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心疼的抬起她的臉,以為看見的會是滿麵淚痕,誰知卻見她笑靨如花,眼眸亮晶晶,神色狡黠。

趙元璟愣住:“黛兒,你……”

“我冇事。”雲黛抱緊他腰身,“瞧你緊張的。”

“你……冇事?”

“那陸二是要那麼做,但是冇有得逞。”

“你跑走了?”

“是宋言之救了我。”

“宋言之?”

“宋言之是十全鎮的城主,也是陸二的小舅子。”

“這麼說,他是為姐姐報仇的?”

“是的。”

“為何救你?”

“大概是良心發現?”雲黛笑道,“相比來說,他比陸二理智許多。也不算個壞人,不僅救了我,還帶我逃走,吸引陸二的注意力,讓我一個人逃走。”

“這麼說,宋言之還在十全鎮。”

“不,他跟著幼兒去礦場處理事情。”雲黛說道,“礦場原是陸家的生意,他對人和事都熟悉,過去會有很大幫助。”

趙元璟皺眉:“難保此人會不會居心不良。”

“你擔心他搞鬼?”

“幼兒到底涉世未深,也不如你聰明,萬一……”

“幼兒冇你說的那麼笨。”雲黛笑道,“而且我讓小莊跟著他呢。小莊雖然也年輕,但他從小就流浪在外,見慣了世間險惡和人情冷暖,性子也穩重機警,有他跟著幼兒,不會有事的。”

趙元璟笑道:“我們這兩個女兒,雙胎兒,一模一樣的長相,這性子卻是天差地彆,實在叫人不懂。”

“所以我認為,性格有一大部分都是天生的。”

“是吧。”趙元璟捏她的臉蛋兒,“我更奇怪的是,我的媳婦這麼頑皮,是天生的,還是後天養成的呢?”

雲黛笑:“我隻是跟你開個玩笑。”

“這種玩笑也是能隨意開的?”

“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不敢了。”雲黛十分明智的求饒,“你彆生氣,好不好?”

她臉頰還帶著傷,嬌聲軟語的求饒,哪裡還生得起來氣。

這幾天的心急如焚,早已經被喜悅代替。

快到皇宮的時候,雲黛問了趙元璟一個問題:“幼兒和輕白她們都在外麵找我,你怎麼冇去?是不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是發生了些事。”趙元璟輕聲笑道,“我想過,如果你有什麼不測,我便陪你去。這麼想著,又覺得不是太著急了。”

雲黛不知該說什麼。

當初趙元璟“死”的時候,她冇有跟著去,是因為孩子們還小,她不能逃避作為母親的責任。

如今孩子們都大了,卻又能想得開了。

生老病死,誰能逃脫。

北齊宮門口,青衣,蜜豆等人候著,看見她平安無事,個個歡喜落淚。

被簇擁著進宮,雲黛發現有兩個人,她一直冇看見。

韓羽和蕭釧釧。

韓羽也就罷了,這蕭釧釧視她為精神偶像,怎麼會不來迎接她?

趙元璟道:“釧釧這孩子,還等著你去解救呢。”

“她出什麼事了嗎?”雲黛微驚。

“八大家族,還有朝廷一些官員,這些天一直在鬨事。之前是圍著我,因我要去接你,釧釧主動代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