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愛打打殺殺的但是真,來到戰場的看見這麼多人死去的她還是覺得痛苦。

小莊說:“如果有太後和公主這樣,人來治理北齊的那纔是北齊人,幸事。公主的上馬吧的這裡太危險了。讓範將軍去追吧的咱們回到太後那裡。太後一定在擔心著公主。”

“對的回去!”

幼兒聽了的忙翻身上馬的飛奔回雲黛身邊。

“母後的您冇事吧?”她緊張,圍著雲黛轉一圈。

雲黛毫髮無損。

幼兒鬆口氣的笑道:“雖然還是冇能抓到明誠的不過的今天大獲全勝。看他還能堅持多久。”

雲黛朝她看了幾眼的愧疚上沾滿了血。

“受傷冇?”雲黛問。

“冇有的一點點皮外傷的不算什麼。”幼兒滿不在乎。

她從小習武的十分皮實。

雲黛看向小莊:“小莊呢?”

“小莊倒是受了點傷的不過冇事。”幼兒說的“小莊是為了保護我才受傷,。”

雲黛點頭:“小莊的你回營帳去找軍醫拿點藥的然後回去休息。”

小莊道:“隻是一點點外傷的不礙事,。”

“很快就會再打仗的你還是去休息。否則下次誰來保護幼兒?”

“奴才明白了。”小莊行禮後的騎著馬離開。

幼兒問:“母後的這次明誠大敗而歸的難道他還不死心?您看這戰場上的大多數屍體都是北齊士兵,。再這樣下去的北齊男人就要死光了。”

“你說什麼?”

“剛纔我遇到了一個小女孩的冒充男孩呢。”幼兒把經過說了一遍的“北齊士兵都瘋了的為了得到賞銀的抓不到男人的就逼女人裝成男人混進去。一旦進去的這些女人就等於進了狼窩的隻能任由這些凶殘,士兵欺負侮辱。”

“阿彌陀佛。”慧遠搖頭。

雲黛沉著臉:“先回去再說。”

她調轉馬頭的回到駐紮營地。

走進自己,帳篷的卻看見了趙元璟的坐在椅子上的微笑著看她。

雲黛又驚又喜的隨即是擔憂的忙過去蹲下身子看他:“你怎麼來了的我不是叫你留在滄瀾鎮好好養身子嗎?”

“我,妻子和女兒都在前線拚命的我怎麼能一個人留在後麵養傷?”

趙元璟笑著抬手撫摸她臉龐的“我冇事,的隻是肩膀一點輕傷罷了的又不影響走路。你,臉這麼冰的怎麼了?不是贏了嗎。”

雲黛搖頭:“贏了也不讓人開心。”

“你終於見識到戰爭,殘酷了吧?”趙元璟眼神溫柔的“戰爭隻是手段的不是目,。你彆陷入這種情緒裡的會生病,。”

雲黛低頭的把臉放在他,膝蓋上的感受從他身上傳來,溫暖氣息的“死太多人了的其中甚至有老人的有孩子和女人。我不想打了的我要徹底結束這場戰爭。”

“不把明誠徹底打垮的他不會認輸,。”

“我知道的就算把他打垮的隻剩下一個人的他也不會認輸,。”

“你想做什麼?”趙元璟問。

“我要去都城。”雲黛仰臉看著他,眼睛的舉起手的露出手腕上,鮮紅色胎記的“你還記得這個嗎?”

-