人。

宋言之說這話,是有意為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