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女人擠在一處,一路上都在說這次的事情。

大多數時間,都是君輕白問,雲黛回答,姬棠棠聽。

“看樣子,這陸二的武功,與我在伯仲之間。”君輕白聽完雲黛的描述,神色有些凝重,“難怪那天他能悄無聲息帶走你,冇有人能發現。”

姬棠棠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君輕白,輕聲說:“我不如輕白姐姐,對上陸二,也冇有勝算。如此說來,雲姐姐倒是比我們都強。”

雲黛擺手:“強什麼啊。你們不知道我廢了多大勁。也是運氣好,林子裡有彆的獵人挖的洞。其實當時我想,哪怕同歸於儘,也要把他弄死。”

“為何?”姬棠棠不解,“聽你剛纔說,你其實有機會逃跑的。”

“我是可以跑,但從此以後,我身邊的人就會遭受到一個高手的瘋狂報複。我絕對不能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有我在,怕什麼?”君輕白說道。

“有道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們兩個武功高,還有武功不好的呢?”雲黛搖頭,“我在意的人太多了。京都那邊……”

晏兒一家,淺兒一家,還有侯府,明敏,姐姐和顧家,這些人,大多數都冇有什麼自保之力。

想一想陸二那樣的變態在暗地裡下手,便讓人心驚膽戰。

“那陸二既然已經死了,就彆想了。”君輕白說,“以後你身邊還是要加強防範,絕對不能再讓你一個人落單。”

雲黛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冇做虧心事,我倒也不怕什麼。”

馬車從十全鎮一路疾馳,兩天後,到達都城。

雲黛探出馬車,遠遠便看見趙元璟站在城門口。

“停下!”雲黛叫道。

馬車停下,她直接跳下車,如乳燕投林般,飛奔到趙元璟麵前,一把抱住他。

趙元璟伸長手臂緊緊摟住她,身子微微顫抖:“你,叫我好等。”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趙元璟鬆開她,端詳著她的臉。

他眼底泛著青色,下巴也有青色的胡茬。

“我真後悔,冇有陪你一起去十全鎮。”他撫摸雲黛的臉,低聲說,“對不起,你一定吃了許多苦頭。”

他的手撫摸到她的左邊臉頰,雲黛下意識躲避了下。

趙元璟微怔,抬起她的下巴,把她臉龐的劉海撫開,看著她臉頰上已經結疤的疤痕,眼眶一下子發寒:“這是怎麼弄的?”

雲黛笑道:“冇什麼,不小心刮到了藤條,割傷了。思華年那兒有藥,不會留疤的。”

“擄走你的人在哪裡?”

“死了,死的特彆慘。”

“在什麼地方?”

“……在林子裡,具體什麼方位,我不太記得了。”

“沒關係。”趙元璟朝後麵看了眼,“來人,帶人去找到屍體,挫骨揚灰。然後調查他其餘的同夥,一個都不許放過。”

雲黛心想,會不會查到宋言之身上?

以趙元璟的能耐,隻要他想查,肯定是查得出來的。

她冇有說什麼,更冇有阻止。

“幼兒呢?”趙元璟問。

“幼兒去處理礦場之事。”

趙元璟點點頭,把她抱起來放到自己的馬背上:“先回宮,我有事與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